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美丽的乡村拆迁

2017年09月01日09:04  来源:江西日报
 

从前,梅杏村人家的猪圈挨着厨房,遇到下雨天,猪粪被雨水冲得四处横流,出门就得拣路行。

那年夏天,一场倾盆大雨之后,水很快漫过了村里四方古井的护堤,污水流进了古井。洪水一退,全村人开始淘井,井淘干净了,井水仍然清冽,冬暖夏凉,可人们心里的井水遭污染了,再不敢喝井中的水,慢慢的,井就废了。村里人只好砍来一根根毛竹,打穿竹节串成竹管,引来远山坳中的一股清泉。用竹管接来的泉水,一到雨天就发浑,须用缸桶装满,静置一夜,才能勉强饮用。

春、夏、秋三季,这里晚上灯光下的蚊子,用手都抓得拢,一夜到天亮,人们都在不停地用手拍打叮在身上的蚊子。

民国时期,村里出了一位穿长衫的教书先生。他告诉乡亲,村里脏,蚊子多,易得传染病。如果不养猪,这些问题就彻底解决了。可大家说,养猪虽不挣大钱,但它是个攒钱筒,穷不离猪,富不离书。教书先生又告诉人们,不养猪也可以攒钱。他锯来一节竹筒,筒上开一小口,把每天猪吃的糠、猪食、煮猪食烧的柴,通通折成钱,丢进竹筒里。到了旧历年底,便请来全村人,当众一刀劈开竹筒,铜钱散了一地,捡起来一数,竟比养两头猪挣得还多。第二年,村里人全学样,把猪圈拆了,把养猪的糠钱、煮猪食的柴钱丢进竹筒里,到了杀年猪的时候,劈开竹筒,家家过了一个富裕年。可第三年,人们并没有把养猪的钱丢进竹筒,而是平时用了。结果到了年底,家家没钱过年。人们才发觉平时手头有钱就会花,不会攒,只有养猪才是活的攒钱筒。之后,村里家家又开始建猪圈养猪。

流年似水,又过去了一百多年。到了2015年的早春二月,政府层层下达文件,强调必须彻底拆除乡村人家厨房边的猪圈,净化、美化环境。梅杏村的村委会主任余家琪赶紧组建了一个临时拆迁队,由全村十个村民小组中的党员组成。

这日,拆迁队刚走到村口,十几名中老年妇女就堵在那里。妇女们七嘴八舌大声责问余家琪,你们来干什么?拆猪圈吗?拆了猪圈以后我们怎么养猪?余家琪陪着笑脸回答,猪圈统一安排建在村口余家塅中。

“那儿喂猪太不方便,特别是下雨天。”

“多走几步路,权当锻炼身体,到时候村子里空气新鲜还没蚊子,再说,以后挑猪粪到田头、菜园不就很近了吗?还有,等把猪圈拆迁了,我们就栽树种花,美化村里环境。”

余家琪还没说完,有妇人插话,栽花就栽木槿花,能摘花炒蛋吃。余家琪接话,现在时兴栽香樟树。马上有妇人拒绝,不行,樟树是栽在庙边的,还是栽竹子,竹子可以生笋。余家琪马上插嘴,到时笋生在你床下,和你一起睡觉。众妇人听了,笑成一堆,余家琪也笑,边笑边往村里走,拆迁队员紧跟着。

村口第一户是王婶家。余家琪观察她的表情,只见王婶利索地从裤口袋里掏出一包利群烟,熟练地拆开,右手食指连续轻弹硬壳烟盒屁股,三四支过滤嘴香烟露出来了。王婶对余家琪和拆迁队员说,先抽支烟,抽烟拆猪圈避臭味。余家琪故意制造快乐气氛,并不接烟,而是指着王婶问,你会抽烟是不是?不然拆烟手法这么熟练?王婶霎时脸红了,心里在责怪自己一时高兴失态,把平时偷着私下抽烟的秘密全暴露了。妇女们看了,笑得前俯后仰。余家琪看着这快乐的场面,问拆迁队员:“我们帮王婶拆猪圈,抽支烟该不该?”拆迁队员听了,节奏合一地舒了一口气。

只用了5分钟,猪圈上的瓦就全掀了,露出的横条旧屋角也拆了,一座经历了几百年的猪圈,在梅杏村彻底消失。紧挨着王婶家的是张婆婆家。就在人们七手八脚拆王婶家猪圈的时候,张婆婆的丈夫、儿子已爬到猪圈上自己动起了手,张婆婆向大家解释道——我想留住瓦,还有用,你们拆会弄破瓦……

原本以为会起冲突的乡村猪圈拆迁行动,就这样无风无浪地完成了。前后才个把星期,全村挨着厨房的破猪圈全拆了,这让余家琪有些吃惊,可是细想想,他明白了,只要是为乡亲们办好事,只要工作做得细致,就算眼前的利益受点损害,乡亲们也会支持。

2016年阳春三月,梅杏村修缮了条石铺面、鹅卵石镶边的古老村街,街下面埋了排污水管道。村中那口荒废了一百多年的四方古井也被淘洗干净,甘冽的古井水被取样送到县防疫站化验检测,结果显示:水质的各项指标均高于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

每当太阳落山晚霞满天的时候,那些刚下班的城里人,骑着电动车、摩托车或开着小轿车,带着储水桶来这儿排着长队汲水。那些人临走还要喝上两口古井水,然后赞道,这水生喝比熟喝有味。村口一块开阔平整的草坪上栽了竹子、桂花树和木槿花,草坪中央砌了一个巨大的花圃。离花圃不远,建了一座木凉亭,顶盖茅草,那些像是栽的又像是野生的藤蔓爬满了木凉亭顶,让凉亭有了野趣,又有了绿荫。

因了这环境的改变,又衍生出一种新的生活时尚,那些大婶傍晚纷纷来这学跳家乡传统的禾杠舞,来看跳舞热闹的男女坐在木凉亭里,衣衫鞋袜整洁。又是一个月圆之夜,月亮似乎比对面的玉泉峰还大。穿了一身红舞衣的大婶,镰刀敲着禾杠,一个个扭细了腰。

村里的妇女漂亮了,村子也变年轻了。今年四月,梅杏村的“最美奶奶”还登上了国际舞台,荣获第一届中华老年体育大赛二等奖。消息传来,这个美丽的村庄沸腾了。 

(责编:吴若、帅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