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毕业展小心思:如何将作品变产品

2017年06月07日10:59  来源:金羊网
 

6月5日,广州大学迎来了一场特殊的毕业作品展,50位新疆哈密绣娘结束研修班,将新学的技艺,与传统维吾尔族刺绣技艺结合,呈现在绣品中,成为广州毕业季众多毕业作品展中的一抹亮色。

每年的5、6月份,大学生毕业作品展陆续在广州各高校举行,犹如学生从校园走向社会的一个驿站,这些作品既是他们大学生涯学有所成的体现,也是向社会展现自我的载体。作品如何与市场对接,成为学生、高校、企业等多方关注问题。

特写:哈密绣娘毕业成果转化成产品

记者获悉,广州大学是文化部联合教育部实施的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群研修研习培训计划首批参与院校之一。今年5月,第三批哈密绣娘,从3000多公里之外的新疆哈密,来到广州,进行为期一个月的研修班。

哈密绣娘作品展。甘韵仪 摄

哈密绣娘作品展。甘韵仪 摄

“哈密绣娘的绣艺,都是从母亲手中传承下来的。我们来到广州,向老师们学习颜色搭配、图案设计、刺绣技艺等,还学会了广绣。”队长吾力叶提·吾甫尔说,广绣与维吾尔族刺绣相比,前者更细腻,后者颜色更鲜艳。

在广州大学演艺中心二楼的展览馆内,展出的作品,以维吾尔族刺绣为主。其中一面墙上铺陈着一幅幅广绣,绣的是岭南佳果荔枝和有“英雄花”之称的木棉花。“新疆有荔枝,但我们从来没有想过绣荔枝。而木棉花是我们第一次见的。” 吾力叶提·吾甫尔笑着说,“你看,这幅是柳树,我们也从来没有绣过柳树,这都是我们新学的,我们还学会了绣很多动物。”在传统维吾尔族刺绣中,主要绣花,她们的一些毕业作品,融合了广绣和维吾尔族刺绣两种元素,包括一幅《丝路绣语》,里面包含新疆哈密瓜、葡萄、哈密蓝牡丹等,以及广州的木棉花、荔枝,一针一线勾勒出文化大融合。

哈密绣娘作品展。甘韵仪 摄

哈密绣娘作品展。甘韵仪 摄

哈密文化馆馆长崔建兵告诉记者,绣娘多来自边远山区,以前一个月绣一顶小花帽,市场价格为300-500元,技术与设计提升后,价格翻倍。为绣娘们办毕业展,即是提升文化自信,也希望借此在广州找到合作伙伴。

研修班之后,绣娘们的订单也增多了,哈密越来越多年轻姑娘成为绣娘。这种说法得到广州大学美术与设计学院教授裴继刚证实,他去年曾到新疆回访,发现绣娘们带着传承的种子回到哈密后,开始带徒弟,多则50人一班,少的也有20人。绣品在传统基础上再创造,种类越来越多,包括文创产品、儿童产品、旅游产品等。有的几十万的订单不断,有的高品质绣品走进法国巴黎时装周。可以说,他们的毕业成果,实现了与市场的完美对接。

关注点1:各高校毕业展“大战”关乎场地

每年广州各高校办毕业作品展,帮学生的作品对接市场是用意之一,从作品到产品,是为更好地发掘设计的价值。

广州大学美术与设计学院院长杨先艺透露,接下来,学院还会为2017年毕业生分批在演艺中心举行岭南工艺美术展,每个专业约展览5天。裴继刚说,目前毕业生作品展最大的难题在于场地,除了广州美术学院,不少高校面临着这个问题。

每一年,广州美术学院毕业展都轰动一时。记者获悉,“广美毕业展”这个品牌已经“坚挺”了十年,共接待观众200万人次,今年截至记者发稿已超过9万人观展。广州美术学院视觉艺术设计学院品牌艺术工作室老师李竹芳说,除了因这里是华南地区唯一一所专业美术院校,还因为其每年举办的毕业展,都有足够的场地,让同一届毕业生,统一时间,统一展览。

据了解,今年广州美术学院共16个专业35个专业方向,1390余名本科生1210余件(组)毕业作品参展,作品涵盖绘画、中国画、雕塑、摄影、视觉传达设计、建筑设计、环境设计、产品设计、服装与服饰设计、数字媒体艺术、动画、实验艺术、展示设计等多个艺术与设计门类均在广美美术馆、影像馆、雕塑馆集中展览,包括首次亮相的风景园林、广播电视编导专业,时间跨度一个多月。

为了更好地与市场对接,李竹芳说,学生会在自己的作品旁留下联系方式,作为作品标注。广美毕业展每年也会吸引很多出版社、用人单位等前来物色作品与人才。在展览过程中,学生作品被企业看中,进而被购买版权,也是常有的事,今年已经有一些学生的作品在洽谈中。

据介绍,如今广州大学很多学生产品与企业对接得也不错,学校创业产业学院的产学研平台每年为毕业生向社会推荐作品,但目前由于场地限制,邀请企业过来参观展览有一定难度,于是,一些专业在尝试“走出去”。裴继刚说:“设计学科是应用学科,必须将设计作品产品化、商品化、用品化。”

关注点2:毕业展开始走出“闺阁”享受市场眼光

一些院校已经意识到需要扩大学生作品与市场的接触面,而将毕业展开到了学校之外。广州工程技术职业学院艺术与设计学院今年因搬到龙洞校区缺乏展厅,首次尝鲜,主动联系了位于羊城创意产业园内的羊城晚报艺术研究院,为毕业生办展。该学校艺术与设计学院院长李智伟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让学生作品更好地对接市场。

毕业展之《喜皮氏》作品

毕业展之《喜皮氏》作品

该学院毕业生简艳香说:“毕业展是学生对三年学习的总结,如果自己的设计,最后转化成品牌或进行产品销售等,是一件很好的事,因为这样可以发挥设计最大的作用。”她的作品叫《喜皮氏》,介绍的是她的家乡特产新会陈皮,“‘喜皮氏’这个名字,突出本土人对陈皮的喜爱。”

毕业展之《喜皮氏》作品

毕业展之《喜皮氏》作品

羊城晚报艺术研究院执行院长张演钦说,羊城创意产业园是国内排名第一的文创园区,名声在外, 100多家企业进驻其中,而且以高科技、创意类、移动互联网企业为主,去年产值百亿许。“选择在这里举办毕业生作品展,是非常明智的,效果也不错。这些天,陆续有一些人过来看展,周末还有一些企业负责人专门打电话过来预约,问这个时间段有没有开馆,说想过来看看毕业生的作品,如果有合适的,就从中招聘。”他说,此前,他们也与跟其它高校的毕业展有过类似合作,包括跟广州美院油画系学生的毕业作品展。而除了有企业过来留意人才外,这里还是艺术名家经常出没的地方,展览开幕第二天,刚好有“羊晚六十年 艺术群英会”名家挥毫活动,许多艺术名家都对学生们的作品很好奇,觉得充满创意,确实不错。

既然高校毕业展为各高校“刚需”,为了更好地对接学生与社会资源,是否可以设想像广交会一样,在一个相对集中的地方,集中办广州各高校毕业展?广州美术学院老师李竹芳认为,这是可以考虑的。并且她透露,今年7月1日,也将有由广州美术学院建筑学院牵头、专业协会主办的毕业展,在广州红砖厂举行,华南地区建设与环境类型的毕业作品,将汇聚在此,集中向社会展览,学生、学校、企业、市民等,都将最大程度地各取所需。(记者甘韵仪)

(责编:帅筠、邱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