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山道教宫观建筑遗址发掘取得我国宗教考古重大突破

专家惊叹大上清宫堪比半个故宫

2018年01月22日07:00  来源:江西日报
 

1月21日,大上清宫遗址考古成果展中的古代大上清宫模型

1月21日,龙虎山烟雨迷蒙,朦胧的雾气如面纱一般笼罩在大上清宫遗址的考古发掘现场。经过近4年的考古发掘,如今,伴随着专家们的惊叹,这神秘面纱终于被揭开。结合考古调查、勘探结果,对照历史文献记载,专家们认为,大上清宫遗址是我国迄今为止发掘的规模最大、等级最高、揭露地层关系最清晰、出土遗迹最丰富的具有皇家宫观特征的道教宫观建筑遗址。

此次考古发掘,是我国宗教考古的一次重大突破。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王巍表示,大上清宫遗址的考古发掘,对研究道教历史、古代建筑史、中国古代宫室制度具有重大意义。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员信立祥说:“该遗址发掘是我国首次大规模道教考古发掘,有助于推动我国道文化研究体系化、成果化,也为中国传统文化研究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

规模最大

根据考古勘探初步推断,大上清宫遗址占地面积30余万平方米,目前已探明18万平方米,并确定了部分围墙基础。大上清宫在全国道教宫观建筑中规模是首屈一指的,相当于北京故宫的一半。清娄近垣版《龙虎山志》记载,清康熙二十六年(1687年),康熙亲手御书匾额“大上清宫”,而国内其他地方均称为上清宫,可见大上清宫规模为全国之最。

历时四年的考古发掘,揭露出大上清宫区域的规模建制与文献记载完全吻合,特别与清代画家关槐所绘《龙虎山鸟瞰图》也能一一对应。

2017年,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又围绕大上清宫遗址展开了周边遗迹调查,调查范围20平方公里内有相关遗存二十多处。

等级最高

黄琉璃瓦、龙纹瓦当、屋脊蹲兽……这些充满皇家气息的出土文物,无不昭示着大上清宫有别于一般道教宫观的高贵等级。专家介绍,大上清宫是参照北方官式建筑建造的具有皇家等级的道教宫观建筑,因此其在中国道教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在道教建筑史以及道教发展史中都具有重要价值。

大上清宫出土了很多大体量的石柱础,如三清阁存留的柱础底座长86厘米,露明部分直径64厘米,只有皇家建筑才会用如此巨大的建筑石材。不仅如此,遗址出土了包括黄琉璃在内的很多琉璃构件和大量龙纹纹饰的建筑材料,这为大上清宫披上了高等级的色彩。

就建筑规制而言,大上清宫的主体宫殿都由南向北,沿中轴线分布于工字连座台基上,这种建筑形制是参照北京故宫乾清宫、坤宁宫的样式建造。另外,专家们在现场发掘了御碑亭,这是为供奉雍正亲手撰写的碑文而建。御碑亭的出现,表明大上清宫在清雍正年间进行了最高等级的皇家工程的修建。

反映时代序列最清晰

考古反映出大上清宫由肇始到发展、兴废的过程,揭露出各个时期的历史演变脉络,印证了文献对大上清宫记载的北宋徽宗崇宁四年(1105年)迁址的史实。

大上清宫遗址经过2014年至2017年的考古发掘,宋、元、明、清的地层全部揭露出来,地层叠压关系非常明晰,清理出宋、元、明、清各时期遗迹、遗物,基本将遗址内主体建筑空间关系梳理清楚。专家们从遗址的地层堆积以及遗迹的分布情况,再结合文献资料,认为大上清宫遗址自宋代以来,核心建筑由东向西推移,再以西为中心向周边扩散,形成了连续的发展脉络和规模不断壮大的过程。

出土遗迹最丰富

从目前发掘的5000平方米范围来看,大上清宫发现遗迹点包括龙虎门、明代碑亭、御碑亭、玉皇殿、后土殿、三清阁、三官殿、五岳殿、天皇殿、文昌殿及厢房等,共发现遗迹点包括阁1处、殿6处、门1处、院落2处、碑亭2处、厢房22间、不同类型排水沟2条、取水槽2条等,还有各类早期遗迹正在发掘当中。

在目前道教遗址中,如此丰富的遗存现象几乎没有。为此,清华大学国家遗产中心主任、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副理事长吕舟认为,大上清宫遗址的考古工作为研究道教历史的发展及道教建筑、宫观平面演化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考古工作对遗存的完好保护,为未来遗址的展示或建设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创造了条件。(记者 祝学庆 郁鑫鹏 钟海华) 

(责编:邱烨、帅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