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又绿矸石山

2018年02月02日11:24  来源:江西日报
 

不久前,芦溪县南坑镇双凤村的黑山羊养殖户温圣坚把仅剩的50只羊一股脑全卖了。说起缘由,老温有些无奈:“不知道山上来了什么野东西,吃了我30只羊!”有瞧见过这个“野东西”的村民告诉他,可能是“山猫”,还有可能是游走四方的“山豹”,因为他们看到“野东西”身上长有铜钱斑!

温圣坚的羊通常散养在双凤村的天子山废弃矿区。这里山高林密,茅草丰茂,是一个天然牧场。1月23日上午,记者行走在矿区,抬眼望去,天子山山顶云雾缭绕,山色空蒙。山间林木繁盛,鸟声婉转。而山脚下残存的煤矸石上,一棵棵手臂粗细的香樟树顽强生长,在寒冬里迎风摇曳。见证了这个矿区因煤炭开采由盛而衰,通过生态修复又由“衰”而“盛”的老温颇为感慨:“以前这里漫山遍野都是煤矸石,像秃子一样,人走上去都崴脚呀。近年来环境慢慢变好,我们就养起羊来了。”环境好了,山里的鸟兽也多了起来,一些多年绝迹的“野东西”重新现身。“我虽然有损失,但生态总归是恢复了。”丢了羊的老温大度地说。

天子山蕴藏丰富的煤炭资源。由于煤层较浅,双凤村的村民用锄头刨开表土,立马就可以做个“煤老板”。在上世纪90年代煤炭开采高峰期,山窝窝里挤满了二三十家小煤窑,给天子山带来了巨大的生态灾难:山体千疮百孔,植被严重破坏,地下水位下降,矸石堆积成山,一下暴雨便引发泥石流,山下70多亩耕地常年颗粒无收。而这股黑水最终汇入当地干流南坑河,致使水体污浊不堪。

从2011年起,芦溪县开始对天子山矿区进行综合治理,消除地质灾害隐患、改善生态环境,治理总面积达140余公顷,做到了“不欠新账的前提下,逐步还清了老账”。与此同时,该县还注销了14家煤矿的采矿许可证,在天子山矿区内依法关闭5家煤矿,并根据矿山环境保证金存储有关要求,督促矿区内煤矿企业缴存了160余万元生态恢复治理保证金,用于关闭采矿后的生态恢复治理。

在天子山的背坡,是南坑镇山田村。往年靠着煤炭资源,这个村一度兴起了300家小煤窑,村集体经济着实“红火”了好长一阵子。不过,富了口袋的代价是,山田村的生态环境恶化了,重要灌溉水源幸福水库惨遭灭顶之灾,致使良田变荒田,老百姓怨声载道。2013年3月,该村引进山荣林场,投资近800万元在煤矸石山上栽种南方泡桐,使濯濯童山变成了茫茫林海。每到春天,连绵4000亩的泡桐繁花似锦,蔚为壮观。村党支部书记刘中文告诉记者,村里早些年完全退出了煤炭产业,将在乡村旅游上做好转型文章。目前几位村民把土地流转起来,准备栽种牡丹和玫瑰,与泡桐花海连接成片,打造新景点。经过数年矿山整治,幸福水库的水逐渐变清了,粮食亩产从前些年的不足250公斤,提高到现在的500公斤。“现在看来,‘绿色饭’更比‘黑色饭’吃得香、吃得安心!”他兴致勃勃地说。

石头缝里植绿,矿渣堆中种树。正是通过实施这种“绿色疗伤”,在萍乡,许多像天子山一样一度满目疮痍的矿山悄然重披绿裳。记者了解到,该市矿山治理项目完成后,将恢复林地耕地10650亩,每年可创造经济效益2100万元。(刘启红)

(责编:崔晶喆、帅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