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象中的抒情 中国油画院院长谈具象写实绘画

2017年08月22日10:25  来源:光明日报
 
原标题:具象中的抒情 中国油画院院长谈具象写实绘画

一个满地黄金的夏天(油画)庞茂琨

白玉兰(油画)靳之林

画室系列(油画)冷军

湟源(油画)陈逸青

书房(油画)杨飞云

【艺境观象】

绘画艺术就大的特征而论,分为具象与抽象,或在此两极之间交融碰撞,延展生发出无穷的变化。就概念而论,绝对的抽象绘画是不存在的,因为绘画是绘写的图形,抽象绘画是把内涵图形化;而绝对的具象绘画也是不可能的,所有的具体图形都是通过有意味的形式显现的。

写实与写意其外在呈现虽各有不同,但是绘画的内质却是一样的,即书写的气韵与绘写的图形。有意义的是,在具象与抽象间的两极状态,加上对于“似与不似之间”的把握,中国油画才真正完成了从写实到写意再到抽象的全貌,以及在当下三者互进的学术格局。

写实不是一种流派,也不是一种风格样式,更不是创作目的,而是一种无法替代的艺术表现形式。我们知道,世间万物都是有形有象的,万物的确切形象因其特征的差异而被区分,写实绘画正是在这万物“致广大”之上显示出“尽精微”的深度。因此,写实绘画是一种能确切体验到、触摸到并能准确传达的表现方式,是具象中的抒情。具象写实绘画是以形写神、以象写真、以实写虚、以状写美、以物写情、以姿写爱、以形色笔墨传情达意的绘画,是一种表现力广阔的绘画方式。到今天,写实绘画已经发展得非常多样,如古典写实、意象写实、现实主义写实、梦幻写实、象征写实、浪漫写实、观念写实、装饰写实等。总体而论,中国写实绘画的现状基本涵盖三个方面:古典精神的当代拓展、现实主义的中国情怀和绘画语言的中西融合。

写实绘画写的是“外师造化”的真,表现的却是“中得心源”的境。这就要求艺术家必须关注现实、体悟生命、传承经典,否则艺术水平难以提升。只有全面地掌握绘画技巧,才能无障碍地进行艺术表达。写实绘画的生命力应该从真实的观察和体验中来,而不是关起门来编造虚假的概念。在今天这个图像无所不在的时代,我们要清醒地识别写实绘画的艺术美感,更要避免绘画的平庸化、图片化和纯技术化。

写实绘画是一种生命力极强的绘画形式,它承载着各个时代的现实与审美。写实绘画的魅力与强大的表现力,在600年的油画历史上通过大量的经典作品被有力地展示出来。在油画艺术发展的历史中,出现了众多经典写实作品,这些作品堪称伟大,绝不仅仅是因其画得如何的“实”,如何的“像”,也不是因其表现了重大事件、重要人物,而是因为这些作品的绘画水平与独特的表现力所达到的审美高度与思想情感的深度所致。

油画艺术发展至今,其主体几乎都是写实的。但写实是困难的,从乔托到伦勃朗,历经300余年,伦勃朗之后,尽管从写实绘画的全因素中提取部分元素发展,其总体却没有脱离绘画的本质。目前,中国人在具象写实油画上尚有努力的空间和发展的可能。放眼当代,扎根中华文化,用写实绘画这个有力的工具去表现今天的中国精神和东方神韵之大美是我们的使命与责任。

中国油画的百年成长是依托教学,通过早期全因素的写实绘画训练,从造型、色彩、空间到对现实的真切体验,对自然的深入观察,从而建立了全面系统的绘画体系,培养了我们的艺术家队伍,引导了中国油画百年的稳步发展。

写实油画作为中国现代社会文化的现实需要,经历了快速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社会文化推广作用。如今,中国写实油画又有了新的变化,艺术家的艺术自觉使油画从较为单一的写实发展为丰富的具象表现,写实绘画的边界也不断延展。写实油画的价值从过去社会需要的功能逐渐转向了本体审美的功能,承载了具有中国精神的东方审美,传达出中国人的情感。

百年来,写实油画逐渐成为中国现代生活和社会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并在当下取得了可喜的成就。在日新月异的当今社会,具象写实绘画将更多地反映人们的内在精神需求,在未来展现出更强的生命力。

(作者:杨飞云,系中国油画院院长)

(责编:邱烨、帅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