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兰芳旧藏齐白石书画及珍贵影像现身西泠春拍

2017年07月07日08:31  来源:雅昌艺术网
 

丰子恺曾写道:“我平生自动访问素不相识的有名的人,以访梅兰芳为第一次。”梅兰芳于舞台之成就,梨园皆望其项背,画坛中与梅郎惺惺相惜者,也不止丰子恺一人。

梅兰芳与绘画的缘分始于民国初年,十九岁的梅兰芳在沪演出期间与吴昌硕结为忘年之交,梅兰芳自幼喜爱花卉,得吴昌硕花卉图欣喜若狂,而吴昌硕亦极爱梅兰芳谦恭认真。1915年梅兰芳回京后即拜王梦白为师开始学画,后又从陈师曾学画人物,从陈半丁学刻印章。1921年,他托人给吴昌硕带去自绘的花鸟成扇,吴昌硕大悦题跋道“畹华之贻画尤美妙”。

2017西泠春拍 齐白石(1863~1957) 篆书 无双

纸本 镜片

70.5×30.5cm

说明:梅兰芳上款。

2017西泠春拍 齐白石(1863~1957) 牵牛花图

设色纸本 立轴 64.5×34cm

款识:九十四岁白石。

钤印:甑屋(朱)

说明:梅兰芳旧藏。存原装裱。

梅兰芳爱花与爱画,最终都通向对审美的认知。在《舞台生活四十年》中,梅兰芳回忆自己1916年改善住所后开始养牵牛花,起初觉得牵牛花色素雅大方,随后想到舞台行头都可以借鉴这种天然的配色。爱好与工作相通是一件幸事,梅兰芳爱牵牛花之兴致因此越发高昂,培育出层出不穷的牵牛花品种。与此同时,梅兰芳与齐如山等人开始排演时装新戏与古装新戏,对京剧舞台与表演方式进行大胆改革。梅兰芳一生不怕改变,在其尝试绘画、培育新花种时就已露出了端倪。

缀玉轩中渐渐聚集起一群爱梅兰芳与爱牵牛花之人,齐白石也是其中之一。1920年秋,在齐如山的引荐下,梅兰芳与齐白石首次相见于缀玉轩中。自那以后每逢缀玉轩牵牛花期,齐白石都频频前来观赏写生,题画诗中“百本牵牛花碗大,三年无梦到梅家”即是记缀玉轩中所见。梅兰芳敬佩齐白石草虫之画技,1924年正式拜齐白石为师后,二人往来更为密切,梅兰芳草虫画法亦有精进。在梅兰芳看来,草虫、翎毛、花木对戏曲舞台选择颜色、布局构图均有所补益,正如其从牵牛花中所得之配色灵感。而齐白石爱缀玉轩中清雅之气氛与梅兰芳恬淡之人格,有感于梅兰芳谦逊为其研墨,齐白石曾有“飞尘十丈暗燕京,缀玉轩中气独清。难得善才看作画,殷勤磨作墨三升”之诗。

齐白石在回忆录中曾记自己至官宦人家做客,一身布衣无人理睬,梅兰芳进门后,毕恭毕敬与之寒暄,令其他宾主尽讶异羞愧。齐白石为此作《雪中送炭图》相赠,并有“记得前朝享太平,布衣尊贵动公卿。如今沦落长安市,幸有梅郎识姓名”诗一首。

梅兰芳渐得绘画门径后,人物花鸟俱精,而绘画也占据了其大量时间精力,大有本末倒置危险。齐如山劝说道,你是唱戏唱成梅兰芳的,画画画不成梅兰芳。梅兰芳听后有所悟,由此重拾本心。据许姬传回忆,1944至1945年是梅兰芳一生绘画之高峰,而这一作品大量产出的时期,又实属无奈。1941年香港失守后梅兰芳返回上海,蓄须罢演闭门不出,而家中油米缺乏,梅兰芳不得不重拾画笔贴补家用。梅兰芳早年凭谦虚刻苦习得的技艺,竟在其困苦时成为了唯一的出路,梅兰芳与绘画的缘分也算善始善终,相辅相成。

2017西泠春拍 齐白石(1863~1957) 大富贵喜坚固

设色纸本 立轴 109.5×33cm

说明:梅兰芳上款。

2017西泠春拍 齐白石(1863~1957) 花石蜻蜓图

设色纸本 立轴 117.5×33.5cm

款识:寄萍堂上老人齐白石晨起一挥。

钤印:白石翁(朱)

说明:梅兰芳旧藏。存原装裱。

追溯戏剧与绘画的源流,二者均为表现之艺术。舞台的营造、道具的布置、演员的表演,都是为在虚拟场景之中完成戏剧叙事。演员作为主体发出的动作,是根据自己对于角色理解所进行的模仿,以与观众心中所预期的角色形象尽量重合。而绘画则是以线条、阴影于画面上再现画家心中的构思。画家在创作过程中,与面对作品的观者在视知觉上达成共识,共同将笔墨投射为已知的概念与形象,于是画面便与舞台一样,成为了一种虚拟的空间。

梅兰芳以笔墨纸砚为唱念做打,将构图之理应用于舞台结构的安排,将梅派的质朴古雅应用于绘画,其审美于优孟衣冠中首屈一指。而画外戏外,梅兰芳在动荡的生活中也始终追寻着大方之美,正如其1945年之诗“穴居面壁,不畏魍魉。壁破飞去,一苇横江。”

2017西泠春拍 梅兰芳 一生访问日本珍贵影像及史料自留孤本

纸本一函(八十五页)

著录:1. 《东游记》,梅兰芳着,载于《新观察》P24,1956年第17期。

2. 《东游记》P3,梅兰芳着,中国戏剧出版社,1957年。

3. 《1956梅兰芳第三次访问日本纪实》,胡逢着,《档案春秋》pp167-168,2009年第7期。

说明:

梅兰芳作为中国京剧艺术的代表人物,为京剧迈向世界舞台做出了重要贡献。梅兰芳五十余年舞台生涯中数次出国演出,令世界为“梅派”着迷,也让京剧艺术在海外发扬光大。

本目标纪念簿涵盖梅兰芳一生历次访问日本的珍贵照片、信札、绘画等资料,梅兰芳先生《东游记》中记载,1956年5月27日梅兰芳第三次访问日本时“带了一本粘贴着前两次东游的图片、文件的数据,请他们指出还有那些人健在”,即是此册。1919年率团访问日本演出,是梅兰芳将京剧艺术带向世界的开始;1924年的访日演出,标志着梅兰芳艺术事业日臻成熟;1930年访问美国前后路过日本,受到了日本友人热情的欢迎;1956年访问日本演出,则是重获和平后对友谊的纪念。

本目标纪念簿分为三部分:正文十章,记录梅兰芳日本演出之经过;附载七章,记录梅兰芳日本演出周边之活动;其它十四章,记录梅兰芳在日本之生活与交游。共收录珍贵照片近八十帧,其中签名照四帧,另有照片明信片约三十五帧;信札约十通;演出戏单及介绍近十种;梅兰芳上款绘画四帧;贺年片七种;名刺三十二枚。

涉及日本各界人士包括财阀大仓喜八郎、日本驻华公使芳泽谦吉、东京文士龙居赖三、龙居松之助父子、箱根画家小室翠云、歌舞伎名家第五代中村歌右卫门、第十四代市村羽右卫门初代坂东家桥、第八代松元幸四郎、女话剧演员森律子、歌舞伎演员市川左团次、守田勘弥、村田嘉久子,以及与梅兰芳结下深厚友谊的今井医生一家等;涉及梅剧团及中方人士包括梅兰芳原配王明华、平妻福芝芳、梅剧团成员齐如山、姚玉英、沈亮超、许伯明、尚小云、陈彦衡以及在日华侨东京山水楼主人等。

此纪念簿约整理于三十年代初,经梅兰芳多年珍藏,并于1956年最后一次访问日本前夕嘱人补跋。章节清晰,内容丰富,大量内容未见公布,极为难得。

2017西泠春拍 梅兰芳 罕见自留签名照

照片 一帧

1924年作

说明:此帧罕见的梅兰芳早年自留本签名照,拍摄于1924年,梅兰芳时于日本访问演出。正面卡纸上有梅兰芳毛笔题字并署名“阿澜”,为市场首见。

1919年,梅兰芳第一次率团访问日本演出,不仅轰动了整个日本,也为京剧走向世界迈出了重要一步。梅兰芳访问日本期间,与日本文艺界人士以及日本人民结下深厚友谊。1923年日本大地震后,梅兰芳积极倡办赈灾义演,并于1924年再次赴日演出,以支持重建后的东京帝国剧场开业。此帧照片即摄于梅兰芳在东京期间。此照片由东京东方摄影公司(Oriental P.I. Co. Ltd,.)拍摄。

19.5×14.5cm(照片尺寸) 25.5×18cm(卡纸尺寸)

西泠印社二〇一七年春季拍卖会

从梅兰芳到张充和:中国戏曲艺术专场:7月15日 21:30 浙江世贸君澜大饭店三楼世贸厅A厅

深圳巡展

时间:7月5日至7月6日(周三、周四)

地点:深圳星河丽思卡尔顿酒店 四楼 宥融厅(深圳市福田区福华三路116号)

预展时间:7月12日至7月14日(周三至周五)

拍卖时间:7月15日至7月17日(周六至周一)

展拍地点:杭州·浙江世界贸易中心展览厅、浙江世贸君澜大饭店(杭州市曙光路122号)

(责编:帅筠、邱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