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书的包装说字画与画家

2017年07月13日08:20  来源:美术报
 

买套新出的《芥子园画谱》,康熙版的。喜欢里面画页,印刷得真实如初。可惜,又得将那精美的书套扔了。我是喜欢内容大于形式的人,不知扔了多少书套,心痛。

书,是买来读的。喜欢把书各处放,随便翻看,伸手可得,多惬意。有书套,总觉碍事。想看时,却屡因把书从挤紧的套中取出,废力,嫌麻烦,作罢。后来,索性拿到书,就随手扔了书套。买书,为其中内容,不是书套。扔不足惜,心痛的是,制作书套所费去的人力、物质。顺口说,也不喜欢过度设计的装帧,朴素大方,最近人情。

好的包装,首要是保护物品、方便用者,美观,大方,适度,恰宜,不浪费,能最好地体现物品的价值。而不让用者,生了留着累赘丢了可惜的纠结。包装的根本,在于给物品为辅,它们的关系,如同皮毛,皮之不存,毛之焉附?物品的过度包装,实无大用。浪费良木,耗损能源。也浪费物流,本来一车可以装上百个,却因包装太虚,减半。

过度包装,是这时世,人心虛荣的表现,今已泛滥各业。在外喝酒,常惜那外盒,还有那精美的瓶,想拿回去插枝花草,却因防伪口塞作罢,看来,厂商是安心不让物尽其用的。

也崇洋一回,看看外国商品的包装。

预订了一个苹果手机。取货,小小纸盒里,手机,充电器,耳塞,说明书,各居其所地塞满窄窄空间,若再放两支香烟,怕也容不下。苹果真“抠”,连纸袋也不舍得配一个。

一个物品,人们买来,根本在于所用。过度包装,根本原因是,厂商对自己东西的品质不自信,企图通过包装来虚张声势、迷惑买家。

同样,一个自身有品质有内容的人,也不屑外物助力。往往大家,平易,近人,素朴,天真,不事张扬,不需过度宣传来包装自己。

好的文字,也是内容大于形式,首要是,言之有物,把事说清,把感情表达充分。修辞,根本还是为内容服务,为表达助力。小时爱读文学批评,如文论诗话,知古人,是十分反对徒有词藻而内容贫乏的,如东汉晚期辞赋,还有六朝齐梁、唐末五代,诗文徒成卖弄词藻、炫人书袋的游戏,安能裨益身心。建安文学、唐宋古文运动,所倡导的诗文要有古质和内容,不能言之无物,就是对文学的过度夸饰即过度包装的修正。

好画,也是画之有物,首要把内容表达充分,把感情表达出来,这样才有形而上的气韵、意境。笔墨,严格说来,也是内容的重要部分。过于讲究画面的表面形式,玩花样,耍趣味,如同过度包装的物品,是有伤画的内容和品质的,遑论气韵、意境。

桃李无言,下自成蹊。一个好画家,也是不需要过度包装和宣传的。

(责编:帅筠、邱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