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玩收藏应以把玩消费为目的

季涛

2016年07月14日10:06  来源:人民网-书画频道
 
原标题:文玩收藏应以把玩消费为目的

近期,各地文玩市场传来的都是坏消息。文玩工艺品市场呈现了一片衰落之势。前几年疯涨的文玩核桃、金丝楠木、椰壳、崖柏以及菩提子等品种,市场价格都出现了跌势。

由于核桃的独特纹理和经过把玩后变得晶莹剔透的缘故,一些造型独特,纹理清晰,品相不错的核桃,成为了许多收藏爱好者的选择,也成为了游资炒作、全民种树的对象。在北京的十里河文玩市场上,文玩核桃的上品货,过去一对可以卖几万元到几千元不等,如今身价降了七成,一天也难以成交一对。以前带有“赌石”特征的“青皮核桃”,几千元一对,现在几百元、几十元都无人过问。

这里所说的“文玩”原本是指那些文房四宝以及衍生出来的器物。如今,现代意义上的文玩可以广义地理解为带有传统文化气息的赏玩件或手把件,常指那些当代生产制作的工艺品。因为没有历史价值,只有艺术与工艺价值,收藏文玩的理由除了艺术欣赏性之外,实际上只应取决于其制作材料的稀缺性和工艺是否精致。

文玩与古玩有一些不同。古玩是指那些生产制作年代已久的工艺品器物。历史上早已有收藏古玩的传统,由于流传中的损耗、遗失等原因,古玩常常具备稀缺性;同时,古玩由于制作时期的历史、文化、艺术、工艺等诸多价值痕迹,其收藏价值自然也与日俱增。但是,古玩中的假货问题一直是收藏的敌人,这也是收藏家、古玩商精于此道、乐此不疲、不断去伪存真的快乐所在。

文玩收藏中的假货风险相比古玩要小了许多,真伪也相对容易鉴别。文玩收藏中的最大问题就是稀缺性与品质问题,这实际上也是同一个问题。投资收藏文玩一定要收精品,精品比普品数量少,具有一定稀缺性,这才有保值增值的空间;普品、“大路货”适合百姓“消费”、把玩,喜欢就好,因其稀缺性不够,品质一般,也就不必去考虑投资增值的问题。很多文玩爱好者经常混淆自己的消费与投资的身份,以为买什么都会增值。而实际上,暴涨“增值”如果没有稀缺性做基础,就一定是炒家在“拉高”而已,过后的“高位出货”必然会将文玩价格打回原形。

核桃为何暴跌?大量消费引来了盲目种植,从2008年开始,北京周边的平谷、河北涞水等地的核桃园就如雨后春笋,不少农户看到文玩核桃的暴利后开始跟风包山种植,所有品种都大量量产,供过于求导致价格回落。

近来高位暴跌的还有金丝楠木。金丝楠木在2013年时的价格曾出现井喷,这种狂热并没能持续多久。2014年年底,金丝楠木市场突然整体开始遇冷,特别是一些中低档的产品,价格甚至下跌了一半。其实,金丝楠木在我国南方 以及东南亚地区种植有很多,并非稀缺材质。其暴跌也因其价格炒得过高而得不到稀缺性的支持所致。

据说,小叶紫檀木料价格下跌三成的原因,也是因为印度在大量种植速成林,10年就可成材一茬,传说中的稀缺性不存在了。

前几年,曾经有了把不是“玉”的“黄龙玉”“炒上天”,有过普洱茶坐“过山车”,珠宝玉石、琥珀、青金、南红等彩宝先涨后跌的经历,收藏者应该擦亮眼睛了!当代文玩的原材料来源取之不尽,尤其那些中低档材质的原料,根本难以具备稀缺性,带着适当消费、把玩的心境去参与,而不要企图去投资和增值,避免大失所望。

什么样的东西值得收藏和投资?首先要看国家收藏不收藏此类藏品,第二要看历史上有没有收藏的历史,第三要看此类藏品具不具备稀缺性?

“文玩”本是文人的雅好,处处透着文人气息和文化内涵。把玩鉴赏本来应该让人心平气和,现如今被市场的巨大波动影响反而让人浮躁和癫狂,这背离了文玩收藏的主旨。随着网络和艺术品电商的快速发展,文玩收藏的透明度将会越来越高,交易也将越来越容易,依靠炒作、“忽悠”的方式炒作文玩藏品的难度会越来越大,大众文玩收藏消费的理念在一次次的非理性的疯涨狂跌中必然会变得越来越成熟和理性。

作者简介:

季涛,理学硕士,留英学者,注册拍卖师。目前任中国拍卖行业协会法律咨询与理论研究委员会委员,中国拍卖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委员,拍卖术语标准化起草小组组长,中央财经大学拍卖研究中心研究员,天问国际拍卖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

(责编:吴若、毛思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