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抚州崇仁县通过在农村开展一户一位“法律明白人”活动,让越来越多农民认识到——

讲法,不要讲蛮(法治头条·农村法治调研行②)

记者 张 洋 魏本貌

2017年06月14日06:58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法律明白人”黄寿孙正在调解一起矛盾纠纷。资料图片

在农村,村规民约、宗族祠堂等传统治理方式已经不能完全适应时代发展的要求,而农民的现代法治意识又没有完全树立起来,这导致一些矛盾纠纷不仅没有得到及时就地解决,反而叠加交织、演化升级。

如何将法治理念渗透进农村生活的方方面面?江西抚州崇仁县探索培养一户一位“法律明白人”,积极引导广大农民办事依法、遇事找法、解决问题用法、化解矛盾靠法,取得了不错的效果。

——编 者

炊烟袅袅,芳草青青,6月2日,记者驱车赶赴江西省抚州市崇仁县。平坦的乡村道路,气派的三层农屋,干净整洁的村容村貌,以及村民脸上洋溢着的幸福表情,都让人感受到这里的平安祥和。

“近年来加快推进的城镇化建设,给广大农民群众带来了越来越多的获得感。但一些新情况、新问题使农村社会主流价值观面临考验,也对农村社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提出了新挑战。”江西省抚州市委书记肖毅说。

崇仁县在农村全面开展培养一户一位“法律明白人”活动,取得显著成效。崇仁县委书记程新飞说:“在崇仁,以前有个‘蛮族’,一些农民逢事必闹、十分蛮横。如今通过一户一位‘法律明白人’活动,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讲法比‘讲蛮’(方言,意为蛮不讲理)好!”

抓住党员干部、退伍军人、工商户的骨干带头作用

“快请进,快请进!”这天上午,崇仁县礼陂镇73岁的老人黄寿孙热情招呼记者。走进他家,大厅里没有平常农户家常见的八仙桌,而是一张放满了法律咨询、纠纷登记等桌签的办公桌。再进里屋,15平方米的空间堆满了各种卷宗资料和荣誉证书。黄寿孙把家打造成了法律工作室。

“农村法治建设是个循序渐进的系统工程,一户一位‘法律明白人’活动关键要起好头、开好步。我们决定首先抓住党员干部、退伍军人、工商户这个关键,充分发挥骨干带头作用。”程新飞说。2015年1月,一户一位“法律明白人”活动在礼陂镇开展试点。

“我2004年退休,退休之前干了30多年的基层普法宣传和人民调解工作。退休后,我又被返聘担任乡镇法律服务所所长兼普法办主任,并在家搭建了这样一个工作平台。”今年已经73岁的黄寿孙说,“工作可以退休,但我的党员身份并没有退休,为民服务永不停歇。”

记者翻了翻桌上的卷宗,调解申请书、调解受理登记表、调查记录、事故认定书复印件、医院出院记录、调解协议书、调解回访记录,应有尽有,并且记录得清晰规范。

“这是去年年底一起因交通事故引发的人体损伤赔偿案,当时受害方治疗花费1万余元,可肇事方只支付了3000元,其他款项一直拖着,受害方家属准备‘装一车人去拆她的房、放她的血’。”黄寿孙对他经手的每一个案件都印象深刻,“我第一时间出面做双方思想工作,后来把他们都邀请到县交警大队开展调解,最终避免了一场闹剧。”

顺着黄寿孙的指引往上看,满墙的锦旗,满屋的故事。其中有一面锦旗上写着“留守儿童的护航保护神”,是礼陂镇下斜村的村民唐某今年1月19日赠送的。“前两年唐某的儿子罗某和儿媳妇周某离婚,法院将孙子判给罗某抚养,并且规定周某每年支付抚养费。可周某分文未付,唐某急得准备去闹事。”黄寿孙告诉记者,“我了解情况后,第一时间找到唐某,告诉她现在是法治社会,千万不能意气用事。同时,带人火速驱车赶往周某家里说法律、讲道理,最终双方达成了协议。”

多种形式的普法宣传教育,让“法律明白人”家喻户晓

骨干带头是关键,一户一位是目标,为了让农村的“法律明白人”越来越多,崇仁县想尽办法、下硬功夫。“按照我们的思路,我们除了抓骨干,还要重点培养家庭中素质较高者。对于留守儿童和孤寡老人,我们也要有针对性地安排政法干警帮扶代理。”程新飞说。

上寺坊村的村头有一个“说事堂”,红墙黑瓦格外显眼,这里其实是个祠堂,村里的老老少少对这个地方充满感情、心存敬畏。

“我们充分借鉴以往祠堂议事、断案、教育等功能,并在其中注入更多的法治因子,比如挂在墙上的村规民约与法律规定更加契合,再如在这里开办法治讲堂。”崇仁县司法局局长黄志猛一边介绍,一边掏出一份题为《学法用法须认真 依法依规永牢记》培训讲话稿资料,其中主要阐述了“农民是否要与用人单位签订合同”“学习道路交通安全法提升安全意识”等问题。“农民关心什么、需要什么,我们就安排什么。我们不仅要培育农民法律意识,使其知晓遇事找法,还要教授法律知识,引导他们依法维权。”

“依据法律规定,村委会选举应由谁主持”“下列关于农村土地承包说法正确的有哪些”“购买农药的正规渠道有哪些……”在红星村的农民法治学校,“法律明白人”考试是常有的事,每次20道不定项选择题,考的都是与农民生产生活息息相关的法律知识,共计100分,不少人考到了80、90分。

“推进工作中,县级要和乡镇签责任状,乡镇和各村签责任书,各村还要和‘法律明白人’签承诺书,层层抓落实。其中,考试就是为了考核‘法律明白人’对相关法律法规知识的掌握情况、运用法律解决问题的能力情况,并借此跟踪考察他们平时遵纪守法的情况,进一步确保‘法律明白人’工作落地生根、取得实效。” 崇仁县礼陂镇党委书记方向阳说。

法治宣传标语,法治文艺汇演,还有不少法律图书送下乡,崇仁县多措并举,让“法律明白人”家喻户晓,努力在广大农村营造良好的法治环境。“我们在工作中越来越深刻地感受到,有时农民就是为了争一口气,遇事要平不要赢,公平处置是他们最看重的,而法治就是解决问题的最公平方式。”程新飞举例说,“在农田灌溉上,农民都想着拦住别人的坝,引进自家的水,经常发生矛盾冲突。其实水是公共资源,我们据此按照法律规定,采取‘一把锄头管住水’的办法,谁也别想截留多占,谁都对此信服。”

法治引领,让当地摆脱综治考评“八九不离十”的尴尬

“在农村法治建设中,提升农民法治观念是一方面,但各级党政干部坚持依法行政也很关键,如果党政干部都不带头尊法守法学法用法,甚至出现违法的情况,这必然会给社会风气造成严重影响,怎么能确保农民信法呢。”肖毅说。

反映到工作实践中,近年来抚州市连续开展“四进四联四帮”连心小分队活动、机关干部返原籍开展法律宣传等活动、“依法行政主体教育实践年”活动,努力提升广大干部依法办事、为民服务的能力和水平。记者了解到,为确保一户一位“法律明白人”活动顺利推进,崇仁县委还结合市委部署,反复要求公、检、法、司等部门和政法干警进村驻户,结对帮扶,体察民情,以案释法。“要手把手引导群众学法守法用法,确保明显成效,不见成效,决不收兵。”程新飞说。

75岁的施胜仁是一名老党员,最近几年也被培养为一名“法律明白人”,他告诉记者,“经常有干部到村上祠堂和学校讲课,比如婚姻法、农业法、交通法。”

“以前村里矛盾纠纷很多,现在村民逐渐懂得行为依法、遇事找法,想闹事也闹不起来喽。”对此抚州市政法委书记李建林概括道,“思想层面上,法治观念和法治思维日益深入人心;社会层面上,农村变得越来越和谐稳定,特别是干群关系进一步密切和融洽。此外,进取争优的氛围日益丰厚,涌现出一批基层法治建设的先进单位和个人。”

据介绍,自2015年以来,崇仁县共培养23112名“法律明白人”,通过发挥他们的积极作用,社会治安形势明显好转,2016年全县共立各类刑事案件同比下降5%,其中八类主要案件发案同比下降51.22%;同时,“信访不信法”的现象得以扭转,2016年法院的案件受理量和审结量同比分别上升16.42%、22.50%。而通过持续不断地抓法治建设,崇仁县的综治状况得到明显改善。“抚州共有12个综治考评单位,崇仁县以前总是‘八九不离十’。如今,已经连续3年名列前茅了。”李建林说。 

《 人民日报 》( 2017年06月14日 17 版)

(责编:帅筠、邱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