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样的视角,同样的情怀——电影《我的上高》观后

2017年03月15日14:33  来源:江西日报
 

《我的上高》是一部出乎大多数人预料的电影。首先,上高会战将星灿烂,它在众多名将之外,却选择了一个斯文儒雅的读书人作为主角,在这个读书人身上赋予了中国人的仁爱忠义和勇气担当。其次,它一改荧屏上战争叙事的套路,用干净、舒缓、沉实的电影语言使一部讲述战争故事的电影多了一层怀旧的文艺气质。

在南昌沦陷的沉重气氛中,主人翁黄清谷“官升三级”,来到随时可能成为前线的上高担任县长。他很清楚自己的选择,一县之长的职守是与城共存亡,而读书人的操守是义不受辱,他履新的脚步格外悲壮。

到任以后,民不聊生的上高让他无暇拜见驻军司令罗卓英将军,但是,驻军屡犯百姓,为了保护子民,他上门与罗将军理论。第一次,罗长官给了他3分钟。黄清谷阐述了自己对“仁者无敌”的见解:不施仁政者,得不到人民的支持。罗不以为然,嗤之为“酸儒”;第二次,况钟氏被士兵强暴,投潭自尽,黄清谷“咆哮”司令部,痛陈军中顽冥肆虐、强买强卖、搜刮百姓、奸污民女、逼死人命:“将军若有包庇,上高百姓凭什么与大军共进退?”随后,他命令百姓罢市,逼使军队处决奸犯、整肃军纪。罗长官见识了这个“酸儒”的“辣”。第三次,罗长官召见黄县长,为县长扣下的重庆“贵人”走私的数万斤粮食求情。可是,“酸儒”县长义正辞严:“打起仗来,这是上高的救命粮!”“上高城小粮少,请贵人他处寻粮。”将军打量“酸儒”的眼神中有了几分敬意。

开战了。黄清谷冲进罗卓英的指挥部:“上高,守得住守不住?”罗卓英以一个“军事机密”相告:“开战后,我的司令部移驻城内。”靠前指挥,这是拼死抗争的决心。黄清谷转身,淡淡地说:“开战后,我随大军出征,家小留在城里。”回以破釜沉舟、舍命相陪的决绝。将军对着那个并不伟岸的背影抱拳致意。

“伤了有人抬,死了有人埋,要粮上高给,要人上高出!”黄清谷代表上高老表对誓死抗敌的军队许下了最朴素却最庄严的诺言。他也带领着百姓,不折不扣地践行着这个诺言。

第五次见面,是在一场激战之后的前线。视察阵地的司令长官,在一把油布黄伞下看到了疲惫的黄清谷和同样疲惫的上高支前百姓,高冷的将军脸上现出一丝不易觉察的感动。战事越来越严峻,在县城,罗长官的司令部,他们第六次见面。依然是那句直截了当的问话:“守得住守不住?”这回,罗长官把他带到军事地图前,详细解说当前的局势后反问:“你说我守得住守不住?!”然后,他们坐在了一处,如袍泽,如弟兄……

黄清谷与罗卓英的六次见面是电影情节推进的主线,两人从针锋相对进而彼此欣赏,互相感动,互相激励,同仇敌忾。这也是上高会战中民众与军队关系的写照——有过龃龉,却终能肝胆相照,并肩御敌。

“民众的伟力乃制胜根源”,学者们谈到上高会战胜利的原因,无一例外都提到了上高人民。在那段岁月里,上高以贫弱之县力保障了驻军的所有供给,还出动了三分之一的人力参与支前。《我的上高》艺术地还原了历史。人民是军队最强有力的支撑,人民是军队的力量之源!

影片中,导演对一把伞的妙用颇具匠心:黄清谷在简陋的家里“宴请”保长们,作战前动员,他细细嘱咐每家炒多少米、备多少粮,往哪里去,并叮嘱保长们每人带一把伞:“自古只有官才能打伞盖,今天,我把这个体面给大家,每人都带一把伞,老表有事好找我们。”工地上,一颗炮弹打过来,修工事的老表纷纷逃散。黄清谷从土堆里爬起来,撑开油布伞,放在一边,继续奋力挥锄……老表聚拢过来——伞成了一个颇具象征意味的符号,如旗,如炬。在罗卓英的司令部,黄清谷接受任务,带领民夫将弹药送上激战中的镜山。罗卓英说:“我的雨衣送给你。”黄答:“我有雨伞,老表好认。”语带双关,耐人寻味(黄清谷的原型黄贤度是中共特别党员)。

值得一提的是黄清谷的扮演者田小洁。这位出生于南昌的“戏骨”,把一个内敛含蓄,温和有礼却坚定执著的“酸儒”刻画得入木三分。出征前,他叮嘱妻子:不要到城门口去买菜,免得别人误会你要走;买米不要超过三斤,不要与百姓争利;你是读书人的家眷,遇事不要慌……文质彬彬的民国风度与严酷的战争形成强烈反差,不煽情,却催泪。

上高会战以毙伤日军2.4万人的辉煌战绩被载入史册,历史会永远记得长眠镜山的八千将士,历史也会永远记住吾乡吾土,我的乡亲!

(责编:吴若、毛思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