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漂”故事之一 进坑蜕变(图)

2016年11月05日08:04  来源:江西日报
 

  宋代进坑村以生产青白瓷著称。毕业于北大的黄清华、黄薇夫妇用景德镇生产的青白瓷重现宋代的分餐制。

  外国学者参观进坑一处宋代古窑址。(资料照片)

  游客在清代督陶官唐英所写的对联前留影。此瓷质雕字书法是黄清华朋友以230万元从美国拍得,此次借来参加“东郊学堂”举办的“唐英展览”。

  进坑拥有古矿坑5个、古窑址15个、古水碓16个、千年瓷石古道6公里。图为恢复原貌的古道。

  生态好了,人气旺了,在外务工的村民刘文华(后排右一)回乡创办了生态油坊厂。

  黄清华、黄薇夫妇扎根景德镇进坑村,考古发掘了宋代完整的制瓷体系,创办了“东郊学堂”,带领村民保护古窑址。

  作为2016年景德镇国际陶瓷博览会分会场,10月20日,“东郊学堂”承办了景德镇首届中国美丽乡村发展论坛。

  黄清华的母亲从广东老家来到进坑,负责种植有机蔬菜。

  闲时考古,忙时种田。黄清华夫妇成立陶民生态农业专业合作社,高价租荒地种生态田。10月20日,黄薇与同是种生态水稻的宜丰县返乡青年姚慧峰(左一)交流种田心得。

  China,中国;China,瓷器。

  1700多年绵延不息的窑火锻造了享誉世界的瓷都——景德镇。它成为众多陶艺家心目中的圣地。

  景德镇,是个包容的城市。它以海纳百川的气度融合来自各地的思想、文化、工艺,形成手工制瓷最完整的工序,最精湛的技艺,最完善的产业链。

  景德镇,是个休闲的城市。喜欢这里的人们,大多因瓷而来,他们闲云野鹤般地、有尊严地过着自己想过的日子。慢生活,慢节奏,带着创意,过得适意。

  景德镇,是个对话世界的城市。瓷器,是世界语言。很多外国人认识中国是从瓷器开始的。作为世界上最早的手工业城市之一和陶瓷产品、陶瓷文化的输出地,景德镇早已开始了与世界对话。举办了13届的景德镇国际陶瓷博览会,更是架起了景德镇与世界对话的桥梁。

  匠从八方来,器成天下走。

  “瓷”“磁”同音。景德镇就像一个大磁场,吸引着世界上血液里流淌着“瓷因子”的人们。他们源源不断地从世界各地来到景德镇,触摸瓷艺的脉搏,感受窑火的魅力,从而形成了独特的“景漂”现象。

  约两万人的“景漂”族,其中不乏韩国、日本、西班牙、法国、英国、土耳其等国家的陶瓷迷。他们漂洋过海,远离家乡,带着各自的思想、文化、工艺来到瓷都,追寻心中的陶瓷梦。

  从本期开始,《映像》将陆续推出《“景漂”故事系列报道》,敬请关注。

  这里,连续3年作为景德镇国际陶瓷博览会分会场,承办一系列活动,搞得轰轰烈烈;这里,经常能看到国内外古陶瓷专家的身影,世界各地学者参与的20多场陶瓷文化沙龙活动办得有声有色……

  这是个小村庄。

  星罗棋布的宋代古窑址保存完好,古朴雅致的瓷石古道幽静曲折,复制重修的水碓转动着千年往事,中英文对照的村史馆展现出历史底蕴,群山环抱溪水清澈白鹭起舞……

  这是浮梁县湘湖镇进坑村。一个不起眼的小村庄,3年时间,实现蜕变。它不但有桃花源式的自然风光,而且有文化遗产的活态传承。

  它的蜕变,缘自北大毕业的80后黄清华、黄薇夫妇。

  黄清华,广东人。黄薇,安徽人。他们因考古选修课而相识相恋。2004年,一直喜欢陶瓷的黄薇在景德镇实习半年,参与了景德镇御窑厂的考古发掘。2006年北大考古系毕业的23名硕士中,只有黄薇一人离开了北京,来到景德镇陶瓷大学执教。老师同学都说她疯了。但她清楚,景德镇就是她的圣地。

  遇见进坑,黄清华、黄薇夫妇遇见了心目中的景德镇。

  2014年6月12日上午,他们刚从英国讲学归来,吃中饭时听学生说到进坑,他们立马想起南宋蒋祈《陶记》中有记载:“进坑石泥,制之精巧,湖坑、岭背、界田之所产已为次矣”。会是同一个地方吗?饭后,他们迫不急待来到进坑村,没想到走进了陶渊明描述的世外桃源。

  从此,他们与进坑结缘。

  进坑是宋代最优质的瓷石出产地。他们进行考古调查后,发现了5个古矿坑、15个古窑址、16个古水碓,还有一条6公里长的千年瓷石古道。更令人惊叹的是,进坑村完整地保存着宋代从制瓷原料的开采,到加工,到运输,再到烧成的整个制瓷体系。1982年就来过景德镇的英国著名古陶瓷学者柯玫瑰赞叹:这是中国最美的古窑址!

  以遗址保护和传承历史文化为出发点,黄清华、黄薇夫妇开展了一系列工作:

  ——把进坑打造成文化和学术高地,传承文化遗产。他们在进坑租房创办“东郊学堂”,邀请来自世界各地的学者举办论坛、沙龙,为陶瓷文化的研究推广提供平台;

  ——作为政府和村民沟通的中间桥梁,他们积极参与进坑村落建设:申请政府项目资金建设进坑村史馆;帮助设计、监督古迹复原,建设古朴道路、廊道;新农村建设结合村落的文化特色及个性化发展需求;

  ——调动村民参与古迹保护、村落建设,与村民协商制定村规民约,包括不准挖古窑、不准乱埋坟等“十不准”,全面提升村民保护遗址意识;

  ——与村民一道发展有机农业、休闲农业,为村民提供就业机会。去年,他们成立陶民生态农业专业合作社,与村民成为利益共同体,以每年每亩500元的价格租种了200亩田,荒地成了有机大米种植基地……

  忙时种田,闲时考古。进坑古代窑业遗存保护模式的探索,引起了中外学者的极大兴趣。

  吃的是有机食品,吸的是新鲜空气,看的是青山绿水,品的是古窑古韵……黄清华、黄薇夫妇在进坑过着有文化有诗意的田园生活。他们的最终愿景,是通过政府高位推动,把进坑古窑遗址打造成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程 鹃 杨继红)

(责编:帅筠、邱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