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于欧洲大师画的时刻 让品质说话 防止过度分析

2017年07月17日09:58  来源:中国文化报
 

作为艺术史上的经典,欧洲古典大师画在国际市场上的表现如何?其背后的驱动力量是什么?在市场的趋向与时代的品味的影响下,今天的人们又该如何看待老大师画?日前,英国伦敦苏富比拍卖行欧洲大师画和英国油画部拍卖主管安德鲁·弗莱彻在中央美院做了一场主题为《属于欧洲大师画的时刻》的学术讲座,以艺术拍卖市场上的实例和数据,就这一系列问题,进行了深入的分析与探讨。

老大师画价值被低估

首先,安德鲁列举了今年艺术拍卖市场上的成交案例,比如日前在香港佳士得拍卖展上小彼得·勃鲁盖尔的画作、香港艺术展上几位古典大师作品,将这些大师画的价值与当代艺术家里希特的抽象艺术作品进行类比。安德鲁用真实的艺术市场数据指出:欧洲老大师们的作品与19世纪、20世纪的作品相比估值略低。

那么,何为老大师,安德鲁对老大师的历史跨度问题进行界定,他表示,从美术史的角度来说,老大师作画的时间基本上在13世纪末至19世纪初之间,具体到年份,在1280年至1830年这个时间范围内。1280年西方古典艺术在意大利画家如奇马布埃、乔托·迪·邦多纳等人的引导下,几年时间内就由简单线性的描绘发展为比较复杂的多维度的作画风格,并一直延续至19世纪现代艺术发展前夕。因此,老大师的作品从这个节点以来一直蓬勃发展,从早期的文艺复兴—文艺复兴高潮时期—巴洛克—洛可可—新经典主义—浪漫主义初期。

从近年来艺术市场的数据来看,老大师画显然只占总体数据的一小部分。安德鲁认为,造成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还在于现代与当代艺术作品的价值一直在飙升,因此影响了“老大师”古典艺术作品的占比。“从收藏角度来说,买一幅老大师的作品和买一幅现当代作品其实没什么区别。” 安德鲁从专业角度分析了评判当代市场上油画价值的4个标准,即 Authenticity and Attribution(作品真伪与作者身份)、Condition(保存状况)、Quality(质量)以及Taste and Fashion(品味与时尚)。

让品质说话 防止过度分析

不论是西方老大师的作品还是现当代作品,市场上到处充满着赝品。而对于老大师的作品来说,不论材质是木料还是纸张,造假者很难模仿随时间老化的痕迹,并且人们没法像古典大师们征询作品的真伪。虽然现在有一定的科学技术加以辅助分析,然而实际过程中真正去鉴别还是有一定难度的。以提香的为例,其部分画作其实只有一部分由他本人完成,其余的部分则是由提香工作室填补。根据拍卖行“老大师”鉴赏的严格规定,像这样的作品可以鉴定为是工作室作品。虽然真伪的鉴别非常重要,“但在这个过程中如果过度分析或者过度猜疑,将会减少作品带给人们的愉悦感。”安德鲁表示,从这个角度上来讲,应该让艺术品用其自身的品质告诉大家它的精妙之处,这对于收藏者来说非常重要。

老大师的画作大多历史久远,当时的绘画条件以及后期的保存条件都是决定作品品质的重要因素。很多画作在过去的几个世纪中,经历了战乱、风吹雨打等人为或非人为因素的破坏,的确在某种程度上受到了损害。几十年前由于技术不成熟,充满激情的修复师过度清理了“老大师”们的作品,这样的修复所带来的损害远远超过这些经年岁月痕迹带来的损害。但幸运的是,现在的修复方法大部分是极简主义,用尽量少的干扰源作品的方式来进行修复。

如今,随着人们对高品质、高质量作品收藏需求的加大,市场对这些世界级艺术家作品的需求是极其饥渴的,一件高品质的作品只要一出现,整个市场就开始哄抢,即便是无名的作品,依然可以卖出非常高的价格。安德鲁以无名画家《三面猎鹰》以及私人所藏的拉斐尔的一件小幅画作为例,《三面猎鹰》的画作品质非常好,而拉斐尔的画作虽然品质一般,但确实是拉斐尔的真迹。两张画作各占有上述条件中的一项,因此两者都卖出了非常高的价格。

品味和时尚不断变化

品味和时尚可以界定一幅作品的价值以及在市场上的位置,如果一幅作品一方面具有品味,另一方面具有上述三个条件中的任何一个,就会产生“烟花”一般的效果。但时尚与品味总是会随着时间发生变化的,而这样的例子也非常多,安德鲁回忆道:“我加入苏富比拍卖行是2003年,当时整个市场是由老油画收藏家主导的市场。这些老油画收藏家找到一个小众类别,就尽可能收齐这些作品。这些小众类型可以有不同主题,比如说18世纪神秘主义法国绘画风格,或者威尼斯景观绘画风格,甚至可以是1630年左右哈雷姆景观的绘画风格。他们买这些作品不是坐等升值,而是因为他们喜欢,所以才会购买。”

然而,现在的人们对于像哈雷姆景观这样的绘画作品的兴趣显然不像以前那么浓厚了,安德鲁认为,主要是因为人们的品味完全变了,“所以现在收藏者的心理是非常重要的,我们需要了解。如果说20年前的藏家主要以自身喜好为主导,那么现在我们看到时尚、趋势成为市场的主流、主导,常常是有人昨天买了谁的,那么今天我也要买。另外,还有展示社会地位的观念也与以往的观念截然不同,以日本一藏家拍下作品后5分钟发布在社交软件的事件为例,社交媒体使得私人收藏公开化了。”

“为什么印象主义的现代作品他们的价值就能飙升,而老大师作品就飙升不了呢?有什么是老大师作品里没有的呢?”安德鲁认为,第一就是具备动能,第二是具备时尚。一旦购买某个东西成为时尚,动能就无法停止下来,但5年后、10年后,甚至20年后,这个动能会慢慢消退。“我们现在所处的阶段,是人们对于某种特定艺术经历了很长周期后所进入的疲软期。现在人们对于现当代艺术的品味,是使老大师作品价格保持停滞、无法上升的非常重要的原因之一。但事情的本质是,没有任何人和东西可以一直在时尚中,也没有任何人和东西一直不在时尚中,所以现在我们就要采取措施,努力、主动的,而不是被动的,不是在未来采取追赶别人的方式迎头赶上。就像过去几年看到的印象主义的趋势一样,老大师现在也面临着重大的机会。”

此外,安德鲁还肯定了亚洲以及中国在艺术市场中的巨大潜力。他所给出的数据中直观反映了亚洲——尤其是中国现阶段惊人的成长速度,在未来对于艺术需求的巨大潜力。亚洲及中国买家数量在不断增长,相比老大师作品的固有价值,这都是未来老大师作品发展的重要因素。安德鲁直接预言,“未来几年我相信亚洲市场将会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市场。”(记者 李亦奕)

(责编:罗娜、毛思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