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万件“张献忠宝物”出水 江口沉银传说被考古证实

2017年03月21日08:11  来源:华西都市报
 

考古工作人员在发掘现场提取刚刚发现的出水文物。新华社发

张献忠江口沉银传说被考古证实

千金散尽还复来

江口沉银遗址考古发掘特别报道

彭山江口沉银遗址围堰发掘已两个多月

3月20日下午,四川省政府新闻办在彭山举行“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阶段性工作新闻通气会。经过两个多月水下考古,现场出水文物超过10000件。除西王赏功金币、银币、大顺通宝铜币、金册、银册、银锭以及戒指、耳环、发簪等各类金银首饰,还首次出水铁刀、铁剑、铁矛、铁箭镞等兵器。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高大伦称,据他所知,江口遗址出水文物丰富程度、级别之高以及种类之全面,属全国罕见。至今还没有哪一个古遗址出水出土那么多高级别的文物,尤其是贵金属的文物。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水下考古中心主任刘志岩介绍:“这批文物,实物确认张献忠江口沉银传说的同时,还犹如打开了一部了解明代历史的百科全书,必将推动明代政治、经济、文化、军事、财政、生活史,尤其是四川明清史和移民史的研究。”

工作人员在岷江河道中的考古现场进行发掘清理。新华社发

现场一岷江围堰

进入遗址有四道门,出入有金属探测仪

3月20日上午10点,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来到位于眉山市彭山区江口镇政府对面的考古现场。“只看证,不看人,哪个打电话都没得用。”安保人员说。

站在高处,位于岷江的考古现场尽收眼底。不过,想要进入遗址内,得过四道门。

据了解,这四道门依次是大门、更衣室、工具室和安检室。在最后一道门内,有三名特警守着一个安检通道,旁边摆着一个指纹打卡机。工作证在这里也不管用了,只有录入指纹的人员,才能进出这最后一道门。“这是最后一道门,主要做金属探测,防止有人把东西带出来。”安保人员说,整个围堰周围,不仅有众多监控,更有多名特警24小时执勤。

考古工作人员在发掘现场展示刚刚出水的金饰文物。新华社发

中午12点30分,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获准进入考古发掘现场,这也是启动江口沉银遗址考古工作以来,媒体记者首次大规模进入核心考古区域。

记者在现场看到,考古区域面积大约10000平方米,沙石遍地,部分区域河床裸露。沙石堆边,挖有深沟,旁边不仅有抽水机不停抽水,还有选石机,对初层沙石进行筛选,防止文物流失。

在媒体获准进入区域的左侧前方5米左右,20多名考古人员正在深沟里进行作业。据参与考古的相关人员介绍,本次出土的文物,大部分都集中在沙石底部的基岩上。

现场二文物库房

金银摆了一桌,只是小部分代表性文物

在考古现场对面,江口汉崖墓博物馆已被临时设定为江口沉银文物临时库房。3月20日下午1点,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在馆内看到,一张约5平方米的长桌上铺着红布,周围设置了警戒线。桌子最两侧,摆放着两个木箱,一个木箱装着4页金册银册,另一个木箱,装着多枚西王赏功币。桌子的中间,放着几个五十两银锭。银锭两边,各种金器、银器依次排开,大约有40多器物,其中金器居多,有金锭、金镯子、金戒指等。据现场考古人员介绍,这只是一小部分具有代表性的出水文物。记者注意到,长桌两旁,就是文物库房。

金戒指。

“这些银锭,就装在木鞘里面,发现的时候,不仅银锭完整,木鞘也比较完整。”刘志岩介绍,本次彭山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过程中,发现了一根较完整的木鞘,周边散布着银锭,木鞘内部也装着多个银锭,证实了张献忠“木鞘藏银”的传说。在清代文献中,就有张献忠用木鞘藏银,转移财宝的说法,这次发现进一步印证了文献。

刘志岩介绍,木鞘的做法,就是把一根完整的木头剖成两半,把中间掏空,把银子装进去,再用铁或者铜片箍紧。“用木鞘装银后,两个人一抬就走了,运输起来很方便。对张献忠这样的农民起义军来讲,是很实用的。”

彭山区文管所所长吴天文介绍,早在2005年4月20日,彭山引水工程在江口镇岷江河道内进行施工过程中,由挖掘机在距地表2.5米左右的地方,挖出一圆木并从中散落7件银锭。出土的银锭便由木筒包裹,这和史料记载张献忠“木槽夹银”的说法十分吻合。“但木鞘相对破损,不太完整,这一次完整木鞘的发现,更具价值。”

金发簪。

文物价值

出水文物种类和级别

全国罕见

包括金册、银册、金币、戒指、耳环、发簪等

在3月20日下午新闻通气会上,专家介绍本次出水的文物超过万件,包括西王赏功金币、银币、大顺通宝铜币、金册、银册、银锭,以及戒指、耳环、发簪等各类金银首饰。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高大伦表示,据我所知,江口遗址出水文物,丰富程度,级别之高以及种类之全面,属全国罕见。“以我有限的知识,至今还没有哪一个古遗址,出水出土那么多高级别的文物,尤其是贵金属的文物。”

另据现场考古工作人员介绍,本次考古发掘工作中,发现至少25件金器,器型比较大的有金锭,其他还有金手镯、金戒指、金钗等。其中比较精美的,当属双龙头金手镯,其纹饰是龙的样式。考古专家推测,极有可能是皇家蕃王所持有。“平常百姓家,不大可能有这么贵重的首饰。”刘志岩说。

在本次出水的文物中,还包含有金册和银册,据现场专家介绍,金册为明王朝册封藩王及妃嫔所用,银册则为明王朝册封郡王及妃嫔所用。此前在彭山江口,也曾发现一页金册,样式大小类似。彭山区文管所所长吴天文介绍,那页金封册出水时间为2011年,出水地点位于彭山岷江大桥以上江中。“之前那页金封册应是封面,内容大致是张献忠在成都称帝后,颁布政令法规。经鉴定,为国家一级文物。”吴天文说。

专家声音

我省首次水下考古发掘科技含量高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高大伦表示,本次考古发掘,系四川首次开展水下考古发掘项目,考古工作创新了工作理念,运用了大量的新技术。

前期通过金属探测、磁法、电法和探地雷达等物探手段确定了发掘区域;发掘过程中,采用PTK精准记录每一件文物的出水位置,在重点区域安装延时摄影,搭建整个遗址的考古数据管理系统等,保证了考古工作科学、有效的进行。

此外,针对遗址处于岷江河道内的实际情况,通过围堰解决发掘平台,为今后滩涂考古、浅水埋藏遗址的发掘提供了工作范式和借鉴经验。

据专家介绍,目前仅是阶段性的考古工作,距离此次发掘结束还有近一个月的时间,专家预判未来的发掘更值得期待。

金耳环。

江口沉银水下考古时间表

2016年1月

四川省文化厅(四川省文物局)组织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彭山区文物保护管理所联合向国家文物局提出对“江口沉银遗址”进行考古发掘申请。

2016年4月

国家文物局批准对“江口沉银遗址”进行考古发掘。

2017年1月5日

考古工作正式启动。截至3月15日,已发掘面积10000余平方米,共出水文物10000余件。

(责编:罗娜、毛思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