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不当“逃兵”

江西丰城 徐新林

2017年02月03日08:28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父亲没多少文化,大哥、二哥收到的家书,都是我代笔。这些家书,成了我们兄弟共享的教诫、忠言,更成为我铭记于心的永久记忆。

1979年,二哥三年义务兵服役期满,部队有留二哥继续服役的意向。二哥在家信中告知此事,却说想回家。父亲听我念完信,情绪非常激动:“给你哥回信,我要按血手印!”这是我平生写过的惟一一封“血书”。父亲对二哥说,国家利益高于一切,部队要留你多少年,都不能说个不字。父亲还说,一人参军,全家光荣。当“逃兵”是不忠,给家里丢脸、给村里人丢脸,徐家不能出这样的人。父亲以血手印明志,坚决要求二哥服从部队,把国家放在第一位。二哥打消了退伍的念头,继续留在部队。后来入了党,还获得过三次嘉奖。

(责编:崔晶喆、毛思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