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岁月——中国唐代壁画赏析(四)

2017年12月07日10:41  来源:美术报
 

狩猎出行图(局部一) 章怀太子墓 现藏于陕西历史博物馆 收录于《中国古代壁画·唐代》

  狩猎出行图(局部一) 章怀太子墓 现藏于陕西历史博物馆 收录于《中国古代壁画·唐代》

  千骑奔驰,腾空越野,飒沓流星。唐人善骑爱马,帝王和贵族把狩猎作为人生三大乐事之一,遂使狩猎活动成为唐代绘画的重要题材。出自陕西省乾县距乾陵东南约3公里处的章怀太子墓的《狩猎出行图》,将唐代狩猎的宏大场面记录了下来。壁画高1-2米,宽近9米,揭取时分割为4块。

  章怀太子李贤(654年-684年)是唐高宗和武则天的次子,也是诸王子中极具才华的一位。贵为皇太子的他曾经奉诏监国,却终遭生母武则天的猜忌与贬黜,在流放之地受逼自尽。在《狩猎出行图》中,这位壮志未酬的王子,在另一世界获得了自由驰骋的空间。

  画面最右侧的局部中,共绘骑马者20余人,为首者是一位身着青衣的男子,面目虽已损毁,但身着紫袍,仍然可见雍容端庄之感。坐骑白马颈披长鬃,马尾垂散。有学者观察马匹的步伐,该马一侧的前后蹄同时抬起,呈现出不同于一般马匹的走姿,在唐代文献中被称为“走马”。走马鞍背平稳,骑之无前颠后仰之苦,不易产生疲劳,是极少数身份尊贵者享用的。并由此推测,骑马者可能为李贤本人。

  其他马匹均剪鬃扎尾,前后分腿飞驰。骑手皆头戴幞头,有的还在幞头外系抹额,或身穿翻领胡服,或穿圆领袍服,有的腰间系胡禄。手持旗帜,随风飘扬。图中还出现了猎犬、鹰、鹞、猎豹、猞猁等动物形象,再现了唐代皇室狩猎出行时架鹰带犬的时尚。

(责编:罗娜、帅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