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川古窑址又有新发现!

2017年01月05日15:42  来源:临川晚报
 

去年5月,黎川县中田乡发现古窑址一事,经本报报道后,引发了极大关注。由于这个古窑址群长期淹没在水下,年代久远,损毁十分严重,它究竟产生于哪个年代?为何会出现在黎滩河两岸?至今还是一个不解之谜。近日,黎川籍陶瓷工艺大师黄幼根再次探访古窑址,经他一番实地调查研究、查阅史料文献,初步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个窑址原为一处烧制南京明城墙砖的古窑。

20171581039480

工艺大师黄幼根在古窑址现场实地考察

20171581050563

新发现的古窑址群

古窑址为大规模订单产品工厂

12月24日,工艺大师黄幼根乘船来到黎川县中田乡的古窑址,和上次见到的古窑址相比,这次规模明显大了许多。由于洪门水库除险加固大坝放水,水位下降到历史最低位,大量古窑址遗迹显露出来。晚报特约记者在现场看到,沿河岸边的山坡上,共有三排,每一排分布有30多个古窑,延伸长度约为200米,仅在此处的古窑址就不下100个。这些古窑傍山沿河而建,大多受损严重,有的只残留下一些痕迹,只有几处能初步看出古窑的原貌。

黄幼根测量了古窑的宽度和高度,清点了古窑个数。随后,一行人乘船来到了西坪村。据随行的乡干部介绍,这个村庄过去是一个乡的所在地,因为洪门水库的修建而拆迁。在西坪山坳处,远远能看见一排古窑矗立在山坡边。据现场目测统计估算,沿黎滩河两岸方圆五公里,古窑不下200座。

经实地考察,黄幼根初步得出几个结论:未见匣钵,亦非龙窑,不是生产家用细瓷类的陶瓷;不见生产车间或者辅助性的成型场所,所烧制的品种应该没有工艺难度;建于河岸两侧,该是烧制一种需要水路运送出去的外销式产品;馒头窑型结构简单,烧制温度不会太高;古窑众多,不是烧造某种地域性的或者家传技艺式的产品,而是烧造某种订单型产品的大规模制造工厂。

那么,在黎滩河两岸为何会出现如此多的古窑址群?黄幼根对此进行了一番解释:因为黎滩河下游可通抚河、鄱阳湖甚至长江,水运便利,不仅生产出来的产品能运输出去,生产所需的木材燃料和泥土等生产资料都能通过水运运送进来,加上古代附近的村庄便有“陶熏”技艺,在当地具备生产条件和技能,因而窑址工厂在黎滩河两岸应运而生。

疑为明城墙墙砖烧制工厂遗址

那么,黎川中田古窑址群出现在哪个年代,当时究竟生产何种产品?带着这一疑问,黄幼根查阅了大量资料,因现场没有找到任何物证,使他陷入了重重疑问中。

前不久,根据一位朋友提供的线索,黄幼根查阅了相关资料,上面记载:“自公元1366年至1393年,明太祖朱元璋定都南京后,先后调集百万之众,历时28年,大规模兴建世界第一大砖石结构的京师城垣——南京明城墙,仅城墙上的城砖一项估计耗砖3.5亿块,这些规格不一的城砖数量惊人,基本以当时长江中下游水系相通的各州府县征派烧制,为保证城砖质量,所有城砖都有记录烧制地的地名甚至督造城砖各级官员及窑匠的人名信息。”这一消息为破解黎川中田古窑址之谜,带来了一线希望。与此同时,黄幼根还查阅到了一份关于古窑址的报道:“在2007年,宜春市袁州区彬家镇宋家村发现城砖古窑遗址,这些砖窑直径2.5米,高两米,在袁河北岸有6华里。”因为保存完整,更由于是朝廷委任,具有“官窑”特性,已被命名为“彬江宋家村白瓷城砖官窑遗址”。

黄幼根来到江苏省南京市,幸运地在南京明城垣博物馆见到了一份明南京城砖烧造产地表,上面清晰地记载有产地:南城、南丰、新城(明代黎川称为新城)、广昌。幸运的是,在博物馆的众多资料中,黄幼根找到了新城县所烧制城砖的拓印砖文,上面清晰地记载着黎川烧造城砖及督造城砖的官员及名字,足以证明黎川在明代曾经为南京城垣烧造过城墙砖。据此,一个大胆的推测应运而生:黎川中田古窑址极有可能是当年生产明城墙砖的遗址。

因洪门水库的修建,古窑址大部分已被泥沙淤积掩盖,迄今为止,在现场还没能找到一块明代城墙砖实物,尚需等待科学考古发掘,得出最后的结论。(文/图 黄幼根 记者 吴维纲)

(责编:帅筠、邱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