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界的清流!《大唐荣耀》原著小说结局曝光(图)

2017年02月26日17:06  来源:大众网
 

  《大唐荣耀》电视剧正在热播中,在安徽卫视和北京卫视同步播出,自从开播就引起网友们的关注,由景甜、任嘉伦、万茜、舒畅、于小伟、秦俊杰、茅子俊等实力演员主演,讲述了吴兴才女沈珍珠在经历血海深仇、深宫争斗、安史之乱后与广平王李俶不离不弃,始终坚守家国大义的故事, 很多网友想知道《大唐荣耀》是哪本小说改编的?那么原著小说结局是什么?沈珍珠最后和李俶在一起吗?下面跟小编一起看看珍珠传奇原著小说结局全文内容。

  剧中女主角沈珍珠,是大唐三百年历史隐秘而最富传奇的一页。她是一位皇帝的母亲,而据说,另一位皇帝,为她虚悬后位十七年,追寻千年以前灿若流星的步伐、千折百回的爱恨,流转于庙堂与江湖之间,天姿蒙珍宠,明眸转珠辉。

  贵为储妃的沈珍珠,清婉隽秀,丽质天成,广平王李俶,丰神俊朗,霸气多情。二人一见倾心、刻骨相恋。李俶将珍珠疼入骨髓,爱至心灵。但君王的爱情,没有恒常的主题曲。在安史之变的兵马乱世中,在争权夺势的宫廷暗战中,珍珠以薄柳之身,承载起命运的跌宕与流离。

  她愿意与夫君共同进退,虽屡遭丧乱,也甘之如饴,毫无怨言;但她无法承荷他的猜疑、欺瞒与背叛。珍珠想要的,只是一份恒久如新的情;李俶不能舍弃的,除了她,还有这锦绣江山。

  从烟波浩淼的太湖畔,至富丽繁华的长安城,再到朔漠无边的回纥,阴冷孤桀的少年玩伴安庆绪、睥睨天下的夫君李俶、声威震世的回纥可汗默延啜,在她的生命中交错出现,对她深情拳拳、不离不弃。一程烟水,万重羁绊,沈珍珠柔情千斛,情归何处?

  据悉,电视剧《大唐荣耀》改编自沧溟水的小说《大唐后妃传之珍珠传奇》。讲述了吴兴才女沈珍珠在经历血海深仇、深宫争斗、安史之乱后与广平王李俶不离不弃,始终坚守家国大义的故事。

  沧溟水,一个水瓶座的女子,七十年代生人。笃信人生万事顺守自然,随遇而安,性温和,不喜争端。挚爱《红楼》,沉迷历史,嗜书如命。身出中文科班,近十载多行御用之文,离梦想远矣。及近而立之年,回首向来路,终于幡然而悟,遂开笔写人生百态。

  写《珍珠传奇》,本拟洋洋大言,下笔行文愈久,愈觉浮生苦短,帝王蝼蚁,各有悲怆难禁。盛朝也好,乱世也罢,人总难脱离于自身的桎梏。珍珠之路,原与你我之路相仿。愿与读者杯酒同殇,共品上下五千载、平生万里路。

  据悉,电视剧结局中,沈珍珠在安史之乱之后始终不愿入宫,只愿成全李豫,而她也赢得李豫一生对她无法忘怀。小说结局中,沈珍珠死了,死之前离开了皇宫,小说《大唐后妃传之珍珠传奇》故事挺曲折,结局也挺凄凉的。

  大唐后妃传之珍珠传奇小说结局全文内容介绍

  沈珍珠轻咬双唇,道:“我便走了,你穿成这样,也不必送我。自有肩舆抬我出去便可。”

  李豫终于侧过头,左掌死死的抵着文杏大柱,说:“好。”

  沈珍珠曲身朝他微福,正待转身,他却猝然将她腰肢一揽,她胸臆激荡,万般心绪哽咽在心,说不出一句话,只能任由他紧紧拥住,他声音喑哑干涩:“我会等你。”

  他慢慢放手,后退,背过身去。

  她的泪水反倒充盈眼帘,绝然转身。

  肩舆行得不紧不慢,至永福门停下,需步行数十步方至重明门。沈珍珠行得极缓慢,一步比一步艰难,却执意不让身畔宫女搀扶。待行至重明门正门处,见慕容林致与薛鸿现并一辆马车正等候着她,她脚下一软,慕容林致与薛鸿现双双奔上,一左一右将她扶携住。

  沈珍珠抬目望那九重宫阙,宫门幽深,天阙如云,渐的在她面前失去色彩,她喘息道:“快,扶我上马车。”

  马车行进速度平缓,沈珍珠只觉眼皮深重,浑身上下无一丝点儿气力,隐约有些微温暖的阳光透进来,又有一滴泪滚落到脸上,她喃喃道:“鸿现,别哭。”

  听见薛鸿现稀里哗啦拭泪的声音,“你怎么知道是我哭,不是慕容林致呢?”

  沈珍珠勉力一笑,“当……然,林致……是我见过……最了不起的……女子,你,一定要……好好的……学她。”手上微暖,听得慕容林致说:“你也是我最敬佩的女子。”

  沈珍珠笑着摇头,只是嗜睡如命,昏沉沉偏头睡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恍惚中马车轻晃如摇篮,便朦胧问道:“我们……到了哪里?……有没有……出长安城?”

  慕容林致道:“还没出长安城,到曲江池了,不一会儿便可出长安。”

  沈珍珠仿佛身上来了些气力,“曲江池?”她徐徐艰难的睁开眼,“扶我下去,我想看看……”

  慕容林致与薛鸿现对视一眼,唤马车停下,两人合力将沈珍珠扶出马车,半躺在曲江池畔的草地上。

  五月里的曲江池畔,酷热难当,惟有瘳瘳数人游玩赏乐,间歇偶而传来少女娇美天真的嬉笑声。

  沈珍珠依依睁目仰望,说:“天,真蓝啊。”

  若干年前,曲江池畔春如织,她与素瓷、红蕊相伴游乐。一切的缘起,都在这里。前承起合,仿佛一梦。

  她恍惚听到半空中有人吟诵诗句,绵延不绝,萦绕天地,竟绝似她当年清越的声音:“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

  她听到安庆绪说:“不知十年后再游此地,该是如何。”

  默延啜说:“我回纥王庭之门,永远为你敞开。”

  流光溢彩的辂车旁,李俶陡然伸手挽起她,说:“有我,别怕。”

  “俶……”她徐徐吐出最后一个字,眸光黯淡,唇齿抿合。慕容林致与薛鸿现无声饮泣。

  马车的车夫一直是背向而坐的,此际缓缓回头,走下马车,摘去头上的绩巾。

  慕容林致抬头,哽咽着唤道:“陛下。”

  他半跪下来,将她紧紧纳入怀中,下颌抵着她的额头。

  他的心从此不再疼痛。

  这颗心,随着她的离去,行将就木。

  “贵妃始终以为沈后娘娘不肯原谅她,一切是她的错,为着当初娘娘一句‘魂归太虚之时相见’的戏言,竟会傻到认为自己之死会令娘娘回宫见自己遗骸一面,可以让娘娘与陛下重新‘相见’,居然在正值盛年之时,饮药自戗!”严明感慨,“她的这片心,也不枉陛下册她如此尊贵的位份——”

  李豫倦怠的阖上眼,过了一会儿,又低咳数声,仍是不说话。

  “启禀圣上,史官在宫外候旨。”内侍以极低极细弱的声音禀报。

  李豫半眯起眼,严明遂恭身退下。

  史官年纪极轻,以史为姓,其父去年病故,世袭而就。

  李豫问道:“本朝之史,卿家修撰得如何?”

  史官揖礼,不卑不亢,“微臣由宝应元年始述,至今晨圣上宣诏令太子监国,无一遗漏。然高祖太宗早有遗制,圣上不可干预史官撰史。”

  李豫低声咳嗽,待喘息甫定,淡然道:“朕只想听听卿家是如何写太子适生母沈氏的。”抬目直视史官,“你可有带来?”这样的病势危殆中,眸光仍是凌厉迫人。史官深吸一口气,不敢对视,恭身答道:“微臣没有带来。然微臣既日记万事,自有执笔不忘的本领,所记每字每句,皆在微臣脑中。”

  “那便吟诵与朕听。”李豫断然道。

  史官迟缓一下,缓声吟道:“太子适生母沈氏,吴兴人,世为冠族,父易直,秘书监。天宝十二年,上为广平郡王时,纳为正妃,天宝十四年,生太子适。禄山之乱,玄宗幸蜀,妃从幸不及,流落民间,其后被拘于东都掖庭,上犯险迎回凤翔。及上册拜为太子,为太子妃。宝应元年,生升平公主,月余,以病薨逝,上感念痛哀。”

  李豫以手指轻弹榻上明黄锦锻,慢慢说道:“卿家实是能人,天下皆知沈氏忽失踪迹,朕十七年遍访三山五岳,虽寻觅不得,但仙庾岭、三皇山诸处均曾有传她的踪迹,卿家竟敢说她已然薨逝?”

  史官一笑,微微恭身,“为史官者,必得有千眼千手,知天下人所不知,秉史直笔。”

  李豫不置可否,复阖上双目,沉默良久。

  史官伫立原处,以为皇帝昏睡过去。正待呼唤太医入内,忽听李豫朗声道:“卿家所述有误,该当这样记下:太子适生母沈氏,吴兴人,世为冠族,父易直,秘书监。天宝十二年,上为广平郡王时,纳为正妃,天宝十四年,生太子适。禄山之乱,玄宗幸蜀,妃从幸不及,流落民间,其后被拘于东都掖庭。及上破贼,收东都,见之留于宫中,方经略北征,未暇迎归长安。俄而史思明再陷河洛,复收东都,失其所在,莫测存亡。上遣使求访,十七年寂无所闻。”他抑扬顿挫一口气说完,又是连声咳嗽不已,浓血沾染到明黄锦缎上。

  因着烛光幽暗,史官也看不甚清,执拗回言:“恕微臣不能领旨。”

  “廖廖数笔篡改,于本朝之史毫无影响。”李豫声音严厉起来。

  “一来,篡史违背祖制家训,微臣不敢为;二来,此笔篡史,于圣上圣德有亏,若流传后世,必有纷纷议论,以为圣上危难之时弃糟糠,薄义寡情,为皇帝后再觅发妻,惺惺作态。”史官说话铿锵有声。

  李豫失笑,“这是朕心之所甘,后世纷扰述评,便由朕全力承担。卿家也算不得篡史,自安史二贼之叛,我大唐史料散佚者多不胜数,卿家只当沈氏之事散佚失传,多属传闻,无法验明属实便可。”复深深叹息,看着幽明灯火下面前年轻的面庞,说道:“卿家既知朕要如此修改史记,当可体朕之心意。何以不能成全朕呢?”

  史官感怀于心,身躯微微颤抖,忽的猛咬下唇,一揖至地:“微臣领旨。”转身疾步走出。

  李豫面上徐徐绽开笑意。

  她已然远离尘嚣纷扰。

  然而,既然她希望天下人都还认为她活着。

  希望他还以为她活着。

  那他便让她永远活着吧。

  活在他的心间。

  活在这山水之间。

  让他俯瞰这万里河山,江南明媚,中原厚朴,南蛮苍莽,塞北黄沙白草,处处都有她的气息精魂。(全文完)

  大唐荣耀真心好看,男主不是个喜欢儿女情长的人,心怀天下!女主也不是什么白莲花,有勇有谋!景甜演技挺好的呀!剧情既有真实历史背景也不俗套,算是电视剧界的一股清流,只是看完全剧预告和历史简介后发现太虐了。

(责编:帅筠、邱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