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水穿“石”——以寻乌县白面石村为例看山区贫困村脱贫路径

2017年06月07日09:11  来源:江西日报
 

罗霄山脉,横亘在赣粤边境,绵延数千公里。她以博大孕育了丰富资源,又以峻峭阻隔着交往。寻乌县桂竹帽镇白面石村,坐落于罗霄山脉崇山峻岭之中,因村中有块灰白色巨石——白面石村由此得名,是一个典型的山区村,也是省级“十三五”规划扶持贫困村。

5月2日至15日,记者翻山越岭,来到白面石村蹲点调查,走泥泞的山间小道,访深山中的贫困农户,探索山区贫困村的脱贫之道。

第一章 资源及区位分析

寻乌县属全省地理位置最偏远的县之一,白面石村则是寻乌县最偏远的村之一。这个位于寻乌县、定南县与广东省龙川县三县交界处的小山村,是寻乌县贫困程度较深、基础设施薄弱、脱贫难度较大的村之一。

白面石村辖区面积约50平方公里,总人口不到2000人;最高点与最低点之间落差达800余米,山坡坡度在30度到90度之间,可谓地广人稀、山势陡峭。白面石河逶迤蛇行于群山之中,自东向西贯穿全村。

全村山多地少、资源丰富。山林面积49730亩,耕地面积848亩,森林覆盖率约85%。森林资源有杉木、松木、毛竹、苦竹、黄竹、小山竹等;野生中药材有金银花、土茯岑、山苍子、色藤、灵芝草、乌梅、枳壳等60余种;矿产资源有石灰石、大理石、水晶石、石英、铅锌矿等。

几百年前,客家先祖至此,沿白面石河谷开山建房。经世代繁衍,后裔顺白面石河开枝散叶,渐成现在的大村落——辖22个村民小组,即黄背1至2组,桂龙1至3组,大畲围1至3组,双坑、白面石1至3组,岌子背、虎掌畲、岽下、陇坑里、老奄背、黄泥湖,腊树下1至4组。全村共有户数435户,人口1982人,18岁以下的少年儿童500多人,60岁以上的老年人500多人。男性1068人,女性913人。全村共有12姓,严、孙是大姓,占总人口的三分之一。

产业方面,村里的传统产业主要是毛竹、脐橙和养蜂。全村共有毛竹林2万余亩,平均每户50亩左右。村民们主要靠卖自家毛竹和挖笋赚钱。价格好的时候,一根毛竹可以卖10元。如今受行业影响,价格跌至7至8元一根。上山采挖苦笋,一人一个月可赚1000元左右。此外,村民们还会挖春笋、冬笋,编制篾器出售,收入不等。

寻乌县是脐橙、蜜橘果业大县,白面石村也种了不少脐橙。前几年光景好的时候,100棵脐橙树就能收入1万多元。近几年,受黄龙病影响,全村仅剩果园800余亩,规模只有原来的一半左右,果业收入受到影响。但是,村民们对脐橙的信心还在。多数果农表示,要等待合适的时机重新种脐橙。

白面石村蜜蜂养殖历史悠久,村民参与度高。村里唯一的合作社,就是蜜蜂养殖类的合作社,名叫农坊山养蜂合作社。村里以分散养殖为主,不少村民在房前屋后、田间地头,都会养上几箱蜜蜂。散养规模较小,多数家庭只有1至2箱。所产蜂蜜,主要用于自己食用,较少出售。

村民最大收入来源还是外出务工。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白面石村陆续有人出去务工,务工地点主要集中在广东、福建等邻近省份和附近城区。目前,全村共有700多人外出务工。因为缺技术少资金,外出务工人员就业方向主要是纺织、建筑等劳动力密集型产业,平均一个月收入3000元左右。

村党组织建设方面。村“两委”人数8人,其中女委员2人,最高学历大专,最低学历初中,年龄最大的58岁,年龄最小的40岁。全村党员36人,其中男党员29人,女党员7人,60岁以上15人,35岁以下5人,高中及以上学历14人,初中及以下学历22人,最大年龄82岁,最小年龄22岁,平均年龄51.4岁。

第二章 贫困状况及原因分析

守着金山银山过穷日子,是白面石村的真实写照。从全村的角度看,整体贫困主要是因为当地山高路远,生产生活条件较差、交通闭塞,导致村民受教育程度、思想观念等方面相对落后,产业发展滞后。

地理区位制约。全村处在高寒山区,耕地分散且位置偏远。村里不少家庭从居住地到自己的农田要走1小时山路,如果要运送农业物资,将耗费更多的劳动力。同时,相对于平原地区,白面石村气温低,作物生长较慢,一年只能种一季水稻,且产量较低。其他时间,耕地基本处于荒废状态,既不能种植油菜,也无法种植花生等经济作物。

基础设施欠账。白面石村地理位置偏远,村委会距离最近的镇政府40多公里,距离县城60多公里。2006年,通往镇政府的路面铺上了水泥,虽然平整,但道路十分弯曲,路况较差,仅能通行中型卡车。开车从村委会所在地出发,到镇政府需要1.5小时,到县城需两个多小时。村内通组道路建设较为滞后。直到2016年,村里才完成了村委会到双坑小组4.3公里道路硬化,结束了该村通组道路只有砂石路的历史。但是,村委会所在地到桂龙等村小组的道路,今年才开始修建。全村最偏远的小组为黄背、黄泥湖,离村部均有5公里,至今为砂石路。

产业基础薄弱。目前,全村共有毛竹林2万余亩,柑橘果园面积800余亩。毛竹产业基本处于天然状态,缺少管护。因为没有相应的加工设施,村里出售的竹子或者竹笋,要么未进行加工,要么就只进行了初级加工。村里果业发展较迟,且缺乏统一的组织,规模小而分散,抗风险能力弱,再加上缺少技术,基本上处于靠天吃饭的状态。

整体素质不高。村民大多读完初中就外出务工,受教育程度普遍较低。因为地理位置偏僻,与外界交流机会较少,思想观念也相对闭塞,大部分农户科技知识欠缺,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还停留在小农经济意识层面,种植业和养殖业沿用传统模式,收入得不到明显提高。

数据显示,目前白面石村共有建档立卡贫困户70户287人,其中,一般贫困户26户122人,中重度贫困户43户164人,五保户1户1人。大畲围、桂龙、双坑等偏远小组是贫困户集中的地区。

从致贫原因看,最典型的是因病致贫,涉及全村26户家庭;缺发展资金,涉及23户家庭;因残致贫,涉及15户家庭;自身发展动力不足,涉及4户家庭;因灾致贫,涉及4户家庭。但是,致贫原因往往不是单一的,而是综合叠加的。比如,有的家庭因为一场意外,导致贫困,同时又出现大病,让经济状况雪上加霜,这样的贫困家庭全村共有10户。

我们选取其中7户贫困家庭情况进行分析。

(一)黄水开家庭

1.基本情况:低保户,全家5口人,包括黄水开、妻子古新招、2个儿子、1个女儿。

2.致贫原因:2013年,黄水开突发脑梗,导致瘫痪。古新招右手残疾,全家靠她一人操持。女儿在镇上读初中,需要支付生活费,小儿子寄养在亲戚家。

3.生产生活资料:全家2间土坯房,因为不够住,还借了邻居1间土坯房居住。电器只有3只电灯、1只电烧杯、1个电饭煲。养有2箱蜜蜂。

(二)孙海洋家庭

1.基本情况:家中4口人,孙海洋夫妇、1女儿和1儿子。

2.致贫原因:妻子2011年10月从树上摔下来,导致腿部受伤,缺钱没有得到有效医治而落下病根,干不了重活。2016年6月,孙海洋又出现腰椎膨大,花去医疗费用近万元,但未完全治好,无法长久站立。女儿在赣州读大学,每年需要支付近万元的生活学习费用,儿子在广东当学徒,暂无收入。

3.生产生活资料:2间土坯房,使用公共厨房,家有一台旧电视、一张床、一张桌子、一张茶几、一只货柜。蜜蜂20余箱。

(三)易甲玉家庭

1.基本情况:今年64岁、低保户,孤身一人。

2.致贫原因:养育了1女1儿,女儿已出嫁,儿子入赘在外地。因为腿部残疾,易甲玉无法触水干活。丈夫2012年去世后,她家里基本没有收入。

3.生产生活资料:土坯房1间,村里帮建了2间保障房,电视1台,木制床1张,桌椅1套,鸡20余只。

(四)孙芳春家庭

1.基本情况:共有8口人,包括夫妻俩、2对儿子儿媳、2个孙女。

2.致贫原因:2012年,大儿媳因为股骨头坏死而住院,花去了家里大部分存款。2015年,孙芳春想扩大蜜蜂养殖规模,但没有贷到款。

3.生产生活资料:家有1栋钢筋混凝土结构房屋,共6间房,基本家具齐全,几百棵脐橙树,蜜蜂48箱。

(五)孙芳辉家庭

1.基本情况:夫妻都是81岁,养育了2儿2女,女儿均已外嫁,大儿子生育了1女2男,小儿子生育了1男1女。

2.致贫原因:孙芳辉腿脚不便,想要发展产业力不从心,也没有资金扶持。子女生活也困难,对老两口帮助不大。

3.生产生活资料:家有外墙开裂的土坯房1栋,8间房,还有1间厨房和浴室。电器方面,有1台液晶电视、2个电饭煲、1台脱壳机。

(六)杨文雄家庭

1.基本情况:低保户,家中共有6口人,母亲、杨文雄夫妻、3个儿子。

2.致贫原因:两夫妻和二儿子为精神病人,没有劳动能力。全家只有大儿子和三儿子有劳动能力。大儿子杨开昌今年30岁,主要依靠低保过日子,不愿意工作,三儿子在外务工。

3.生产生活资料:家里无房,在隔壁的广东省龙川县上坪镇租房居住,目前已在县城购买保障性住房一套,有摩托车一辆。

(七)孙远泰家庭

1.基本情况:低保户,共3口人,孙远泰夫妻俩、1个儿子。

2.致贫原因:2014年建起了新房,欠债3万元。不久,黄龙病爆发,家里的脐橙树全部被砍,导致家庭贫困。

3.生产生活资料:钢筋混凝土结构住房1栋,3间房。家具家电有1台液晶电视、1套桌椅、2张床。儿子长期在外务工,不经常回家。

第三章 脱贫措施落实情况

整体来看,白面石村的扶贫工作,刚刚起步,主要集中在基础设施建设、产业扶贫等方面。

(一)基础设施建设

今年,白面石村获得了600余万元的扶贫资金,投入300多万元用于基础设施建设。前期修路已投入100多万元,修好了乡镇到村委会的道路,路宽为5米,水泥路面,能通行中型卡车,大大提升了毛竹外运能力。从村委会所在地到镇政府,开车可以节约半个小时。

村组道路方面。村里正在修村部到黄泥湖的进组道路,共3公里,修建工作正在进行,预计到7月底可以完工。村部到桂龙的道路,共5公里,也在修建中,预计8月可以完工。其他村组,比如黄背,因为村民都搬迁出去了,成为空心村,暂无修路计划。

为了解决村民用水用电问题,去年村里通过农村饮水工程项目的帮扶,建起了两座小型自来水厂,可惠及大部分家庭;通过对农村电网低压改造,全面解决了农户用电困难,不少村民用上了电视、洗衣机、冰箱等电器。

白面石村还不断加强村庄环境整治。农村生活垃圾处理,“河长制”工作机制,农村生活垃圾处理设施建设工作都得到了加强,兴建了垃圾焚烧炉2座,垃圾桶布局合理,生活垃圾处理基础设施逐步完善。

(二)易地搬迁扶贫

目前,搬迁移民主要有两种形式,一种是政策性搬迁,即依靠政府的政策、干部工作,迁往县里的集中安置点;另一种是主动搬迁,村民们自发搬迁,主要前往县城、镇里和广东省龙川县。

政策性搬迁方面。目前,寻乌县保障性住房的价格为2000元左右一平方米,算下来一套住宅价格在15万至20万元之间。按照政策,建档立卡贫困人口搬迁出来,每人可补助2万元。按一家5口人计算,全家可获10万元补助;还需要自筹资金5万至10万元。近几年,贫困户方奇桃、何来华、杨文雄、黄钦田、黄家煌、黄昌来等6户家庭,通过扶持搬迁到了县里的集中安置点。搬迁出来后,由政府部门负责推荐就业。

自发搬迁,在全村是一个普遍的现象。有些贫困户生活水平得到一定改善后,为了走出大山举家迁往镇里,或县里租房居住。比如贫困户刘辛娣,于去年底举家搬迁到县里居住。这种现象,在位置偏远的村小组更为明显。比如黄背小组,前些年共有8户人家,其中6户是贫困户,后来他们陆陆续续都迁到了广东省龙川县上坪镇,在当地租房、务工。

(三)产业扶贫

1.蜜蜂养殖

2016年村里引进社会资本寻乌基隆山天然食品有限公司,在龙坑建设了一个养蜂基地,成立了农坊山养蜂合作社,养蜜蜂3000余箱,年产值200余万元,负责人为本地人刘秉强。

合作社统一免费培训养蜂技术、病虫害防疫防治、种蜂供应、收购、品牌销售。对于建档立卡贫困户,合作社免费赠送每户5箱蜜蜂,由基地托管,每箱可获得50元补贴,一年可分红390元,算下来每户能得到640元的固定收益。有技术、场地、劳动能力的贫困户,可以自己把蜜蜂领回去养,所产蜂蜜由合作社按照保底价收购。目前,白面石村所产的蜂蜜主要是百花蜜,销往全国各地,主要通过电商形式外销,也有部分直接卖给客户。

2.竹笋产业

竹笋产业多处于自发采挖的状态,没有统一组织,规模也比较小。所采的各类笋一般用自然晾干的形式进行脱水,再进行保存或者出售。但是,村里气候比较潮湿,自然晾干时间周期长,保存过程中容易霉变。

为进一步扶持竹笋产业,村里利用赣州市扶贫资金38万元修建烘干厂。目前正在建设中,已完成棚顶和支架的建设。烘干厂建设完成之后,面向全体村民开放。贫困户烘干竹笋有一定的优惠,每公斤可以便宜2元。烘干形式,主要有柴火烘干和自然晾干两种。天气好的时候,一天可烘干竹笋250公斤,年处理能力最高可达5万公斤。通过该烘干厂,村民们可实现产品销售的余缺调剂,延长销售时间。

3.百香果产业

为脐橙产业受损之后的替代性产业,种植范围主要集中在腊树下小组。目前,全村共有18户村民种植了百香果,共30余亩,以村民自产自销的形式为主,销往周边,销售情况还不错。

(四)社会保障方面

对于因病、因残致贫的家庭,村里一般实行兜底保障,纳入低保范畴。村里绝大多数贫困程度较深的贫困户,都已被纳入低保。这类贫困户共有43户164人,占全村贫困户一半以上。目前,白面石村正在进行新一轮的精准识别工作。

医疗保障方面。村里认真落实各项政策,特别是赣州市出台的四道保障线(新型农村合作医疗、新农合大病保险、农村贫困人口重大疾病商业补充保险、城乡医疗救助),为每人购买了90元/年的医疗保险,贫困户住院报销比例超过95%。比如,贫困户杨文雄,家中共有3个人患有精神病。每年都要在县精神病院住院半年时间,每个月需要住院费等各种费用600元,3个人半年需要3600元,这些都纳入了新农合报销的范畴,各项费用均能报销。

教育保障方面。贫困户中间,具有教育需求家庭并不少,约有10多户,小孩大多在镇里或者邻镇的中小学就读。按照政策,寄宿建档立卡贫困学生每年可获得补助1500元。村小为白面石小学,只有一、二年级,13名学生,拥有教学楼一栋、附属住房一栋、一个操场、8间教室。同时,学校还有完善的餐饮设备,中餐由学校统一安排,学生免费。

住房保障方面。村里已完成2户保障房建设。贫困户易甲玉就是其中一户。保障房就建在她的土坯房前,总面积50余平方米,一室一厅,墙体由红砖建成,屋顶为钢制雨棚,生活用电已经配好,易甲玉也已入住。

(五)金融扶贫

对每户贫困户授信5万元,实行政府贴息。针对有需求的贫困户,推广“产业扶贫信贷通”,由政府贴息。目前,白面石村有40户贫困户通过农商银行的“产业扶贫信贷通”贷到了款,贷款总额为92万元,产业发展类型主要为种养。比如,有的贫困户利用贷款从事百香果的种植,有的贫困户则利用贷款扩大了蜜蜂养殖的规模。

第四章 贫困群众受益情况分析

43户因病致贫的贫困户中,大多被纳入低保,由政府负责兜底。部分有发展意愿的贫困户,通过农商银行得到了贷款,用于发展产业。

脱贫成效最明显的是孙贱林一家。他和老伴自立自强,先后种了1千多棵脐橙、柑橘树。去年收成不是很好,也卖到1万多元。他说:“脱贫致富光靠政府不行,还要自力更生。”每年春天竹笋长出来的时候,他都会到山上采挖竹笋。晒干的竹笋,既可以自己吃,也可以拿到集市上去卖,加起来1年可赚2000元左右。同时,靠着低保,夫妇俩每月可领到400元,一年共4800元。妻子严菊凤则在村里从事公益性岗位,每月工资350元,一年共4200元。加起来孙贱林夫妻俩一年有2.1万元收入。

孙芳春一家,脱贫的斗志比较旺盛。一家人不等不靠,于2016年通过产业扶贫贷款,贷到了5万元,对自己的蜜蜂品种进行了更新换代,养殖规模由原来的30箱发展到48箱,还办起了养蜂场。目前,每箱蜜蜂每年可产蜂蜜4斤左右,按照目前30元1斤的收购价,他每年可赚6000元左右。此外,他还种了脐橙树,以后收入还将增加。

易甲玉则由村里安排,住上了砖混结构的保障房。靠着低保,她一年有2400多元的收入。虽然吃穿不愁,但在身体好的时候,她还是会力所能及干些农活。这两年,她既种了菜,也养了20余只鸡。她大的开支没有,生活基本无忧。

前两年,孙远泰脱贫有些信心不足,后来政府将他一家人纳入了低保,还给他安排了公益性岗位,每年可以多收入6000多元。所以,他内心燃起了生活的希望,四处找机会做零工,或是帮助其他家庭干些杂活,或是到镇里找其他的工作机会,还种植了十几亩杉树,脱贫愿望很强。

其他几户的收支情况如下:

黄水开一家收入情况:低保,995元一个月;靠古新招挖苦笋,一年可多收入1000元左右。支出情况:黄水开本人医疗费,一个月200多元,女儿初中生活费一个月200元。

孙芳辉和赖福娣一家收入情况:两人种地,再加上挖苦笋,一年收入在2000元左右,每月还有160元的养老金,每年有100多元的残疾补助金。支出情况:日常生活开支,如买米、买油、电费等,一个月约200多元。

孙远泰一家收入情况:砍毛竹、挖苦笋、做零工,一年可收入近1万元。从今年1月起,孙远泰从事公益性岗位,一个月工资350元,还有60岁以上补贴每月60元,2个人低保每月380元。支出情况:日常生活开支,一个月约200元左右。

第五章 山区脱贫思考

总的来说,山区脱贫,资源禀赋较好,具有一定的基础。但是,受地理位置偏远、思想观念落后等因素影响,改变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事,要投入更多的资金和精力,因此需要滴水穿石、久久为功的精神,持续深入推进脱贫攻坚工作。

(一)引进致富带头人,“输血”与扶智并举。因为青壮年劳动力大多外出务工,留守的多是老人。全村500多名老人中,400多人留在了村里。老人对生活安于现状,祖业思想严重。再加上白面石村地理位置偏远、相对闭塞,导致村民思想比较保守,对于新鲜事物的接受程度低。比如,负债思想压力大,对于符合条件的扶贫贷款,尽管不要利息,有些贫困户还是不敢贷。

要想发展产业,除了要加大支持力度,进行“输血”外,还要把扶智结合起来,引进致富带头人,培育当地致富引路人。比如,村里引进了刘秉强,就将村里的蜜蜂产业发展壮大了,并且带动了贫困户,户均可增加600元左右的收入,同时还带来了先进的养蜂技术,村民经过一段时间的培训很快就能上手。要想从根本上解决村民思想保守的问题,还要培养本地的致富领头人,通过典型的力量,方能逐步改善当地村民较为保守的现状。

(二)基础设施建设应因地制宜有保有弃。对于山区来说,修路成本很高,一公里村道往往需要30多万元。以前,没有任何收入的村集体想修路只有两种方式,一是通过争取上级项目资金支持,白面石村的村干部也曾做过努力,但没有成功;二是村民集资,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比如,有的村小组小孩要读书,家长就自发组织起来,维护道路。显然,山区贫困村修路,离不开上级的支持。去年,白面石村获得了比前10多年总和还多的建设资金便将主要的精力放到了修路上,对于人数多于6户的村小组,都将修建通组道路。但是,加强基础设施建设,还是要因地制宜、有保有弃。对于山区资源密集的区域,就要全力完善,方能进一步将资源优势发掘出来。同时,因为各种原因,不少村民都已经搬迁到了外地,有些村小组已经成了无人居住的空心村,再修通组的道路对于村民脱贫帮助并不大。

(三)增加搬迁补助政策的灵活性针对性。当前,对于贫困户搬迁来说,政策是比较好的。比如,贫困户黄家煌一家,没有自己的房子,借住在亲戚家,拿到移民补贴6万元后,再向亲戚借5万元,顺利购买了位于县城周边的保障性住房。如果没有这么高的补贴,按照黄家煌目前的收入来看,短时间内很难住上新房。

但是,从白面石村的情况看,自发搬迁的贫困户居多,有的还搬迁到了广东龙川县。出省之后,贫困户就无法从户籍所在地得到搬迁补助。同时,在广东租房居住,还要支付租金,贫困户还将背负一定的经济压力。因此,在易地搬迁具体实施过程中,需要进一步增强政策的灵活性、针对性。比如,对搬迁至外省的贫困户,给予一定的租房补贴,或对他们购房给予一定的补助。

(责编:邱烨、帅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