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里谈如何应对艺术界的“假协会”和“假会员”

2017年03月16日08:23  来源:雅昌艺术网
 

原标题:【艺术315】“假协会”背后的灰色利益链

借助“假协会”博得目光,冒充“假会员”赢得声誉。在文化艺术逐渐繁荣的今天,各个行业都鱼龙混杂,艺术行业更是未能幸免。一年一度的雅昌“艺术3·15”,2017年聚焦“艺术界的假协会和假会员”。

相信您少不了这样的经历:在各类艺术展览或者公共场合总会收到一些挂着莫名其妙的协会会长、副会长、理事头衔的名片,例如某国际书法家协会、某民族摄影家协会、某民间艺术家协会、某世界名家书画院等,这些“协会”看着眼熟,却又充满了十足的山寨感。

2016年10月,国家民政部公布了最新的第十三批“离岸社团”“山寨社团”名单,至此,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已经掌握的非法社团已达1287个名单。这些社团、协会多冠以“世界”、“中华”、“中国”“国际”等名称,打法律的“擦边球”,游走在监管的“空白地带”,与官方管辖下的全国性社团名称相近甚至相同。据雅昌艺术网粗略查看,其中半数与艺术相关。如果说“独立门户”各类奇葩“协会”只能糊弄一下行外人,那冒充国家正规团体与协会“会员”身份的现象,忽悠的则是行内人。近来,经常能看到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书法家协会等协会陆续发出“关于某某某冒充xx会员的声明”,立场坚决的警示,呼吁打假,但类似案例却依然频频发生。

非法协会“重灾区”——虚拟网络平台

在最新公布的68家“离岸社团”“山寨社团”名单里,涵盖了教育、企业、建筑、文化、奢侈品、医学等不同种类,而名称与文化相关的共有26家,与美术行业相关的就有12家。对此,雅昌艺术网针对艺术行业内的“假协会”与“假会员”现象发起调查。

投票数据显示,网友们遭遇的奇葩“协会”占比较高的分别是陶瓷、收藏、绘画、书法、摄影等几大类别,此类协会大多主动邀请行业内爱好者入会,每年会员年检都需要缴纳一定费用。

注:【艺术315】系列投票分别在雅昌艺术网平台与微信公众号平台同时投票,文中所用数据为两平台投票相加数据。

在100个用户参与的调查问卷中显示,66%的网友认为此类“假协会”创办的目的是敛财和商业目的,22%的网友认为此类协会是为了建立个人或者小群体在行业内的影响力,另外12%的网友则认为或许是个人爱好或搜集人员信息等。

注:【艺术315】系列投票分别在雅昌艺术网平台与微信公众号平台同时投票,文中所用数据为两平台投票相加数据。

在“为何那么多人冒充‘假会员’?”的问卷中,其中83%的人认为这种行为以售卖作品为主要目的,利益使然,另外17%的票则投给了“装身份”这一选项。

相对于那些挂着国字头各类命名的奇葩“协会”,直接冒充官方协会的违法案例也不在少数。在民政部曝光的名单中,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书法家协会、中国摄影家协会都曾经被同名称的“山寨协会”冒充,并已经在社会中形成不良影响。如果说书画造假、玉器造假、工美大师评选造假还能寻找到“重灾区”的话,那么假协会和假会员的“重灾区”则指向了虚拟的网络世界。

“在民政部最新公布的‘山寨社团’名单中,也出现了‘中国美术家协会’这一名称的协会,但是中国美术家协会明确表态,其并非是‘中国美术家协会’所设立,也和‘中国美术家协会’无关,但现实则是我们也无法具体查证,也无法得知其具体情况。”中国美术家协会维权办负责人坦言。

中国美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秘书长徐里向雅昌艺术网介绍,就以往中国美术家协会维权办已经处理过的案例分析,冒充中国美术家协会的不法分子大多是借助近些年来迅猛发展起来却相对监管较弱的网络媒介和物流手段来欺骗艺术爱好者。

徐里书记介绍,他们大多通过微信、QQ等互联网平台,打着文联或者美协的旗号私下联系艺术家,对画家进行一对一渗透。但是,其中很多艺术家并没有意识到这一渠道是来路不正的“假会员”身份。他们希望自己成为美协会员,于是就通过金钱交易的方式来办理“假会员”身份。

不法分子伪造的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虚假邀请函

诈骗的过程看似是很正规的,已经形成了一套流程。例如不法分子向艺术家发送一些假的申报程序,艺术家需要完成填表、申报等,整个过程就是填假表、办假证、收真钱。诈骗手段随着网络的发展而越来越高级,诈骗者给作者留一个电话,电话联系。办理假会员证书的价格在几千元至几万元不等,诈骗者多会以试探性的口气与被骗者对话,如果认为被骗者心理可以承受谈及的价格,则明码标价,如若对方犹豫则可以砍价,例如先砍到八千,再到六千,最后可能三千块钱就成交了。最终假的会员证书则是通过快递等第三方快递到被骗艺术家手里,如果对于这一“交易”认可,就现场交钱,由快递代收。寄件地址标注的是美协的地址,所以受到欺骗的艺术家无法找到实际的联系人。

交易结束之后,电话打不通,账号消失,地址也是错误的。被骗者集中于70岁以上的老年人,他们更加相信带印章的文件,而当下办假证、刻假章的技术已经很容易了。相对而言,懂得网络的年轻人则不容易被骗。

所以当这些被欺骗的艺术家们在自己展览或者出版物上就这样标注上“中国美协会员”,在展览过程中被投诉,他们却多数全然不知被欺骗的事实。所以,徐里书记告诉雅昌艺术网,造成中国美术家协会“假会员”泛滥的现象并非全部都是艺术家本人的恶意使然,很多情况都是艺术家被欺骗。

当然恶意冒充美协会员的案例也时有发生。2014年6月3日,中国美协网站发声明称“内容被篡改出现假会员、假理事”,曝光8名假会员和1名假理事,此事迅速引发美术界聚焦讨论,并成为恶意冒充美协会员的经典案例,并在谈及协会维权时不断被提及。中国美术家协会网站公布的会员名单和理事名单中有被非法修改的痕迹,经技术侦查,发现有不法分子通过黑客技术手段攻击协会网站修改了部分会员和理事名单造成入会假象并办假证,从中谋取暴利。或许这些冒充会员的人们还不知道,他们的这一行为已经触犯了刑法。

中国美术家协会官网发布的冒充会员声明

“还有一种情况,或许是虚荣心作祟,例如有两位同名同姓的艺术家,一位是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另一位则是省级美术家协会会员。省级美术家协会会员在举办展览以及公开发表的刊物中,自称是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而这被另外一位同名的中国美协会员发现并维权至美协维权办公室,但是最终还是通过法律程序解决,最终法庭判定省级美术家协会会员属于冒充中国美协会员的行为。”徐里介绍。

中国书法家协会所遭遇的情况与中国美术家协会类似。2015年9月和2016年7月,中国书法家协会也先后在其官方平台刊登出“关于制止冒充中国书法家协会审批会员的郑重声明”,中国书法家协会工作人员说:“接到举报,有不法分子冒充中国书法家协会及其工作人员,以发展会员为由,要求作者缴纳入会费用680元及书法作品两件,以此骗取书法爱好者财物、作品。”

中国书法家协会的相关声明

由于无法通过网络追查对方的相关信息,协会只能以多次声明的形式声明这样的违法行为与协会无关,并提醒广大书法爱好者警惕这种欺诈行为。

同时,更有甚者直接将中国书法家协会“冠名”展览,并将一批书协领导“挂名”组委会,夸大展览的“高水准”,骗取艺术爱好者的信任,纷纷报名投稿,结果则是石沉大海,无从追查。

2015年,网络流传一篇题为《“中国梦·嵩山魂”全球华人书画作品展览征稿通知》的文章。在该《通知》中,主办单位包括“中国书法家协会”,组委会名誉主任包括“张海”,主任包括“陈洪武”,副主任包括“赵长青”,秘书长包括“张陆一”,委员包括“王学岭、叶培贵、刘洪彪、李刚田、张继、顾亚龙等”。“事件经过书协的调查取证,证明书协官方没有参与此项展览活动,而所谓的这些书协领导也从未参与过展览的筹备和评审工作。”中国书法家协会负责人告诉雅昌艺术网。

(责编:帅筠、邱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