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岗地上 矿工成光伏电工

2017年10月11日15:17  来源:江西日报
 

  10月10日,分宜县分宜镇横溪村,俯瞰废渣场上建起的光伏发电基地,十分壮观。分宜县利用当地电厂废弃灰坝,在废渣场建起占地2000余亩的“渔光互补”光伏电站。本报记者 徐 铮摄

  高坑镇党委书记刘家水:建设光伏发电站是治理矿山、修复生态最佳路径之一。

  维修工郭传忠:转岗第一天,母亲说她终于睡上了安稳觉。

  别看郭传忠只有37岁,他曾在萍乡市高坑煤矿工作了17年。

  郭传忠说:“我没读多少书,2000年,高坑煤矿招工,就瞒着家里人报名,成了机器维修工。”他的母亲听闻消息,流着泪问:“你下矿,我天天都睡不着,担惊受怕啊,你能不能不去矿上?”

  不过,郭传忠还是来到矿上工作。“原想赚点钱,娶个媳妇就离开。”郭传忠称,结果钱没存多少,而且因下井工作危险,部分乡亲也不愿意把女儿嫁给他。在矿上工作,半个月才回家一次。工作期间,睡在工棚里。视频时,儿子就问:“爸爸,天都黑了,你怎么还不回来?”

  去年,曾被誉为“江南第一大煤矿”的高坑煤矿关停,随之而来的是“种上”光伏电站。当年12月28日,光伏电站并网发电。带着对“高坑”二字的情结,他转岗到地上,成为太阳能光伏企业的维修工。

  郭传忠说:“以前,维修人员得四处敲敲打打,找哪里需要维修。现在,电脑会显示,只需根据报警所指方位去维修就可以。”在现场,发现同事未带手机,郭传忠点击鼠标,进入远程识别系统,在第七区的一个位置发现了同事的身影。

  “7.3万块太阳能电池板覆盖了560亩的原高坑煤矿区。”高坑镇党委书记刘家水指着一眼望不到边的太阳能电池板说,“因为地基沉降,每两个月要调整支架高度,这说明煤矿无法开展大型基础建设。建设光伏发电站是治理矿山、修复生态最佳路径之一。”

  据了解,昔日的高坑煤矿已由光伏电站全覆盖,年均发电量3511.90万千瓦时,年节约标准煤7375.08吨,每年可减少二氧化硫排放量为15.64吨,实现经济效益2180万元。

  本报记者 余红举

(责编:罗娜、帅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