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舟已过万重山——萍乡市推进城市转型速写

2017年09月25日13:51  来源:江西日报
 

过去,言及萍乡,煤是这座百年工矿城市绕不开的典型性标签。

时间回溯十年以前,萍乡的发展,长期与煤伴生,且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因为过度依赖资源,只要传统产业一“咳嗽”,萍乡经济就得“感冒”。

数据显示:到2007年,萍乡煤炭可采储量仅为1.12亿吨,全市煤矿数量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的1116家急剧减少到132家。煤炭产能由历史鼎盛时期的1600万吨下降到430万吨,钢铁产能由1000万吨下降到470万吨,水泥产量由近千万吨下降到520万吨,陶瓷占全国的市场份额由70%下降到40%,全市近10万产业工人面临失业。

随着资源优势的华光褪尽,萍乡似乎“跌入凡尘”。在“退亦忧,进亦忧”的关键当口,萍乡以城市转型为抓手,矢志杀出一条血路,通过“改革开放促转型、结构调整推转型、科技创新助转型、民生改善保转型、生态恢复立转型”,从经济、生态等多个方面同步推进城市转型发展,迈上了一条资源枯竭城市转型发展的壮丽通途。

9月15日,位于莲花县工业园内的莲花丝路科技有限公司车间生产线上,工人们正在组装与调试电子智能锁,不久这批产品将应用于共享单车。该公司总投资1.5亿元,可年生产150万台高端智能手机及160万套智能电子产品。令人惊异的是,该公司从达成意向到落地生产,历时仅3个月。前不久,莲花县还与广东19家空压机领军企业对接,将高标准建设空压机产业园,打造融空压机资金平台、交易平台、研发平台为一体的全国空压机综合成本、交易、技术汇聚的洼地,形成在国内乃至国际上颇具影响力的空压机产业集群。

作为全省国定贫困县之一,以农业立县的莲花县不甘人后,逐渐在工业上发力,大有“后来者居上”的趋势。放眼萍乡,经济转型已成为该市各县区的共识。通过改造和提升“黑(煤炭)、白(陶瓷)、灰(建材)、红(烟花爆竹)、金(冶金)”五大传统支柱产业,积极培育发展新能源、新材料、生物医药食品、先进装备制造和现代服务五大新兴产业,“两条腿”走路,迈出了萍乡经济结构调整促城市转型的铿锵步伐。

在科技创新的引领下,萍乡按照“传统产业新型化、支柱产业多元化、新型产业特色化”的发展思路,促进产业转型升级,重建现代产业新体系,三次产业结构比由转型初期2007年的9.1∶61.1∶29.8优化为当下的6.9∶55∶38.1。2016年,该市五大传统优势产业在大浪淘沙之后“老树发新芽”,实现增加值占全市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73.4%。此外,该市旅游、电子商务、现代物流和生态高效特色农业等新兴业态也喷薄而出,构架了当下萍乡经济的“四梁八柱”。目前,该市已形成18个重点产业集群和“一园区一主业、一基地一特色”的新型产业集群特色化模式,主营业务收入达200亿元以上的产业集群1个,主营业务收入达100亿元以上的产业集群7个。

不用扬鞭自奋蹄。尤为可贵的是,萍乡市自我加压,以“敢啃硬骨头”的决心深入推进“放管服”,在全国率先实行“三单两制一网一评价”,行政审批、公共资源交易等改革走在全省全国前列;通过降成本优环境,去年为企业减负约15.14亿元,此外,该市还主动融入“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建设,加快推进赣湘开放合作试验区建设,积极推动建立赣湘“共建共享”体制机制,目前,《赣湘开放合作试验区发展规划》已纳入《促进中部地区崛起“十三五”规划》,赣西合作也进入了新阶段。以改革破难题、以开放拓空间,激活了萍乡城市转型的“一池春水”,更为该市经济发展提供了强劲的内生动力。

如果说经济转型是萍乡城市转型的“压舱石”,那么,生态转型则是该市城市转型的“定盘星”。2016年,萍乡GDP能耗指标值下降到0.895吨标准煤/万元,下降率为9.18%,位列全省第一。这意味着,背负历史欠账的萍乡在节能减排上取得了阶段性胜利,实属不易。近年来,萍乡市将生态转型作为城市转型的重要抓手,以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国家园林城市、全国卫生城市为驱动力,先后跻身全国首批海绵城市建设试点城市、国家循环经济试点城市、国家新型城镇化试点城市,一座江南特色海绵城市呼之欲出。目前,该市重要水功能区水质达标率达到100%,城镇污水集中处理率达99%;城区环境空气质量均值超国家二级标准,优良天数占总天数的79.0%;森林覆盖率达到66.87%。为实现绿色转身,萍乡兼顾“里子”与“面子”,既做“盆景”又做“风景”,实现了城乡更宜居、生态更优良,一举打碎了工矿城市的刻板形象,以全新的颜值惊艳世人。

经多年探索之后,萍乡在阵痛中冲破重重艰难险阻,为全国老工业基地和资源型城市实现转型升级提供了生动“样本”。2012年,萍乡被国务院授予“资源枯竭型城市转型先进城市”,2017年又受到国务院的通报表扬。

如此嘉奖,实至名归。更预示,如今的萍乡城市转型已然是“轻舟已过万重山”。

(责编:吴若、帅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