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市价下调,我们还是卖上了‘舒心粮’”

——抚州早稻收购见闻与思考

朱 平 记者 宋海峰

2017年09月03日07:16  来源:江西日报
 

今年,国家首次全面下调了稻谷最低收购价,其中早稻收购价格已连续两年下调,拉开了稻谷供给侧改革的大幕。对此,农民惜售吗?对农民增收影响如何?农民还愿意种粮吗?带着这一系列问题,近日记者深入抚州市部分县区寻找答案。

8月29日,秋阳似火。记者来到临川区嵩湖粮油管理所,刚卖完一车早稻的嵩湖镇加升村农民黄连明说:“早稻开秤时,市场早稻收购价每50公斤只有120元。国家出台的托市价每50公斤130元,比去年少了3元,说实话,我心里是有点想不通。后来,我了解到,受粮食高产量、高收购量、高库存‘三高’叠加等多重因素影响,今年早稻收购市场低迷,国家托市价托起了低粮价。一算账,每50公斤早谷比卖给市场上还是多挣了10元,心里就高兴了。”

在东乡区小璜镇粮管所,运了2.6万公斤早稻来卖的小璜镇鲁家村种粮大户鲁常满感叹:“国家连续几年启动托市收购,各地国有粮食企业库存高企,托市价再次下调是市场的必然。托市价下调,我们还是卖上了‘舒心粮’。”鲁常满算了笔账,按国家托市价,仅价差一项就增收近两万元。

立秋后天气放晴,一辆辆装满稻谷的汽车、农用车驶向各早稻收购点。看到农民踊跃卖粮的景象,抚州市农发行负责人说:“仓廪实、天下安。”为做好今年的早稻收购工作,该市行早谋划、早准备,备足了9.54亿元收购资金,不打白条,确保了早稻收购资金供应充足、及时。

走临川、去东乡、穿南城、到宜黄、过乐安,处处可看到各级农发行“钱等粮”,以及农民“粮出手,钱到手”的场面。在临川区嵩湖镇早稻收购点, 质检员拿着扦子从嵩湖镇加申村农民谢爱华装粮的蛇皮袋内随机抽取粮食进行质检,半米长的扦子斜插下去,一股稻谷便顺“流”而下,直达取样盆。不到半小时,谢爱华运来的2万多公斤早稻就入库完毕了,谢爱华高兴地拿着入库凭证来到财务室结算,结算人员通过网银将粮款直接转到谢爱华账户。

8月31日午后,烈日当空,丰收的喜悦在送谷的车辆上跳跃。拉着早稻的拖拉机或农用车,一辆接着一辆驶入乐安县城粮食储备库,山砀镇桐江村农民范其明将粮食入库检验检斤结算单递给记者看,上边详细地写着:单价(元/公斤)2.60,数量(公斤)11950,金额(元)29993。范其明高兴地对记者说:“今年,国家托市收购,我们实实在在享受到了早稻托市收购政策带来的增收实惠。”乐安县湖溪乡东堆村种粮大户杨蔷飞实话实说:“由于国家长期实施水稻最低收购价格,市场优质品种水稻总量相对缺失,农民多依赖种植有国家保护政策的品种。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对大米的品质要求也随着提高。今年国家再次下调早稻最低收购价格,有利于引导农民粮食生产结构向合理化推进。明年,我将多种优质稻,在稻谷供给侧改革中增产增收。” 

(责编:邱烨、帅筠)

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