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吉人:过有情趣的生活 画讲究美的画

2017年05月26日12:45  来源:雅昌艺术网
 

旅美画家吕吉人

5月18日,旅美画家吕吉人个展 “重彩江南——旅美画家吕吉人个展”在上海画廊开幕,展览呈现了艺术家从1994年至今,运用水墨和国画颜料创作的新工笔重彩画近60幅作品,囊括艺术家多年来走访古镇枫泾,平江老街、九寨沟、上海外滩等地后的悉心创作。

吕吉人,祖籍山东,籍贯湖州南浔双林,生于上海。1958年,拜贺天健为师,研习传统中国绘画技法及画论,两年后考入上海美术专科学校。1981年赴美,4年后毕业于纽约艺术学生联盟。多年来,吕吉人坚持用毛笔、宣纸作画;同时,在传统工笔重彩的基础上,亦吸收西方印象派、水彩画等表现手法。其不同时期的代表作有《绿色调威尼斯运河风光》(1991,获美国专业画家联盟优异奖)、《宁静的村庄》(1996,获美国专业画家联盟大奖)、《浦江灿烂图》(2000,应邀为上海国际会议中心制作)、巨幅长卷《中华锦绣全图》(2000-2004)等。

吕吉人/《绿波荡漾图》/35x65cm

吕吉人 /《水巷》/ 31x31cm / 1994年

吕吉人的艺术启蒙来自他爱收藏字画的父亲。在一次采访中,他曾说,以前家里挂的画“换着挂”,到了大伏天总要“晒画”,那是家中五兄弟“最兴奋的节日”。除此之外,每天写一张大楷、写一篇日记是必须的功课,父亲还为他们创立“五人图书室”,印图书证,让里弄的孩子来借书。因此,吕家兄弟都会“画一点”,也都看京剧昆曲、听评弹。吕吉人说,或是受到父亲13岁从双林到苏州“谋生意”的影响,他们全家或多或少都有苏州情结,正因如此,他颇爱画江南古镇,仅平江路就画了四十多幅。

1958年,吕吉人拜师贺天健,两年后考入上海美专。在赴美之前,这两段求学经历给他带来深刻的影响。吕吉人至今记得贺先生的话:“他说对传统要像打拳一样打进去,不怕‘结壳’,关键要从‘结壳’里面打出来。”吕吉人回忆,贺先生习武,说这话时,还比划着“五指握拳、翻拳、收拳,再翻拳和用力出拳”。1960年,吕吉人在上海美专遇到一批难得的老师:颜文樑、余云阶、孟光、张充仁……“我们的学习氛围很浓,中国画、西洋画的基本功都很扎实,那段经历现在回忆起来还很美好。”吕吉人说。

1981年,吕吉人赴美入学纽约艺术学生联盟。在此期间,他接受了西方现代绘画训练,但常常在课堂上手执毛笔在宣纸上速写。“美国的教学很自由,导师不但不制止,还会和其他人说,我有学生用中国笔中国墨画画。”吕吉人告诉雅昌艺术网。专业的西画训练让吕吉人理解了素描对把握结构的重要性,他说:“很多人讨论国画要不要学素描,我认为,国画应该学习一些素描。素描不只是苏联式的明暗对比,也有西方的线描,而且传统国画中就有很多素描关系,如阴阳背向、墨分五色,各种皴法等。学点素描可以知道质感、量感、体积感、立体感、空间感等问题,使画面更加丰富生动,且对锻炼眼睛、训练观察能力、塑造整体观念都有极大帮助。”

上世纪九十年代,吕吉人第一次回国陪父亲探亲,从苏州开始,一路走访周庄、同里、绍兴、西塘、朱家角等地,点燃了其内心的水乡情怀和思想之切,故此,艺术家笔下的水,自纽约中央公园的《秋艳》和威尼斯的海水转向国内古镇。有趣的是,不同作品中的水面倒影都别具一格,这其中有三个诀窍——表现水面的平度、注意倒影的深度、把握水的动感。吕吉人进一步解释:“水影与风很有关系,无风、微风、小风、大风中的波纹都是不一样的;青蛙入水、鱼儿戏水、小船划水、浣纱拨水的涟漪也是不一样的;大雨、中雨、小雨的水纹也各有不同。”

(责编:崔晶喆、帅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