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书坛往事很如烟

2017年01月03日10:49  来源:中国文化报
 
原标题:2016,书坛往事很如烟

年终岁尾,一年来的书坛轶事,不免让人回味一番。网络媒体上时不时弹跳出一条广告——“7秒钟带你浏览2016十大事件”,诸如此类,可谓深知快餐时代人们时间的宝贵、精力的有限。

但于书法,

且听慢慢道来。

宋小宝与名人效应

还来不及回望,便听到“宋小宝一幅字拍出8万元”的消息。于是“谁会管人家的字写得好不好,只要人出名,也一样卖出高价”云云再次甚嚣尘上。不过,小宝说啦,2016年他做了26档综艺节目,身体劳累用书法来修养身心。“写书法修养身体”,且能安慰不少人!当然,名人玩书法者却也不在少数,并且编织了各种说辞。还有报道称“宋小宝还写得一手精致的小楷,文辞像古体诗一样优美。”这形容词用得,不愧是“语文老师教的”。

说起书法课是语文老师教的,还别不信,甚至,语文老师教书法已经很不错了。中小学书法教育进课堂到今年也有一年半的光景了,效果如何?语文老师兼教书法?与此同时,每年那么多书法专业毕业生在北京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又是为何?早前,本刊做了一组2016年书法专业生访谈——《我的未来,我的书法》。综合二者,答案众说纷纭——“婆婆”嫌“媳妇”不够好,“媳妇”嫌“婆婆”要求多……

大师和艺术市场

又到年终,各类迎新展开始启动,络绎不绝,热闹的且热闹着:荣宝斋的一场书画展据称展览前一天晚上就排着长长的队伍,开幕当天更是出现了只看见人看不见作品的现象。厉害了,word大师!看来“书画市场低迷”都是浮云?“书画商收作品,先展销,成交后再付艺术家钱”是谣传?当年为求书家一幅字高价还得踏破门槛子的字画商,倾诉苦水称,“早先20万大洋收的,如今半价都无人问津”也都是危言耸听?可能吧,从来,书画市场和书画艺术价值本身,就不是一码子事:有人玩的是艺术,有人玩的是市场,有人玩的是本心……只是,如何去区分?

学校教育及书法推广

不过,2016年的书画市场,确实有些许变化,一边是学校教育中的中小学书法教育进课堂,一边是中小学儿童美育社会教育的兴起与转型,不少大大小小的美术场馆从展销美术作品转变为儿童、成人美术教育培训机构。想当年,教育培训这一在字画商眼中赚不多也饿不死的“鸡肋”行业,又有多少人能看得上?可如今有趣的是,高档红木家具城,也顺道改成了书画国学培训馆,不禁让人感叹,倒是省了不少装修费。

不过,培训也算是顺应时代发展吧,即使国家级美术馆公教活动也对儿童、成人书法教育增加了许多关照:各类书法展览现场,设有知识讲座、现场体验。再者,古琴、茶道等的“配套”,也给书法平添古意。同时雅集遍地开花,仿佛书法已经进入寻常百姓家。然而何为“书法”?哪又叫“写字”?这普及和推广何其任重道远。

今年,越来越多的高校增设书法专业,高等书法本科、硕士、博士教育一步步完善,美院教育体系和综合类大学书法教育体系各有教学特色。除学历教育之外,各类高研班、讲堂书院比比皆是,北上求学、南下拜师,什么样的学生老师真心欣赏,什么样的老师人格和艺术魅力值得追随一生。学历也好、进修也罢,学习这一辈子的事,要如何去看清纠缠着的名啊利......

微展现象和直播元年

不知是否大众娱乐文化时代随之到来,但微信确实有股力量——早上一睁眼,小半个中国的书法事件都在上面了。各类微信公众号也互为分享,正如微信公众号自己的标语所说——再小的个体也有自己的品牌!书法家的微展也成为不浪费空间的宣传方式。接近年终岁尾,微信各路盘点也是应有尽有:年度十大好书、年度十大好展览、年度最红书法家、最受欢迎书法家、最新锐书法家……之前一直让大家投票的公众号推送帖也已经公布结果。不过,微友反映,想投一个人,一本书,却要连带投好几个才有效,感叹有捆绑消费嫌疑。想来这类投票扩大了受众范围,但是,有多少是真心了解而投的?有多少是人情面子拉票的?有多少是不了解捆绑消费的?

有人称,2016年是网络直播元年,这直播之风也随之刮到书法领域,书法家们玩直播,书法展览可以随时直播,甚至一些展览会场常能看到拿着自拍神器穿着凉快的女生男生。在家看直播,倒是可以省去北京城堵车的麻烦,却还是不甘心:艺术品不看真迹,可还行?

展厅时代和书坛动向

说到展览,有多少开幕式后展厅人烟稀少的展览?有多少人会用展览开幕式请来的“腕儿”来评价展览水准的高低?又有多少研讨会被人情绑架?在互相抬的“面上”,学术争鸣、艺术批评是否需要再三思量?每一场书画展览的开幕式现场都有“从高原到高峰”的口号,工匠精神提出之后,于书法篆刻而言,“匠气”似乎本不是褒义,然而,在这个时代,如何理解“工匠精神”?值得思考的话题不少。

不过,书坛动向中,展览向学术型转变的现象却也有所显现。从国展到其他大大小小的展览,专家学者提出书法展厅时代的到来,这无疑引导着参展书家的审美创作取向,什么样的作品能在大空间、多作品中抓眼球,博青睐?那些早前被玩腻的拼拼贴贴之后,还有什么新花样?还好,早前的书法大众杂耍运动也似乎被时间淘汰,更多的人,开始关注书法本体。所谓大展厅时代的到来,日常书写早已退出历史舞台?文人书法将要何去何从?

2016年9月,中国书法家用不同风格、书体及各国语言书写“欢迎”迎接嘉宾的展板成为G20会议的一个亮点;国家主席夫人彭丽媛邀请外方代表团团长夫人共同书写书法“和”字的场景也被媒体捕捉。同样是9月,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办的第十二届书法国际交流大展在天津美术馆举办;10月第十一届中国艺术节在陕西延安开幕,书法作品第一次入选其中并在西安美术馆展出,这自然是国家层面的助推,但书法家们自己如何从文化责任的角度反思、提升,却难以由他人代为回答。

那么,新的一年开始了,还不先给自己定一个小目标?

(责编:毛思远、邱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