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德镇一企业创新瓷艺:“吃”进去的是碎瓷 “吐”出来的是珠宝

【查看原图】
破碎的瓷器经过高温碎瓷再利用技术后成为珠宝。
破碎的瓷器经过高温碎瓷再利用技术后成为珠宝。
来源:人民网-江西频道  2017年10月26日20:10

人民网景德镇10月26日电(秦海峰、时雨)家里的瓷碗或者盘子碎了怎么办?只能当成垃圾扔掉,不过,景德镇一家企业却把碎碗破盘视为宝贝,因为这些垃圾经过高温碎瓷再利用技术会变成各式各样亮晶晶的陶瓷珠宝,而在这耀眼的背后,这家企业的创新团队花了10年的心血,可谓淬火炼“真金”。

在今年景德镇瓷博会上,瓷海瓷业有限公司的展柜前人头攒动,与其他展柜展出的杯碗碟不同的是,这家企业展出的全是用陶瓷制作而成的珠宝,在彩灯的照耀下,一颗颗颜色各异的珠宝发出不同颜色的光芒,相当夺人眼球,而这些珠宝有着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名字,叫“陶醉”。

这些陶瓷珠宝是如何制造出来的?制作的工艺和杯碗碟有何不同?带着好奇,本网走进这家公司采访后发现,创新的团队历经10年“磨难”终成“正果”的故事。

80后大学生成“景漂” 高温碎瓷专利“颠覆”传统工艺

2007,两位80后的大学毕业生,在景德镇求学期间感受到了中国传统手工制瓷的魅力,在创业之前,一个做技术,一个做销售,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爱钻研,经过坚持不懈的尝试终于在陶瓷技术和工艺上实现了原创性的突破——高温碎瓷再利用,真正实现高温碎瓷100%再利用,这种新型的陶瓷环保再生技术也获得了国家技术专利。景德镇作为国家资源枯竭城市之一,引以为豪的高岭土也日渐减少,更加优质的陶瓷产品也越来越少,他们的这项专利技术,成为了陶瓷领域的“杀手锏”。而研发者就是张海飞和吕智,一个内蒙古小伙和一个甘肃小伙,两年求学相识,如今已成为“景漂”。

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伴随着碎瓷循环再利用技术的问世,全国各地的产瓷地和企业不断的向两人伸出了颇为诱人的“橄榄枝”。 湖南醴陵一家大型企业寻求合作,愿意提供丰厚资金和厂房吸引他们去湖南发展,这曾一度让他们非常动心。然而资金和生产规模的限制,企业的发展一度陷入停滞状态,这让本来就不太善于商业经营的团队非常头疼。

政府官员辞职下海创办瓷海 留住人才助推绿色可持续发展

张钧是瓷海瓷业有限公司董事长,而之前,他的身份是景德镇市发改委副主任、景德镇市资源型城市转型办公室主任。“景德镇作为一座资源型城市,高岭土是越用越少,如何合理利用碎瓷,让其循环再利用是我寻找并期待了十多年的技术。”张钧说,作为当时主管此事的政府主官,自己有责任有义务解决两人的后顾之忧,留下这样的人才助推景德镇的绿色可持续发展。在决定辞去公职前,他找到了当时的上级领导提出了自己的想法,没想到当时的领导非常支持他的想法,当即就表示批准他的离职。

于是瓷海诞生了,在张钧协调下,上千万资金迅速注入了瓷海,瓷海瓷业也从当时的只有几百平米的小作坊搬进了位于景德镇陶瓷工业园区的大厂房,完成了“鸟枪换炮”的过程,这让研发团队的底气顿时足了不少。

匠人匠心,十年磨一剑 解决陶瓷行业易变形易碎难题

采访中,张钧说,陶瓷最大的的缺点就是易碎,从事陶瓷工作的人也知道,陶瓷经过高温的洗礼,易变形的问题也令人头痛。经过近十年的攻关,瓷海研发团队完美解决了传统陶瓷行业一直存在的易变形易碎的难题,制瓷工艺及配方已申请国家发明专利2项(包含碎瓷制作陶瓷珠宝)、实用新型专利5项,外观专利26项,形成行业垄断地位。

“陶醉珠宝制作过程严谨精细,整个制瓷流程达39道,然而制作出合格的陶瓷珠宝优品率只有10%左右。结合传统与科技,一颗具有珠宝级光泽的陶瓷珠宝背后却是成千上万次的失败。每一道工序都成为陶醉珠宝上升的阶梯。”张钧说,瓷海研发团队在珠宝“圆”的问题上,经过不断的尝试、打磨,终于能够把瓷珠圆度控制在3%,达到正圆标准。

作为佩戴的饰品,珠宝必须钻孔便于穿线,“根据以往制作陶瓷饰品的经验,瓷珠的孔径是比较大的,然而要达到珠宝级别,与黄金钻石等配套搭配,孔径大却成为累赘,但是孔径太小却无法烧成。”张钧说,研发团队又重新回到实验室,不断尝试更小孔径的烧成实验,一大帮人经过日夜反复实验,终于使孔径范围能够精确的控制在1毫米-1.3毫米之间,甚至还突破了单孔技术,这也成为陶醉珠宝光辉篇章里重要的一节。

自豪:高温的分子变化中 能够掌握3000多种釉色

“高温颜色釉,经过1380度高温,每一件陶瓷都是绝品、孤品,南方人称为‘活瓷’,具有极高的收藏价值。”张钧介绍,而高温单色釉的烧成相比高温颜色釉更加困难,现在传统的景德镇高温单色釉茶杯,也就只能达到数十种颜色,而且烧成率是非常低的。相比茶杯,瓷珠的烧成可想而知,“在高温的分子变化中,我们依然能够掌握3000多种釉色,并且稳定烧成,使得每一件陶瓷珠宝光泽明亮、颜色纯正、净度无杂、透明度好。”对此,张钧颇为自豪。

在研发团队的努力下,不断的突破了器形之美、孔径之细、窑火之彩,本以为已然大功告成,然而在用户体验上却又出现了问题,“佩戴起来太重了,不舒服”,“这配件太low了”等留言迅速传到了研发团队这里。

张钧说,大家开会讨论,推翻了之前的所有预案,从配方重新着手,甚至一个很小的细节,都成为整个团队的一次大挑战。苦心人、天不负,经历了无数次的探索和试验,团队终于又在配方上取得突破,比重轻盈仅在2.32-2.34之间的瓷珠应运而生,“这是什么概念?这比同等大小的珍珠轻了10%。”张钧说,这还不够,团队通过世界各地不断的追寻,找到了不错的配件提供商,黄金、钻石等结合瓷珠,在2017年4月,一件完美的陶醉陶瓷珠宝终于诞生。

“经过不断的努力、创新,从产品不断的更新迭代,才有了今天的陶醉陶瓷珠宝,我们立志让陶醉陶瓷珠宝成为代表中国的珠宝,走向全世界!”对于陶瓷珠宝的未来,张钧信心满满。

分享到:
(责编:罗娜、毛思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