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巅之上》第二季播出时间?简兮亲生母亲展眉大结局是什么?

2017年03月05日19:13  来源:光明网
 
原标题:《云巅之上》第二季播出时间?简兮亲生母亲展眉大结局是什么?

  第12集 - 简兮被宫娱乐开除四处打工谋生

  左刚和展眉邀请欧阳夫妇来家做客,左左故意在饭桌上提起简兮的事,让众人不欢而散,仍不罢休的左左更是故意在展眉面前议论简兮,让展眉难看,助理安心看到展眉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好心提醒她这次简兮可能真的被毁掉,可展眉仍然是无动于衷。

  简兮到餐厅吃饭,被餐厅老板认出是电影《董贤》的毒妇傅皇后,引来大家的围观,人们纷纷表示简兮太坏了,尽管简兮强调那些都是演戏,可还是被路人议论她太狠毒,加上季晴中毒的事情,现在的简兮在人们的心中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毒妇,无法忍受的简兮崩溃极了,幸好这时柯洛及时出现,带她逃离人群,帮她平复情绪,劝解她大不了不演戏了,可此时的简兮激动地说不可能,她永远不会放弃演戏,这样的简兮让柯洛感到有些陌生有些害怕。

  简兮这件事越闹越大,越来越多所谓认识简兮的人开始都爆料简兮的黑历史,网上人们的骂声一片,左左也是这其中一员。牧歌质问左左这件事情她是不是也参与了,告诉她要做好演员是凭借自己的实力而不是做一些损人不利己的事来打压别人。

  媒体查出简兮是宫娱乐的练习生,要宫娱乐给出一个交代,齐文森表示要放弃简兮,陆周为此来找齐文森,知道了齐文森的打算后,毫不留情的指出那些闪烁其词的采访,有意无意的舆论引导,都是齐文森在幕后指使,摧毁自己不喜欢的演员的同时,还要榨干简兮的最后一点剩余价值。

  陆周知道齐文森太强大了,小小的简兮是斗不过他的。于是他透过浮生向简兮表示她已经被开除了,并希望她能够尽快放弃,免得自己也受到牵连。原本还对演戏充满热情的简兮知道了自己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个累赘,连老师都放弃了她,绝望的简兮边走边哭,这个世界只剩下了她自己一个人。

  唐斐通过背后调查得知齐文森的目的后,嘴上说着不管简兮其实心里比谁都担心她,一向高傲的他找到季晴,请她帮忙出来澄清,他肯定这件事一定不是简兮做的,因为她是一个为戏而痴狂的人。

  得知简兮被开除,柯洛来到简兮的住处找她,为了让她开心些,柯洛带她来到酒吧并毫不掩饰自己的明星身份,当众送给她一首歌,简兮在这过程中默默离开了,她不想让柯洛为难,不想成为他的累赘。回家的途中遇到唐斐,唐斐又催着她做饭,心不在焉的简兮让一旁的唐斐看不下去了,自己亲自上阵做饭,动作熟练自然,让一旁的简兮看呆了,唐斐借口自己不吃米饭,让简兮吃了一顿自己做的饭,并耐心地劝导简兮不要想着一夜成名,可以适当的放弃演戏。原来不论是老师还是柯洛,唐斐,他们都是为了简兮不再受伤,才劝她放弃表演,只不过各自的表达方式不同而已。

  简兮为了生存,又到超市求老板给他工作,遭到拒绝后,简兮又到路边帮别人买衣服,到商场做清洁工,到公园为别人画肖像,到游乐园扮演小丑,甚至还到夜市买玩偶。

  第13集 - 简兮在陆周的帮助下绝处逢生

  柯洛在夜市找到简兮,想要帮助她,可简兮却告诉柯洛自己不想要连累他,希望他不要再来找自己了,柯洛坚定地告诉简兮自己一定会在她身边保护她。这时简兮接到《龙吉公主》副导演的电话,说有个小角色让她演,简兮开心的来到KTV找到副导演,原来副导演是在左左的指使下才找到简兮的,而左左这么做也只是为了愚弄简兮,气愤的简兮告诉她自己的事情还轮不到别人来管,左左恶作剧的向简兮身上倒果盘,简兮狼狈不堪,这时柯洛推门而入,当众宣布自己是简兮的男朋友,任何人都不能欺负她。

  柯洛为了让简兮忘记烦恼,开心起来,带简兮来到游乐场坐云霄飞车,这过程虽然很刺激,但简兮下来还是吐了,柯洛趁机告诉简兮要学会放弃,要找到一条更适合自己的道路,简兮显然并没有听进去,她告诉柯洛自己先走了,她找到陆周,告诉他自己通过云霄飞车,才明白在自己的心里演戏比什么事情都重要,她希望老师能够指导她怎么度过这次的难关,陆周看到简兮这么坚定,告诉她这件事处理好了才能过反败为胜,扭转局面,需要她认真打好这次的战役。

  陆周带着简兮来到当天举办杀青宴的酒店,找到当时的服务生,说服他让他好好想想那天发生的事情,希望她能够帮助简兮恢复名誉,服务生努力回想起当天的事,他说确实是笑笑把果汁递给简兮的。于是陆周和简兮带着服务生找到齐文森,并把季晴,笑笑还有左左都叫到办公室,服务生当众指出是笑笑把果汁递给简兮的,简兮告诉齐文森即便外界不相信这件事情,她也完全可以把这件事情闹大,如果这样,季晴的名声将不保,这时笑笑承受不住压力,承认了是自己和左左一起陷害简兮,齐文森为了保护季晴,不得不选择让左左离开公司。同时陆周告诉齐文森简兮还会继续和公司签约,并且要求出席电影《董贤》的首映礼。简兮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还要呆在宫娱乐,陆周告诉她不要拿自己的演艺生涯做赌注,就算是讨厌他们也要借公司这棵大树让自己成功。

  被开除的左左伤心一直没有回家,打电话给牧歌让他来接自己,担心的牧歌找到左左时,她正在跟路人争执,牧歌知道她因为被开除的事不开心,于是耐心安慰她,而左左一肚子的委屈没人说只好拿牧歌撒气,牧歌只好坦诚自己爱上她了,左左却说他没资格,自己只喜欢柯洛,被激怒的牧歌告诉左左她根本不懂爱,她只有胜负欲,两个人不欢而散。牧歌放心不下左左,又回来找她,左左边哭边终于吐露出压抑在自己内心多年的心声,别人都是表面上奉承她,可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努力当一个演员,都是因为自己已经过世的妈妈也是一个优秀的演员,自己不想让爸爸失望。

  唐斐偷偷拍下简兮忙碌的样子,把她的头P在乌龟身子上,偷偷地坏笑,不知情的简兮数落着唐斐有病,生活似乎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向着美好前进着。

(责编:吴若、毛思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