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红了

2017年08月16日10:09  来源:江西日报
 

荷博园游人如织。 通讯员 段黎亮摄

红 村

抛孙别子莅红村,百日研磨一课新。

课上曾收千点泪,指间尚欠百篇文。

一干人众伤离去,两位女宾不忍分。

最是反修桥下水,犹随湘水去追寻。

8月11日,这首诗在莲花县干部的微信里被广为分享,作者是莲花县委常委、组织部部长林俊江。他在诗前写了一段话:“今天下午,新疆军区驻莲花县沿背村的两位军代表离村返疆,前往送行。想到她们克服家庭困难,3个多月驻扎在村民家,为我市我县红色培训基地建设付出的辛劳;想起韩记者说争取写满100篇红色日记才离开,可现在只写到43篇;想到张老师对我的关心体谅,看到她们与市县乡村20余人情深似海、洒泪相别的感人场景,久久难以平静。晚吟诗一首赠别。”

他提到的两位军代表“韩记者”和“张老师”,是新疆军区保障部新闻干事韩素婷和保障部军事志编辑室研究员张红英,“红村”,是甘祖昌、龚全珍的家乡沿背村。

11日上午,韩素婷、张红英收拾行囊,离开了沿背村。在前往机场的途中,她写下来沿背村后的第43篇日记《再见,红色老区》——

“一直说自己泪点高,讲课时眼睛湿润却能忍住泪水。然而,今天告别老区的时刻,我却忍不住泪流满面、泣不成声。3个多月的时光,到明天整整100天,从出生到现在,第一次在农村待了这么多天,也是工作以来,第一次在外地待了这么久。也曾倒计时,看还有几天能回乌鲁木齐;也曾盼着讲课稿快点改完,数着讲课的次数。但,当真的要在这一天离开,我们都忍不住伤感!”

她晒出了近100天来反复修改的讲课稿,说:“这是我们付出努力的冰山一角,我们这个并不专业的团队,靠自己的倾心付出,一点点描绘着甘将军和‘老阿姨’的形象,讲述着甘将军和‘老阿姨’的故事。感谢萍乡所有人的支持和肯定,相隔4000公里,因为有甘将军和‘老阿姨’,我们得以相识相知,进行一场跨越天山和井冈山的对话……红色故事还将继续书写,如同我们跨越4000公里的友情!”

习近平总书记在接见龚全珍“老阿姨”时指出,要把甘祖昌艰苦奋斗的精神一代一代传下去。如何落实总书记的重要要求?江西省、萍乡市、莲花县都做了一系列的工作,其中一项就是把重点放在沿背村。这里是毛泽东引兵井冈决策地;是甘祖昌出生地,是他参加革命的起点,是他和龚全珍共同生活劳动了近30年的村庄。莲花县把沿背村作为红色教育培训基地来打造,已经居住在县城的龚全珍,无偿让出沿背村的旧居,让前来学习培训的党员干部参观。村民们把自家的新房和院子整理、打扫,在专业人员的培训下,开起了民宿。去年下半年,萍乡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市政协四套班子领导住在沿背村,与村民同吃同住同劳动,标志着沿背村红色教育培训正式拉开序幕,之后前来学习的党员干部络绎不绝,沿背村36户村民的民宿,已经接待学员1万余名。

这是一座没有围墙的学校,学员来自全国各地;这是一个接地气的课堂,访谈式教学打动了每个学员的心。讲课的,是村里的老党员,是“一支枪”纪念馆的老馆长,是甘祖昌的后代。

各地学员潮水般涌向沿背村,原来开设的党课要不断打磨,新的党课须深入开发。甘祖昌自1957年回沿背村务农以后,沿背村就一直牵动着新疆军区将士们的心。现在,沿背村建设红色教育基地,军地共同开发党课,是萍乡市和新疆军区的共同心愿。新疆军区派出精干力量长驻沿背村,韩素婷、张红英就是其中两位优秀的代表。

红 莲

莲花一开,甘艳梅更忙了。

她手里握着两部手机。“我的微信里存有190多个旅行社,要经常刷微信。”她说每天要用大量时间在微信上做推广、接订单。

“我现在向湖南市场主推的线路,就是两天一晚游。”甘艳梅说得眉飞色舞,“傍晚来我这里吃莲花血鸭,因为天气太热,所以赏莲就安排在第二天清晨;看完荷花,再看‘一支枪’纪念馆和甘祖昌龚全珍事迹展览馆。短短两天一晚,一只鸭吃了,一朵花看了,一支枪参观了,一个人(龚全珍)学习了。”

说完,她顺手拿过一盒名片:“每年我都要印10盒名片,一盒500张,只要游客到荷花博览园来,我都要发名片,每年都会发出5000张。”

甘艳梅是“莲花谣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合作社的办公地点,就设在荷花博览园内一栋经过改造的老房子里。

老房子保留着莲花民居的外观,房子内部则装修一新,时尚卫生,典雅有致。老房子正堂,分列着两排展示柜,摆放着莲花县的土特产:莲花、蜂蜜、茶油、莲花血鸭等。

她说,这些老房子都是废旧农房,正因为开发了荷博园,这些老房子才获得新生,并产生了可观的经济效益。“你们《江西日报》不是还专门报道过吗?《13栋老房子是怎样复活的》,我都记得!”她兴奋地对记者说。据她介绍,仅她这个合作社,在荷博园就有同时接待300人吃饭的餐饮设施,餐桌则分散在各栋老房子里。客流量高峰时期,要在荷花博览园吃上一顿“荷花宴”,需提前几天预订。

说起莲花,莲花人有过骄傲:全国有莲花的县不计其数,但是以莲花甚至以花卉命名的县,只有莲花县这一个。奇怪的是,五六年前,莲花县却并不以种植莲花著名,甚至找不到连片千亩的莲园。

2011年7月26日,中共莲花县第十三次代表大会召开,党代表重新认识“莲花”二字的意义,认为“莲花作为大自然的精灵之花,是圣洁美丽的代表、崇高正直的标志、团结和谐的象征、吉祥美好的化身”,“莲花”赋予了莲花县1000多年的历史文化内涵,莲花县应该在新的时期、新的阶段迸发出新的发展力量。

这次党代会,“以莲为根,以莲为基,以莲为媒,以莲为铭,以莲为荣”成为共识;以琴亭、升坊、良坊、神泉、荷塘等乡镇为核心种植区,扩大莲花种植规模,引进各类品种。当时的目标是,在县城所在地琴亭镇,至少要打造一个连片1万亩的荷花博览园。

“现在荷博园一期有5000亩,共172个荷花品种。我这里是荷博园中心区,二期还有5000亩。”甘艳梅说,“我们的莲花品牌,在湖南茶陵、攸县一带非常响亮了!”

几年过去,莲花已成为莲花县对外展示形象的一张名片。干部的名片上印着莲花,冠以“中国莲花之乡”美名;办公室、宾馆酒店挂着莲花的大幅照片、精美书画。莲花已经成为莲花县美景的“代言人”:全县森林覆盖率71.35%,国家4A级景区1个,3A级景区2个,省级风景名胜区1个,国家级生态乡镇5个……

一花引来百花香。莲花县以莲花为引领,打造“四季花海”旅游经济。坚持举办油菜花旅游节。现在,莲花县每个乡镇都遍种油菜花,油菜花盛开季节,游人如织,农家乐生意兴隆。今年开春,郁金香花展在荷博园开展,举办方人手不够,请甘艳梅帮着卖花展门票。“5元一张的门票,我卖一张,他返给我2元。一个花展下来,光帮着卖门票,我就赚了4000元。”甘艳梅说,“这还不算,看花、买花的人到我店里吃饭,吃了饭还要买我的土特产,花展期间我的店里天天爆满,县城的宾馆天天爆满。”

红 果

进入瓜果采摘季节,位于莲花县工业园区的电商中心,人来货往,车进车出,特别繁忙。

莲花县邮政公司渠道部库房里,几百箱“卓氏蜜梨”正在打包,一箱约2.5公斤,网店价格68元一箱。“我们卖这种梨,是不赚钱的。”渠道部主任尹芳说,“因为你到梨园现场采摘,也要每公斤24元。”

“我们的宗旨是让农产品上行。成本费用都是省市公司给贴补的。”她说,“卓氏蜜梨”卖得这么好,除了品质好,还跟电商这几年不遗余力的推广有关。5年前,“卓氏蜜梨”名气不大,邮政公司先在贺卡上打广告,再到开网店、做包装、编故事,慢慢提升了蜜梨的美誉度。

7月29日上午,久晴高温之后,天空下起了细雨,但这并不妨碍卓氏水果基地老板卓正刚在葡萄架下接待采摘蜜梨的游客。他说,过去他和父亲、妻子挑着蜜梨去山外叫卖,现在采取线上线下两条腿走路,足不出山就能卖出二三十万公斤蜜梨。据尹芳介绍,仅他们网上销售的“卓氏蜜梨”,今年销售额就有60万元。

虽然负责渠道公司业务,但尹芳说她就是一个“村姑”。这些年,莲花种水果的乡镇越来越多,还没等到收获果农就会主动找上门,让他们去果园考察,让水果进入“邮乐购”网店。尹芳来往于果园之间,看水果的长势、规模,然后和她的团队为水果设计包装、编写故事。高洲乡生产苹果桃,肉质很脆,到网上“尹芳的小店”一露脸就卖完了。卖完了苹果桃,又卖水果玉米,也是被抢购一空。“莲花生态环境好,水果一上线就受欢迎,这与前些年水果卖不出去相比,差别太大了。”尹芳说。

进入8月,蜜梨的线上销售接近尾声,尹芳又开始筹划雪莲果的营销了。

雪莲果不是水果,是一种类似于番薯的菊科多年生草本植物,故又称菊薯。前些年,香港客商找到高洲乡黄沙村农民,称这里海拔高,昼夜温差大,村边都是砂质土壤,适合种植雪莲果。那一年,黄沙村16户村民开始试种,商客以每公斤1.6元的价格收购。

种了两年,黄沙村通往山外的简易公路坏了,农产品出不去,客商与黄沙村断了联系。困难之时,莲花县邮政局及时伸出援手,以每公斤4元的价格包销雪莲果,2015年网店售出1.5万公斤。这一案例经媒体报道后,黄沙雪莲果一时成为“网红”。

过去每公斤1.6元,要看客商脸色,现在每公斤4元,还供不应求,这让高洲人更加看重邮政电商的作用。今年正月下种前,高洲村农民打电话给尹芳询问,今年电商还会不会与高洲村做下去?如果继续做,该种多少亩,品质应该如何保证?“农民的观念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尹芳说,“原先他们把雪莲果从泥土里拔出来就送给你,现在不一样了,种出来送到我们手里的,个头都差不多。”

水果、雪莲果只是莲花现代农业的一部分。在尹芳的网店,卖得好的,还有莲花的茶油和蜂蜜,连炒熟了的莲花血鸭,也通过她的网店“飞”到了全国各地。

在良坊镇新田村的地头,村党支部书记王文志正在察看甜叶草的长势。这种草的叶子特别甜,是食品的天然添加剂。虽然今年受了水灾,但甜叶草还是长过了他的膝盖。不久前,他让村民试割了1.3亩地,晒干后平均亩产200公斤,按1公斤20元的收购价计算, 一亩地4000元。甜叶草一年可以种两茬,王文志一算,一亩地保守估计也有7000元收入,村里种了200亩,总收入140多万元。王文志定了心:明年可以继续在贫困户中推广种植。

在新田村的地盘上,还有一个总投资5亿元的养牛项目。第一期投资2亿元,养殖基地已经建成一部分。养殖场负责人谭江文介绍说,栏里已经养了300多头牛,等养殖场全部建成后,规模可以达到4000头。这么大的养牛场,在江西算大的了。这需要大量牧草和劳动力,种植牧草和养牛的工作,可以交给良坊镇的农民。谭江文算了一下,以种牧草为例,一亩地可以收8吨,1吨收购价350元,除去成本,一亩地收入可达2000元左右;一年养殖场可以消化3万吨牧草,农民种牧草的收入,一年能达到1000万元。

红 企

去年以来,莲花引进了一家企业,企业开头的三个字,取三位合伙人名字中的一个字组成:“红海力”。

可以说,“红海力”为莲花工业注入了一针兴奋剂,让莲花人看到了莲花工业的明天。

“红海力”的第一个字“红”,代表陈红球。他是东莞市丰光机械设备科技有限公司的老板,主做空压机。

陈红球是莲花人,在空压机行业打拼多年。去年清明节前,孟加拉国客商到东莞找陈红球要货,陈红球说他要赶回莲花扫墓。客商穷追不舍,跟着他一起来到莲花,把陈红球在坟前磕头的照片发到微信朋友圈里,让陈红球哭笑不得。他想,如果哪天客商跑到莲花来,不是来看他扫墓,而是来莲花买空压机,该多好!

这一闪而过的念头,如今正在莲花变成现实。

去年上半年,莲花县来到广东中山市举办招商引资推介会。会上来了许多萍乡籍客商,陈红球就在众多商客之中。推介会给客商们的发言时间为5分钟,轮到他讲话时,他刹不住车了。

回想起当时的情形,陈红球还是很激动。“我当时真把牛皮给吹大了。”他说,“我说真有心招商,也很简单,广东做三五亿元的企业比比皆是,你用心招三五个,每个企业做三五亿元,然后做好配套,不就够了?莲花27万人口,有一半在外面创业,招几个5亿元的企业进来,不难!”

台下萍乡市、莲花县的领导觉得有戏了,5分钟过去,大家还是听得津津有味。陈红球现场拍胸脯:“如果家乡真心想做点事,我就回莲花办厂,再拉动一下,做一个空压机产业群,在莲花形成一个产业闭环,一年产值就能达到100亿元。”

100亿元!这是莲花县梦寐以求的数字!10年前,财政收入说要到1亿元,没有底气;5年前,工业主营业务收入提出要达到100亿元,没有底气;现在陈红球说一个产业一年就可以达到100亿元,这是值得大干的事!

中山招商推介会一结束,莲花县马上转战陈红球的根据地东莞,有针对性地对接空压机企业。陈红球说到做到,帮助家乡在东莞吹起空压机行业的集结号,他自己也带头启动了“回归莲花”行动。去年底,他和另两位股东正式以“红海力”名义入驻莲花县工业园,今年2月3日,莲花县第一台本土生产的空压机从红海力空压机有限公司生产线下线,“红海力”创造的“莲花速度”,让国内空压机行业看到了莲花的决心。今年7月21日,广东省压缩机协会第二届理事会第一次(扩大)会议,把会议地点选在了莲花县。会上,近50家广东省压缩机协会第二届理事会成员企业负责人就莲花县空压机产业园的布局、产业链的培育、融资平台的构建、高端空压机的开发等争相发言,表示先行落户的空压机企业让后来者看到光明前景。现在,占地1000亩的空压机产业园正在加紧建设。“已经进来和正在签约的空压机企业已经有10多家。”陈红球说,“以这样的速度,从东莞过来的朋友,在莲花完全可以形成一个产业群,一个企业做2亿元很正常。20个企业就是40多亿元,如果再把资源整合一下,上下游还有更多的企业来。到明年就有可能实现100亿元的产值。”

莲花县商务局局长陈小明说:“莲花现在生产的空压机是螺杆式空压机,它的主机分为有油主机和无油主机,无油主机又分为无油缸式主机、无油水润滑主机,这些我们莲花都有,样样齐全。这说明,莲花对外知名度提高了,莲花的吸引力大了,现在每个星期都有企业家到莲花来。”

红 心

“现在1年相当做了以前5年的事!”莲花县财政局局长李林俊说。他给出一组数据:“2012年,全县民生支出12亿元,去年达到了21.3亿元。这21.3亿元中,地方收入只拿了6.5亿元,有14.8亿元是上面给的。”

中央和省市对莲花这么支持,莲花干部没理由不把事情做好。“莲花现在争取项目容易了,下来的项目也多了,我们的责任就更大了。”这是莲花县发改委主任刘新华的心里话。

五六年前,莲花县在湘赣周边6个县中有过一次排名:GDP增速、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财政总收入都是垫底,排名第六。这几年,莲花人普遍感觉到,莲花的路越来越好,莲花的房子越来越新,莲花人的工资水平与毗邻的湖南茶陵、攸县不相上下了。

李林俊对莲花变化感触很深,他说:“宣传‘老阿姨’,传递正能量,助推莲花经济发展,是迄今为止影响最大的一次。为社会各界支持莲花的发展,等于打开了绿色通道。”他认为,甘祖昌、龚全珍精神,是推动莲花发展的强大引擎,为干部干事创业增添了内生动力。

今年初,莲花县委书记刘乡在她的述职报告中说:“我充分利用莲花独一无二的红色资源,着力提高党员干部学习教育实效,开展了‘弘扬甘祖昌精神,学习龚全珍事迹’,寻找‘最美龚全珍式好党员好干部’系列活动,在‘党员活动日’‘先锋创绩’中亮身份、亮承诺,连续3年评选63名‘莲花君子’,使党员干部学有榜样,让红色基因在莲花开花结果。”

每天早上9时,陈红球都要召集“红海力”的管理层开会。这几天的会,他常常勉励部下:“我们要把政府的执行力运用到我们的生产和管理中去,如果能够把他们的作风植入到每个环节中,我们的钞票还数得过来?”

他的这一认识,缘于去年以来跟政府的交往。去年,莲花县为了办好东莞的招商对接会,派了一队人马打前战。县商务局副局长王艳玲之前曾在陈红球的家乡任职,跟他有过接触。她初到东莞,人生地不熟,便求助于陈红球。陈红球叫他弟弟——另一家公司的老板为她开车带路。他弟弟很不情愿,一直不搭理王艳玲。头天晚上,王艳玲忙到深夜12时才休息;次日,对接会结束,王艳玲为了让客商顺利返回,反复计算从酒店到火车站的距离。“甚至连多少步她都计算出来了。”陈红球说,“这下子把我弟弟给彻底征服了。我弟弟说,如果王局长到我们公司来上班,不赚钱才怪!”

陈红球还常跟员工讲另一件事。他有个铁杆朋友林发福,做空压机润滑油。他来莲花洽谈项目时,县里配了专业团队为他服务。有天晚上11时,商务局局长陈小明接到林发福电话,说还有几个问题需要细谈。陈小明二话不说,来到林发福的住处,深谈到凌晨2时30分才散。

“只要有项目谈,我就像打了鸡血一样。”陈小明说,“谈到天亮我也不怕。”

“当干部没有一点精神是不行的,怕担当就做不好事。”李林俊说,“这几年,莲花的名片打出去了,‘老阿姨’就在我们身边,正能量近距离传导给我们,这是我们的精神力量。”过去,民生资金有下达不及时的现象,他就带着财政局干部到全县13个敬老院走访,然后再走访贫困户,他说:“坐在办公室不一定了解实情,看了后才觉得,民生资金一定要及时足额拨付。”

现在,莲花人过去想都不敢想的高铁,不久的将来就要经过自己家门口;盼望多年的萍乡市至莲花县的高速公路,马上就要动工;甘祖昌曾梦想建设的寒山水库,已完成2.76亿元国家投资……

“莲花定会出现井喷式发展。”刘乡充满信心地说。对未来,莲花人充满了希望。

(责编:罗娜、毛思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