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就是我的孩子

2017年04月15日08:17  来源:江西日报
 
3月28日10时,晏玉萍在办公室窗户挂上腹膜透析液,一边批改作业一边做透析。她每天自己做腹膜透析4至5次。
3月28日10时,晏玉萍在办公室窗户挂上腹膜透析液,一边批改作业一边做透析。她每天自己做腹膜透析4至5次。

尿毒症第四期,每天自己做四五次腹膜透析,两天打一次促红素,每周做一次血透……这是萍乡市湘东区麻山镇中学老师晏玉萍要为自己身体做的“功课”。

即便这样,她仍坚守在三尺讲台。她说:学生,是我的孩子;教学,是我的生命,给我快乐和力量。工作日,她早上5点多起床,在家中做第一次腹透;然后驱车半个多小时,7时20分之前赶到学校辅导第一节早读课;上午、下午趁没有课的间歇,她在办公桌前再各做一次腹透。

3月28日10时,记者来到晏玉萍办公室,见她在窗上挂上腹膜透析液,一边批改作业一边做透析。

桌上红艳艳的鲜花是学生送的,身后“无私奉献 辛勤园丁”的锦旗是家长文正华用油漆写的。抽屉里珍藏的祝福贺卡,是学生们在她住院期间亲手制作的。

学生们说:晏老师,就是我们的妈妈。

九(二)班学生陈淼鑫清楚地记得3年前第一次班会课上晏玉萍的一句话:“从此以后,我就是你们的妈妈,我们是一家人!”

文学虹喊她妈妈。晏玉萍从其作文中得知她出生几个月就没了妈妈,是父亲文正华种田、养猪养大姐妹俩。“两个孩子都读高中、上大学,我实在供不起。”文正华决定忍痛让文学虹辍学。晏玉萍冒雨家访,搂着文学虹说:“孩子,老师就是你妈妈,我供你上高中!”文学虹以优异成绩考上重点高中,晏玉萍开车送她去学校缴费报到,3年资助她学杂费9000元。而此时晏玉萍已患尿毒症,每年自己要承担医药费2万多元。

“小威很幸运,遇到了晏老师。”孤儿小威的伯母马嫂流着泪说。2015年秋季开学的第一天,晏玉萍冒着大雨给小威家送来了1500元。就在当天早晨,她呕吐不止,肌酐数值升到800多,医院要她马上住院。但她惦记着几个读高中的学生交不起学杂费,偷偷离开医院。医生指责她:不要命了,住院还乱跑?

晏玉萍住院期间,凌丽华妈妈长妈妈短地叫着,端屎端尿伺候。病友都夸这个女儿孝顺。殊不知,凌丽华是晏玉萍的学生,喊晏玉萍妈妈十几年了。凌丽华两岁时就失去了父亲,姐弟3人靠母亲开理发店拉扯大。晏玉萍经常找她谈心,像母亲一样关心她,并出钱出力帮她开服装店。

晏玉萍兄弟姐妹都外出打工、办厂多年,9个孩子都留给年迈的父母。留守孩子的教育成了大问题。为了让更多的孩子能够拥有父母的关爱,2012年春节期间,晏玉萍召集弟妹开会,要他们把在福建办的制衣厂搬到麻山来,为家乡外出务工的学生父母创造回乡就业的机会。选厂址、招工、供水搭电、筹备资金……晏玉萍磨破了几双鞋。一年后,服装厂办起来了,近百个孩子的父母返乡就业了。

晏玉萍一生并不顺利。1996年,结婚不久被检查出暴发性肝炎,肝、脾出现肿大,她选择离婚。她一边上课,一边治病,尝遍民间药方。3年后,她奇迹般恢复健康,结婚生子。2005年,一场车祸致其右肩锁骨粉碎性骨折。2014年6月,她又被查出尿毒症。

虽然历经重重磨难,但她乐观开朗。在她看来,这些坎坷不过是人生的一种别样体验,哪比得上生活给她的丰厚馈赠:挚爱的教书事业,心爱的学生亲人,身边种种美好的人和事。“有命不怕病,你病你的,我活我的。” 她浑身充满正能量,爱心、快乐源源不断地传递开来。(记者 程 鹃 杨继红 摄影报道)

(责编:帅筠、邱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