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开二度又一春

——萍乡民间资本进入生态农业的探索

2017年12月18日15:32  来源:江西日报
 

曾几何时,全国煤炭行业结束了“闭着眼睛都赚钱”的黄金十年。

“煤城”萍乡,亦不例外。与此同时,该市煤炭行业蕴藏的大量民间资本,却迫切需要一个全新的“出口”。于是,一批曾经在煤炭行业赚取了第一桶金的煤老板趁势而为,纷纷“洗脚上岸”,逐渐从地下走向地上,从黑色转向绿色,以个人的创业成果为萍乡经济转型涉水探路,为民间资本的合理利用进行了有效探索。

一捧茶香等春摘

坐落于萍乡武功山下的万龙山茶场度假村,云出半山、雾绕林海、水随涧流,景致优美。而在高山之巅,1000亩茶园绿意盎然,抬眼望去,层层叠叠,煞是壮观。这是原先萍乡煤炭行业少有的女性创业者彭建鹏引以为豪的一笔巨产。

在2006年开始转型前,彭建鹏和丈夫糜鑫泉已在萍乡煤炭销售贸易领域闯荡了20多年,打出了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不过,在此一年前彭建鹏便隐约地意识到,煤炭行业将步入“黄昏”。从那时候起,她决定见好就收,并留意寻找可持续发展的产业。这年,恰逢万龙山茶场改制,经人穿针引线,她于次年3月斥资100万元,全盘接下了这个茶场,便由煤老板变身为茶老板,开启了绿色产业的新征程。

不过,相比于当煤老板时日进斗金的“豪气”,彭建鹏这个茶场老板当得颇为艰辛。在2007年修通茶场的盘山公路前,她扎扎实实地走了一年的山路,吃了不少苦头。在她看来,以前做煤生意往来直接,比较轻松;现在经营茶产业则方方面面都要谋划,更费心力。“做农业真的需要一颗执著的心”,尽管如此,彭建鹏仍然觉得把全部身家投入茶场非常值得。她颇有感触地表示,当初的这个决定虽然有点误打误撞,但现在看来生态农业是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方向,必定大有可为,自己还是要做些实事。2012年,她把最后一家洗煤厂卖掉,决定背水一战,在高端茶叶市场开创另一番天地。为此,她已经投入5000多万元,把一家“养在深闺无人识”的茶场打造为颇具特色的体验式茶文化基地。目前,茶场年产茶叶6000公斤,年销售收入达700多万元,其旗下的“万龙松针”高端茶还入选中国名优名茶名录。

借力武功山全域旅游的东风,眼下,彭建鹏正在下一盘大棋:今年下半年,她精心运作的茶博园项目已经开工建设,总投资达1.63亿元。这个项目集茶叶生产加工示范区、茶文化博览区、茶文化旅游休闲度假区为一体,被彭建鹏视为自己事业的第二春!“既然头发都打湿了,就要坚持接着洗!”她如是形容自己的转型。

一抹花香候春来

深冬时节,湘东区腊市镇明塘村的锦旺生态园内,大棚高耸,温室内500多种各色热带花卉苗木郁郁葱葱,一个个花骨朵儿傲立枝头,静候花期。

许多人想不到,这样一个精致的“花花世界”,却是几个旁人眼中的“大老粗”煤老板“搞”起来的。

上世纪80年代,湘东境内小煤窑林立,糜军与兄弟糜辉斌、发小罗志萍等人,靠着煤炭发家致富,着实风光了一阵子。随着当地煤炭资源的日益枯竭,在政策性关井压产的挤压下,糜军几人开始筹划新的出路,并从2008年尝试转型,先后从事过生猪养殖、油茶种植和茶花培植等行当。

自2015年起,糜军等6人,在明塘村租用土地430亩,至今投入4000多万元,义无反顾朝着生态农业进军。作为一次全新的创业,他们都是“摸着石头过河”,且要面临生产投入大、回报周期长、管理流程严、技术要求高等一系列新问题。糜军硬气地告诉合伙人:“不懂,就当个小学生,一件件学!”为此,他们专程跑到浙江、上海等地的大型种植基地取经,并对湘东的气候、土壤条件做了详细比较分析,最终确定了生态园引种的水果和花卉。

11月24日,记者实地踏访锦旺生态园,但见园内无公害蔬菜采摘区、花卉观赏区、休闲垂钓区各个功能区划分齐整,火龙果、樱桃、核桃等水果苗木长势喜人,火龙果电商销售火爆。据介绍,园区采用滴灌等节能技术,施的是有机肥,整个生态系统呈现出循环经济的架构,相继被评为省级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省级休闲农业示范点。这预示着,锦旺的转型初战告捷。

尤为可喜的是,随着锦旺农业生态园的扩张,让当地一度撂荒的土地“热”起来。糜军说,党的十九大再次给农业确定了好政策,今后土地流转起来更容易了。他告诉记者,每年付给农民的土地流转费就有20多万元,现在生态园有130多人长年在基地务工,一些贫困户还能在家门口就业。

一碗米香待春播

江西吉内得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蒋鹏程是转型的萍乡煤老板中被公认为颇具情怀的人。当下,他把正在消失的传统耕作程序像仪式一样重新拾起来,用“匠心”生产每一粒稻米。按照他的严苛要求,该公司出品的有机大米,从浸种、播种、插秧、收割,无一不是纯手工。这种回归质朴的本真,是“吉内得”的显著标签。

从煤田到稻田,印证了蒋鹏程的转型心路与奋斗历程。蒋鹏程坦言,在煤炭市场井喷时期的2007年,他一天赚几十万元不在话下。但在成功背后,他预感到了盛极而衰的可能,并于2010年贱卖了手头上的3家煤矿,全身而退。尽管账面上有“用不完的钱”,但蒋鹏程并不想坐吃山空,而是多方寻找投资项目再干一番事业。

一次饭局改变了蒋鹏程的际遇。在海南度假时,他偶遇了杂交水稻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颜龙安,从其口中了解到了国家粮食安全、水稻种植等诸多知识,这让他茅塞顿开。他由此决定涉足常规水稻种植,恢复传统耕作方式,以高端有机大米开启转型之门。2010年,蒋鹏程与人合股流转了400亩地试产,第二年便扩充到了3800亩,第三年又增至5000亩。为了打开市场,他们不得不投入大量广告进行品牌推广,而由于常规稻产量极低,公司基本入不敷出,其他股东见状纷纷解约。但蒋鹏程不为所动,仍然咬紧牙关坚守阵地,到今年刚刚实现收支平衡。

蒋鹏程认为,如今,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日益凸显,而在吃的方面,就体现在吃得好、吃得安全上。这就是他以“老种子”为媒,做品质、谋未来的初衷。如今,蒋鹏程与莲花县甘祖昌干部学院对接,开辟了农事体验、精品民宿等新兴业态,将有机种养、精准扶贫、乡村旅游三者融合,使公司经营更具活力。去年,江西吉内得实业有限公司生产的有机大米在中国第十七届绿色食品博览会上被评为金奖,公司种植基地被授予全国青少年儿童食品安全科技创新实验示范基地。至今,该公司已流转土地1万亩,带动240余户贫困家庭脱贫致富,农民务工收入月均可达2700多元。今年7月,公司又被评为全国扶贫就业基地。“我所做的事,利国利民!单凭这一点,我要竖起大拇指,为自己点个赞!”蒋鹏程回顾自身创业经历十分欣喜。

●记者手记

诚然,萍乡煤老板的转型,与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不谋而合。

近几年来,萍乡农业正日益成为吸附当地民间资本的“磁性”产业和投资“高地”。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该市涌入到农业的民间资本近20亿元,极大拓宽了产业化经营领域,提升了产业化经营水平。他们的转型,跟上了时代的节拍,把准了政策的精髓,为萍乡经济转型提供了有力实证,更为当地民间资本 “转什么,怎么转”作出了生动示范,并在转型路径中彰显了创业者不盲目、不盲从的可贵品质。

民间资本的进入,已化为萍乡农业产业化发展的自觉行为,有效破解了政府投入不足的难题,初步形成了工商业反哺农业的格局,使农业产业化能一次性、短期内形成规模效应,并集聚起技术、管理、市场等优势,为现代农业的发展配置最优良的资源。萍乡这座百年“煤城”正在生态农业的百花园内绽放自己的第二春。(记者 杨惠珍 黎 军 刘启红)

(责编:罗娜、帅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