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为桃李竞相开——记庐山市沙湖山学校优秀教师查小林

2017年09月11日08:18  来源:江西日报
 

庐山市沙湖山,地处鄱阳湖湿地中心,因每年有百万候鸟来此越冬闻名。但沙湖山优秀教师查小林却28年如一日,把自己的青春和汗水献给了这里一代代湖滨娃娃,哺育他们成长,被乡亲们亲切地称为“不飞走的候鸟”。

从青年到中年坚守28载

沙湖山是上世纪60年代围湖造田而成,深入鄱阳湖中心,仅靠一条堤坝公路与外相通,基础设施落后,生活条件艰苦。

1989年查小林从九江师专毕业,分配到了沙湖山九年制义务教育学校教书。当查小林告诉母亲分配到沙湖山教书时,母亲的眼泪顿时流了出来。

查小林来到学校,成了全校最高学历的人,也成了全校的“全能教师”。今年生物没人教他顶上,明年化学老师走了,他又补岗。28年来,他成了这里唯一一个坚守在这里的科班生,几乎教遍小学到初中每一门课程。

在沙湖山最难的不是教书,而是忍受漫漫长夜的孤寂。在经过短暂的适应后,查小林很快找到了家访这个“消磨时光”的好方法。为此,在一次回老家途中专门配备了一个手电筒,就是这么一个小小手电筒,陪伴他走遍了沙湖山15个村庄的每一个角落。刘佳敏、刘佳豪是一对双胞胎姐弟,去年从浙江转学就读六年级,父母也曾经都是查小林的学生。在一次家访中,了解到家中只有年迈的爷爷照看,查小林极力促成姐弟俩学校寄宿,并与他们同吃同住,悉心照顾,直到姐弟俩毕业。

2006年,查小林在沙湖山已呆了17个年头,也从一名教师走上了校长岗位。这一年,庐山市教育局领导考虑他“支边”多年,有意让他到靠近县城学校任职。可当他知道这一消息后,毅然找到局领导,再次坚持自己的初心,留在沙湖山。

对家庭心中常怀愧疚

沙湖山地理位置偏僻,回趟老家隔湖隔县,得要大半天时间。选择了沙湖山,便注定要愧疚家人。新婚伊始,妻子也曾因丈夫照顾不到家庭而发牢骚,生闷气,但慢慢也就习惯了。谈及妻儿,查小林满心愧疚,但更让他愧疚的是,无缘与母亲见上最后一面,这也成了他心中永远无法抹去的遗憾。2006年春季开学,学校英语教师还迟迟没来上课,查小林只得四处访寻代课教师。就在这时,查小林母亲病危消息传来,几天里家里电话一个接一个,他总是急切地说:“明天中午我就能到家”。等找好英语教师,回到家里,母亲已病逝3天了。查小林愧疚的泪水喷涌而出。

1996年,大叔去世,查小林在学生家里家访得到消息。

1999年,二叔病危,未能及时探望,只是逝世后作了最后送别。

多年后学生也拿起教鞭

2012年秋季上学前夕,沉寂了近两个月的沙湖山突然热闹起来,原来,查小林带领全校教师在迎接一位新来的“特殊老师”。当万千的父亲步履蹒跚地把万千送到学校时,顿时掌声雷动。查小林握着万千的手说:“欢迎回到沙湖山”。万千曾经是查小林的得意门生。

说到万千,查小林第一印象是他学习天赋好,但性子野,打架、逃课样样都会。在一次家访中万千父亲就吐露了心中的苦闷:打也打了,劝也劝了,就是改不了。自此,查小林把万千列入了“重点管理学生”,从周一到周五接到学校寄宿,亲自照顾,亲情教育。周末送回家也不忘嘱咐他的父母不能再打骂,对万千要多交心、多引导,从生活、学习上关心。在润物无声的教育中,万千慢慢收了性子,把更多的精力放到了学习上。一年后,万千已变成班上的尖子生。

转眼到了2007年,万千也要初中毕业了。一天,万千的父亲找到查小林说:“我希望这孩子考个老师,将来回到沙湖山。”看着眼前这位纯朴的老汉,查小林说:“这孩子禀赋不错,这样会影响他一辈子的。”可万千的父亲却斩钉截铁地说:“没有你就没有他,今天我就为他作这一回主。”2007年9月,万千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理想的学校,也就有了全校教职员工欢迎万千的一幕。(刘华芸 龚凡杰 记者 练 炼) 

(责编:邱烨、帅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