粮农老凌:让老乡种田有奔头(先锋足印)

记者 孙 超

2017年12月26日07:36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老凌(中)在田间分析来年的虫情。宁 江摄

“3个多小时的十九大报告,我在现场感觉时间过得真快。总书记对农业、农村、农民提得那么多,政策那么好,亮点一个接着一个。”党的十九大代表、全国种粮大户凌继河回忆起两个月前的难忘经历,仍然十分激动。

党的十九大精神给凌继河的事业带来的变化立竿见影。凌继河说,原先他创立的绿能公司和农民签订土地流转的协议,最多只能签到2027年底。而农业基础设施投入周期长,见效慢,10年可能还不够用。“报告明确提出保持土地承包关系稳定并长久不变,第二轮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长30年。农村土地承包法修正案(草案)也已经在审议之中,很快我们就可以和农户签订20年期的长期合同!”

“60后”农民刘高美过去是个小规模的种粮大户,几兄弟的30多亩地,每年把他累得够呛不说,收入还不高。加入绿能公司成为生产队队长后,他管理的农田增加了几十倍。去年,他开着各式农机种了1100亩的双季稻。公司一个月给他发5000元工资,年底还拿了30万元的超产奖励。种田一年赚30多万元,累计拿奖金100多万元,刘高美已经是江西安义县有名的富裕农民,他说:“过去没人愿意种田,又苦又累又穷。现在很多人都愿意跟着老凌干,我们只需要把田种好,其他事情都不用操心。”

在绿能公司的安义县基地,有16个这样的粮食生产队,种植着通过土地流转而来的20070亩稻田。员工除了每个月都像公司白领一样有固定工资外,亩产超过公司设定的最低标准,还有超产奖励。曾经在外打工的孙龙星前两年也回乡加入了凌继河的团队,今年他所在的第四生产队种植了1600亩双季稻,预计队里人均年收入也能超过10万元。“老凌定的标准很低,一季产量七八百斤,我们管理得好的话,可以轻松突破千斤。”孙龙星说。近6年来,凌继河已经给员工发放了1219万元的年终超产奖,平均每一对种粮夫妻一年能拿14.7万元。

很多人也疑惑:同样种粮,为什么有人亏本,而在老凌这里却能致富?不会是吃政策和补贴的饭吧?凌继河说,通过规模经营,公司的议价能力变高,农资价格大幅下降,每台农业机械的利用率大幅提高;通过科学田间管理,又使得农药化肥的使用量降低了。因此公司管理的稻田每亩成本能降低100—200元。今年良种优质稻的价格猛涨,每斤稻谷的销售价格也比国家收购价格高出1毛5分钱。一增一减,效益凸显。去年,绿能公司实现销售收入超过1亿元,净利润600多万元,每亩稻田折合纯利润320元。如今,凌继河的“绿能模式”已经走出了南昌的市郊,走向了更多的贫困县。在江西乐安县,绿能生态农业科技产业园已经安家落户,老凌计划在这里投资1亿多元,流转土地2万亩。

这些日子,老凌又有了一个新的荣誉。中央文明办2017年11月“中国好人榜”发布,凌继河光荣上榜。在公司员工和村民们眼里,老凌获奖,实至名归。公司总经理宁江说,老凌从建材行业转行到农业的前3年,因为缺少经验,亏损好几百万。但是他从来不欠老乡一分钱,不欠员工一分钱。很多村民看到老凌亏了钱,主动提出降低奖励标准,但凌继河依然兑现了诺言。

公司获得了利润,凌继河和他的合伙人们也没有选择早早地分红。“老乡永远是第一位的,一定要帮村集体把经济搞上去,一定要帮贫困户增加收入。这是为了公司的长远发展,也是我作为党代表和安义老乡对自己的要求。”凌继河说。绿能公司已经决定,在明年春节的时候,把公司一半的利润分给村集体。村里流转到公司的土地,每亩可以分利160元。其中有80元还将直接分到贫困户,其余作为村集体发展的资金。

“我在安义县的农村长大,15岁就出去干活,背井离乡30年。我当时就想,什么时候能让田野有奔头,让老乡更体面。现在中央的政策好,这个梦想离我越来越近了。”凌继河说。

《 人民日报 》( 2017年12月26日 17 版)

(责编:邱烨、帅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