北京晨報:個人愛好怎能成抄襲擋箭牌

2016年10月14日11:02  來源:北京晨報
 
原標題:北京晨報:個人愛好怎能成抄襲擋箭牌

當事者既不從事教學工作,也沒有科研任務,抄襲論文篇數遠超職稱晉升所要求篇數屢遭舉報后,華南農業大學現代技術教育中心實驗師李濤的博士學位被華南理工大學撤銷,其崗位等級晉升也被叫停。不過,令外人不解的是,雖然已被查實有十余篇論文系抄襲,但李濤至今仍在崗正常上班。而華農校方則回應稱,發表文章系李濤個人愛好。(《新快報》10月13日)

國內對抄襲行為等學術腐敗,往往視為道德瑕疵而不是違法犯罪行為,在處理上也多是“道歉了之”,從大量的被查處的案例來看,最嚴重的也就是被撤銷其騙取的職務或者職稱,抑或科研經費,而不會面臨“清理門戶”的結果,更不會因之而受到誠信體系的限制。“仍在崗正常上班”其實也是一種“保護式懲戒”。

發表文章可以是種個人愛好,但不能以抄襲作為手段,否則就容易演變成“抄襲是個人愛好”。對其性質的界定,不能隻看是否與教學與科研的關系,還要看大量抄襲和發表論文所帶來的其他影響,比如對個人形象的提升,並以此獲得其他關聯利益,比如項目經費的爭取與獲得,職務晉升的間接性影響。

對於抄襲行為若沒有精准的定位,並由此進行“展開式論証”,那麼就難以真正認識到其危害性,並觸發更為嚴厲的懲戒機制。抄襲作為一種反智行為,無論是基於“個人愛好”,還是“職業行為”,在危害性上都具有一致性,固然因為前置因素而不會受到法律追究,然而由此丟掉飯碗並被行業限制,則應成為一種規則常態。

個人愛好作為抄襲擋箭牌徒增原罪,因為其拔離了行為與后果的直接關系性,對其形成了事實上的縱容與辯解,也是導致類似行為屢禁不止的原因。若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價值取向偏差,那麼“個人愛好”下的縱容,則會成為學術腐敗的溫床。

(責編:羅娜、毛思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