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散佚的国宝今何在

2017年11月13日09:40  来源:石家庄日报
 

■宋徽宗赵佶《瑞鹤图》

清代宫廷收藏的珍稀文物蔚为大观,今天人们在故宫博物院所看到的,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清宫散佚文物究竟有哪些宝贝,如今身处何方?2008年,故宫博物院启动“清宫散佚文物调查”项目,分布在世界各个角落的清宫散佚文物首次实现大起底。

大量国宝因各种原因流失海外

相当数量的中国文物被贩卖、盗运至海外,几经辗转,如今藏于海外各大博物馆及私人藏家手中。博物馆学家杨仁恺曾统计称,流失海外的中国古代名画约两万件,其中,唐代卷轴画20余张,宋代卷轴画200余张,元代画近200张,明代画约8000张,清代画约1.2万张。

在欧洲,英国和法国都拥有丰富精美的中国文物。仅大英博物馆就藏有中国文物2.3万件,涵盖中国艺术各个类别,也跨越整个中国历史。其中,东晋顾恺之 《女史箴图》唐摹本可谓该馆的镇馆之宝。唐代李思训《青绿山水图》、韩滉 《双牛图》,宋代李公麟《华严变相图》、范宽 《携琴访友图》、苏轼《墨竹图》、马远 《山水再游图》 等都是中国艺术史上的名画。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以收藏的中国瓷器闻名,不少瓷器带有清代官窑瓷器所特有的皇帝纪年款识如“大清康熙年制”“雍正御制”等,或是堂名款识如“慎德堂”。法国收藏中国文物最为著名的,得数枫丹白露宫和吉美博物馆。1861年枫丹白露宫就建有中国馆,专门陈设中国文物,珐琅五供、缂丝等都是代表性文物。吉美博物馆里,康熙五彩尊、康熙黄地珐琅彩牡丹纹碗、雍正茶叶末尊、乾隆粉彩桃实蝙蝠图盘、乾隆粉彩霁蓝描金花卉大瓶都是中国不同时期制瓷工艺的上乘之作。该馆重要的书画收藏则包括《康熙南巡图》第二、四卷,《雍正祭先农坛图》上卷,《木兰图》一至四卷,《乾隆南巡图》第十卷等。

流失到美国的中国古代珍稀文物也很多。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波士顿美术馆、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弗利尔美术馆、纳尔逊-阿特金斯艺术博物馆等博物馆都有相关藏品。想要追寻中国古代书画尤其是晋唐宋元书画作品,如唐代韩干的《照夜白图》、五代董源的《溪岸图》,宋代郭熙的《树色平远图》、黄庭坚的《廉颇蔺相如列传》、屈鼎《夏山图》、米友仁的《云山图》、《云山烟树图》,元代倪瓒的《虞山林壑图》、赵孟頫的《双松平远图》,得到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去。唐代阎立本的《历代帝王图》、张萱《捣练图》的宋摹本,宋代徽宗赵佶的《五色鹦鹉图》、陈容的《九龙图》等珍品,则都在波士顿美术馆。想一睹五代巨然的《溪山兰若图》、元代张渥的《九歌图》、清代郎世宁为乾隆皇帝及其皇后和11位皇妃绘制的肖像,需要走进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以收藏的中国玉器与青铜器而闻名,其中镇馆之宝就是商代青铜器小臣艅犀尊。唐代“昭陵六骏”雕塑中的“飒露紫”“拳毛騧”现藏于宾夕法尼亚大学考古学与人类学博物馆。

中国的文物还大量见于日本。现存于东京国立博物馆的一只古月轩款珐琅彩梅花松树纹盘,是清代瓷器的极品,为人们熟知的“画圣”吴道子的《天王送子图》,是日本大阪市立美术馆的藏品。值得一提的是,相比欧美,日本更注重搜集中国的古籍文献。比如,目前存世仅810卷、约400册的《永乐大典》,日本收藏了110卷、59册,数量仅次于中国。

部分藏于国内博物馆、图书馆

除了上述这些散佚海外的国宝之外,1949年以来,故宫博物院曾根据国家文物局的统一安排先后将一部分宫廷藏品调拨给各地博物馆、图书馆等文物收藏单位,支持地方文化建设。各地的博物馆也通过征集的方式收藏了一些清宫散佚文物。

上海博物馆收藏的青铜器、陶瓷、书画素有江南半壁江山的美誉。其中仅来自清宫旧藏的书画作品就包括东晋王羲之勾填本的《上虞帖》、五代董源的《夏山图》、宋代郭熙的《幽谷图》、宋徽宗赵佶的《柳鸦芦雁图》、苏轼的《祭黄几道文卷》、黄庭坚的《华严疏卷》、米芾的《多景楼诗册》,元代王蒙的《清卞隐居图》、钱选的《浮玉山居图》等一大批。

总计146件(组)清宫散佚书画作品现藏于辽宁省博物馆,其中包括欧阳询行书《梦奠帖》、张旭狂草《古诗四帖》、唐人的《簪花仕女图》、宋徽宗赵佶的《瑞鹤图》等一批绝世名作。这批作品使得辽宁省博物馆成为中国收藏晋唐宋元书画数量最多的博物馆之一。

此外,南宋女画家杨婕妤的《百花图》是吉林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天津博物馆收藏着元代赵孟頫小楷书法代表作——《高上大洞玉经》;明代吴伟的《洗兵图》藏于广东省博物馆;旅顺博物馆保存着宋代苏轼《阳羡帖》手卷;在无锡博物院,能看到五代杨凝式的《韭花帖》。 

(责编:罗娜、帅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