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部A级通缉宜春两“大盗”(图)

2016年07月19日08:31  来源:中国江西网
 

  近日,公安部发出A级通缉令,通缉十名重大“盗抢骗”犯罪在逃人员。在这份通缉令中,有2名是宜春市袁州籍的犯罪在逃人员——张爱青、丁志平。

  “张爱青、丁志平作案地点虽然不在江西境内,但此前遭到江西宜春警方通缉。”江西警方介绍说,早在今年5月,针对袁州区“寨下及周边乡镇专项整治‘技术开锁入室盗窃’”,由袁州区公检法联合发布通缉90名以“技术开锁”为主要作案手法的入室盗窃嫌疑人,就包括了遭公安部“A级通缉令”通缉的张爱青、丁志平。

  袁州区曾被贴上“技术开锁偷遍全国”标签,而在警方将90名犯罪嫌疑人的通缉令发出后,效果非常明显,已经超过一半的遭通缉的犯罪嫌疑人归案。

  然而,张爱青、丁志平一直没有归案,公安部A级通缉令全国通缉……

  袁州籍两男子异地盗窃遭A级通缉令通缉

  7月15日,公安部通过相关媒体发布消息称,近日,公安部发出A级通缉令,公布了十名重大“盗抢骗”犯罪在逃人员:卢元选、付建平、张爱青、万木生、林明东、黄磊、古祥华、汤小林、吕银行、丁志平。A级通缉令还称,“对提供线索的举报人以及检举、揭发有功人员,将给予奖励”。

  记者注意到,在这份A级通缉令名单中,张爱青、丁志平均为江西省宜春市袁州区人。

  “2010年08月10日,浙江绍兴市越城区日月花园发生一起特大入户盗窃案。经查,张爱青有重大作案嫌疑。”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户籍所在地为宜春市袁州区柏石乡的张爱青,早在2012年就遭到浙江警方通缉。而户籍所在地为袁州区滩下路的丁志平,涉嫌犯罪地包括河南、宁夏、安徽以及福建等地,主要涉及入室盗窃、盗窃保险柜等特大案。

  据警方人士透露,张爱青、丁志平均为80后,文化水平不高,但都非常精通“技术开锁偷盗”。早在2004年,丁志平还在福建漳州市盗窃摩托车时曾被110巡警发现并被抓获。

  二人此前在宜春警方通缉90人名单中

  宜春市有关人士介绍说,4月29日,宜春市袁州区委、区政府在寨下镇镇政府,召开“寨下及周边乡镇专项整治‘技术开锁入室盗窃’动员部署会”,袁州区公检法于5月4日联合发布通告,通缉90名盗窃嫌疑人,并宣告协助抓获一个赏一万元。

  这份由袁州公检法联合发布的90名袁州籍在逃人员信息中,就包括了遭公安部“A级通缉令”通缉的张爱青、丁志平。

  “被通缉的90名犯罪嫌疑人,绝大部分作案地点都不在江西境内,而且其中73人涉嫌用‘技术开锁’的方法入室盗窃,另外17人为使用其他作案手法的盗窃嫌犯。”有警方人士透露。

  “袁州区已经被外省贴上标签——‘技术开锁’为作案手段,偷遍全国。全国各地只要发生类似案件,基本上犯罪嫌疑人就直指宜春市袁州区。”袁州区当地一人士透露,在袁州区,作案人群主要集中在寨下镇及周边乡镇,让人不敢想象的是,截至目前,全国大概只有3个省份的警方没有因此给袁州警方发过协查函。

  通缉令上的每个逃犯到案后,其照片都被签字笔打上钩。“张爱青、丁志平的照片,依旧干干净净,意味着没有到案。”

  被通缉者大多旧案在逃 袁州盗窃团伙反侦查强

  “这次被通缉的人员,基本上都是前几年作案后在逃的。”警方人士透露,如公安部A级通缉的张爱青,在浙江的作案时间为2012年,而丁志平多起作案时间为2015年。

  警方人士表示,袁州籍盗窃团伙反侦查意识强,一般在犯罪现场很难找到有价值的线索,“他们往往通过不断变换通讯工具、交通工具来逃避警方侦控,而且这些人不住酒店,而是住在车里或者洗浴中心。”

  如2011年12月,湖南长沙警方打掉一个袁州寨下籍“技术开锁”入室盗窃犯罪团伙,抓获团伙成员6名,破获跨省系列入室盗窃案件30余起。

  警方人士对驾车流窜入室盗窃犯罪的规律特点进行了研析,发现该团伙作案时间相对固定,一般选在周一至周五的上班时间作案。他们半夜从宜春驾车出发,早晨到达江西周边城市作案,再辗转至湘鄂周边作案,然后南下广州、深圳,北上江浙沿海等地作案,最后回原籍销赃。作案时,他们会租较好的中高端轿车,方便其进出中高端小区以及便于逃窜。另外,他们还会购买多块假汽车牌照,以便事后逃避侦控。

  “正是因为袁州籍盗窃团伙反侦查意识较强,所以才会有许多陈旧案件迟迟未能侦破。”有民警介绍,袁州籍“技术开锁入室盗窃”犯罪团伙流窜各地作案,影响恶劣,最严重的是2011年,袁州警方因此接到异地警方协查函达200多批次。

  据介绍,这十几二十年来,袁州区寨下镇的“技术开锁”盗窃已经往外围扩散,手段从最早的撬牛头锁,到后来盗开一字型锁,到现在开防盗门的锁,掌握了一套独特的入室盗窃开锁“技术”。

  盗窃终难逃法网 53名在逃人员归案

  袁州公安5月25日晚在微信上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目前已有53名在逃人员归案。

  当地有村民说,从上世纪80年代末起,寨下镇村民纷纷外出打工,因迫于生计和价值观念失衡而结伙偷盗,“先是撬锁撞门,到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本世纪初左右,‘技术开锁’逐渐多起来了。”

  “过去寨下出现的犯罪团伙多是不争的事实,甚至有媒体披露约5万人的寨下镇曾有1200人次因盗窃获刑,但也就是因为这一小部分人的行为,已经影响到了大多数群众的名声。”村民透露,有本地村民外出打工时,招聘单位一看是寨下的,就不录用。“但这都只是过去的事,现在就有曾经有坐过牢的村民‘金盆洗手’之后变成了镇里的创业先锋。”当地村民说道。

  在寨下镇的普通村民看来,“技术开锁”入室盗窃是不务正业,看似有机会一夜暴富,其实即使有钱也不踏实,终究难逃法网。(江南都市报记者叶伟)

(责编:帅筠、邱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