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景漂”到“景归” 一字之差折射瓷都魅力之变

2017年08月01日18:45  
 

景德镇,一个“景漂”聚集的地方。每年吸引着数以万计的海内外陶艺家、青年学生和“创客”来景德镇寻梦创业。如今,“景漂”现象之后,又出现了一种新的现象——“景归”。

一大批曾经在景德镇生活过、学习过、工作过,并从这里走出去的企业家、学者、艺术家,又纷纷回到景德镇发展。甚至连不是景德镇出生的外地人,也更愿意把自己称为“景归”,因为,在他们看来,这是他们心灵归宿的地方。

邱宇就是这样一个外来的“景归”。

迷失:骨子里的陶瓷文化和脏乱差并存

邱宇,1982年出生在安徽凤阳县。2013年以前,一直定居于广州,从事陶瓷国际贸易。多年与瓷器打交道,让他深深迷恋上了陶瓷文化。

工作之余,邱宇开始了解学习一些有关陶瓷文化的书籍。

回忆起决定来景德镇发展的那段纠结岁月,邱宇说,广州是一线城市,大都市的生活压力,时常让自己感觉精神与肉体分裂。每当夜深人静,自己都听见灵魂深处有个声音在呼唤:“到瓷都景德镇去,那里才有你的梦想和归宿。”

随着这个念头的愈加强烈,2013年,邱宇毅然辞职来到了景德镇。

景德镇毕竟是世界瓷都,初到几天什么都新鲜,邱宇感觉这座城市真的不愧为瓷都,到处都流淌着陶瓷文化,连脚踩的每一寸泥土都可能与瓷文化有关。

可新鲜感慢慢褪去后,邱宇开始看到了这座城市的另一面:脏乱破旧的街道,随意堆积的垃圾,无序的乱搭乱建,还有那些老旧里弄里横流的污水……

失望和焦躁情绪开始包裹着邱宇,让他想逃离这座城市,可对陶瓷文化的喜爱,又让自己实在割舍不下这座城市。就这样,在离开或留下纠结中,邱宇迷失了方向,不知道今后要往哪走,到何处去寻找自己的梦想。

转机:拉小提琴的大叔带来感悟

但邱宇终究还是留了下来。促使他留下的,是这座城市一位普通陶瓷下岗工人。

每天邱宇都会经过一条破旧的巷子,有一天巷子里传出一阵吱吱啦啦的小提琴声,跟破锯子锯木头一样刺耳。

“刚开始以为一定是哪家有孩子在学琴了。可从木窗栏的窗口望进去,拉琴的竟然是一位中年大叔,他端坐一条旧条凳上,可能是初学的缘故,姿势和动作都显得十分的笨拙。”邱宇说。

从穿着和打扮以及屋子里的老旧陈设上看,这位大叔的经济也并不宽裕,而这条巷子里居住的大多数是当地一家倒闭瓷厂的工人。这样境遇的人怎会去学昂贵的小提琴?这个问题让邱宇百思不得其解。

可这位大叔似乎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每天继续着他的练习,发出令路人发笑的“锯木头”声,丝毫没有体会到一个异地客的不解。一周后“锯木头”声音好像顺畅了一点。

第一周、第二周、第三周,每天早晨邱宇都从窗口瞥见他拉小提琴的身影,锯木声也从单个音符,变成了可以连贯成串。大概一个多月后,有一天邱宇突然发现,这位大叔开始尝试拉曲子了,好像是贝多芬的《致爱丽丝》,但总在开头的第一段就失败,于是不断地反复从头开始……

因为工作地迁移,有一段时间邱宇离开了那条巷子。一年后当邱宇再一次踏进了那条巷子,刚走到巷口,就听到有欢快的琴声从巷口传出。

原来,一年前的那位大叔已经可以熟练演奏整支曲子了,进步还真不小。邱宇依旧习惯性垫着脚尖从窗口望去,还是那个姿势,还是是那张旧条凳,但动作却柔和了很多,而拉提琴的大叔也依旧是低着头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看见窗外我这个异乡的看客。

“景德镇的美丽和厚重的底蕴,不仅仅是在几座窑址和文物,还有这座城市人对梦想的执着,正是这种执着造就了精美绝伦的陶瓷文化,产生由内向外迸发的活力,吸引了千千万万个不同的地域、阶层的年轻人来到这里追逐着自己的梦想,寻找更好的自己。”邱宇说。

追梦:和自己心爱的城市一起成长

于是,自己的纠结终于有了答案,城市环境破旧一点算什么?既然爱上了这座城,那就尝试着去改变他,和他一起成长!

大学时,邱宇就学过专业的设计,对环境设计有点擅长。于是,邱宇在景德镇的昌江区建立了自己的创业基地,——“江西太一空间设计有限公司”,并开始涉及一些对区域环境设计的案子。

2016年,太一空间无偿为某街道提供的整套VI视觉识别系统设计,得到了不少人乃至省领导的肯定,称赞该设计开了全省乡镇一级的视觉识别系统建设的先河。

邱宇还先后设计、投资了两间以瓷器为主题文化的餐厅,餐厅是在国营瓷厂旧厂房基础上,重新设计、改建、植入了瓷器文化元素。

在此期间,太一空间还发起了“美化瓷都围墙文化运动”,发动公司设计的小伙伴们,利用周末业余时间,去寻找去发现城区街道破旧脏乱的墙壁,无偿免费提供美化设计和绘制,把破旧的围墙点缀成一幅幅美丽的壁画,受到当地街道和居民的好评。

短短三年时间,太一空间从零开始,到目前年营业额已经有2500万左右。

邱宇说,这一路的成长,离不开当地政府的大力扶持,尤其昌江区党委和政府给予了我很多的关怀和帮助。对我们“景漂”族的小微企业成长与发展,这些帮助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可以说,没有这种支持,就不会有“景漂”族的快速发展。回首这三年历程,自己和所有“景漂”族一样,对这座城市充满着发自肺腑的感恩。

“景漂”的发展让邱宇的事业一天天成长,让他梦想一点点正变为现实。而在此期间,这座城市也在一天天发生着变化,去年开始,景德镇当地政府推行的城乡环境大整治,更是让这座城市的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脏乱的街道、拥挤污浊的小路干净了、宽敞了、靓丽了;老城区、棚户区的居民开始搬进了高档小区。

正是这些变化不仅让很多“景漂”一族在景德镇安营扎寨,而且也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异地客加入“景漂”一族。邱宇也最终决定,把全家从广州迁到景德镇来,在瓷都安家落户。

“今后我想尽我所学,把中华民族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那些失落的文化,用陶瓷艺术展现出来,以此方式感恩和回馈我深爱的这座城市。”邱宇说。

“虽然我不是景德镇人,但我在这里找到了‘心’的归宿。”邱宇说,从“景漂”到“景归”,本身就是一种莫大的幸运,也是自己内心最完美的人生。

供稿:昌江区委宣传部

(责编:毛思远、邱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