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我们收获满满

年终岁末,对生活在中国的外国人来说,盘点过去一年少不了中国元素。他们的收获与中国正在发生的故事紧密相连。从他们的满满收获里,我们看到了中国的变化、发展和机遇

2018年02月21日08:2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找到我的中国梦

柳素英(美国)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这句话最能代表我的2017年。

我是一个属猴的美国妞,在中国“混”了16年,有些读者可能对我的名字有点熟,但是没听到我的声音,可能认不出我是电台节目《老外看点》里的“小柳”。我的身份还有很多,我是演员、主持人、记者、广告模特、瑜伽老师、编剧、导演,创作过关于北京的话剧,能字正腔圆地表演中国戏曲。虽然我是受西方文化熏陶成长起来的,但我狂热迷恋中国文化,对中国文化的认知甚至强过很多中国人。

2016年,我从北京搬到了上海。离开亲爱的北京非常不容易,我和小胡同里的邻居已经像亲人一样熟悉,也有了很多关系亲密的朋友。离开了充满历史文化氛围的古都,我从一个很暖和的小平房搬进了29层的高楼,周围圆腔的儿化音普通话变成了清脆的上海话,饺子馆都变成了馄饨馆。

在北京时,我创办了一个叫“我要给力”的社会企业。到上海后,我发现社会企业的市场还不够成熟,“我要给力”失败了。这让我非常难过,也怕“丢脸”。这是我第一次公开说出这次失败。事实上,大部分创业者都失败了,最勇敢的不是创业一次,而是失败后再创业。但我觉得我还不够勇敢。

2017年春节刚过,有个朋友邀请我参加一个慈善机构组织的穿越沙漠活动。我们在阿拉善沙漠一共走了50多公里。那里的风景像科幻电影里的外星球,大部分时间看到的是大沙丘和炙热的太阳,偶尔能碰到骆驼。白天热得不得了,但晚上只有零下10摄氏度。早晨醒来时我的鼻子上竟然有冰花!好几次我累得不想继续走了,都是友情帮我坚持了下来。这跟生活一样,你不走也没办法停下来。可是我人生的旅途还没有结束。我到底要做什么?继续拍戏吗?再创业吗?还是继续教瑜伽?我觉得都不太靠谱。我到底要做什么?

一个电视台的朋友叫我去江西黎川县录一档旅游节目。我从没听说过黎川县,而且报酬很低,但我很喜欢江西——那边的红土让我想起家乡北卡罗来纳州的红土,所以我答应了。在那边的第一天下着雨,冰冷冰冷的,在旅游景点“老街”录节目时,我又累又冷,哆嗦得没法拍镜头!旅游局的一个小伙伴帮我买了暖宝宝,还带我去喝咖啡。在咖啡馆里,我发现老板曾在北京798艺术区给我做过咖啡!

突发奇想,我与这里有缘。我的下一步应该从这里开始。

但到底做什么呢?我考虑过开家小客栈,因为黎川不光有可爱的咖啡店,而且有很多历史文化景点,比如船屋、宋明两朝的古迹,自然环境优美,空气干净,老百姓热情纯朴,还有宁静的寺庙,非常适合冥想。对了,这里还与两个文学界名人有缘,张恨水和汤显祖。在这么有吸引力的地方,开个客栈应该挺容易吧?并不是!

后来,我又跑回黎川三四次,思考到底能做什么。黎川是江西的“第二瓷都”。一次我带着妈妈在那里一个很古老的寺庙喝茶,妈妈非常喜欢那里的茶具。北卡罗来纳也算是美国的“瓷都”,这让我意识到美国不光缺少这种茶具,而且缺乏茶文化。茶文化不仅是喝茶,它是一整套过程,是一种冥想,是一种养生。美国的老百姓现在不懂茶叶和茶文化,我可以介绍给他们。

所以,我又创业了,准备开发自己的品牌,推广茶文化,包括黎川的茶具,以及中国各地的茶叶与花茶。我超级爱喝茶,也终于找到了我的中国梦——把中国的好东西介绍到美国!

行走在美丽中国

苏 莉(俄罗斯)

从小我就梦想着去远方,这个远方就是中国。上大学时,我选择中文作为我的第二外语。后来我两次到中国学习中文,并从事了多份工作。现在我在中国传媒大学就读国际新闻硕士专业,并且继续在中国的媒体实习。

对我来说,2017年是收获特别多的一年,因为我去了不少地方。

最难忘的是8月份在青海的采风活动。我在青海待了16天,经历了很多“第一次”:第一次到中国西部,第一次到海拔4800米高的地方,第一次体验高原反应,第一次接触藏文化。一场旅行能改变人生,去青海的旅行改变了我对中国西部的看法。我从没想过中国的西部那么美,而比风景更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当地的发展。西宁与中国其他大城市的区别不是很大,到处是高楼和购物中心,一些外国人也选择在西宁生活。一位来自乌拉圭的加拿大籍女士在西宁生活了10多年,她的丈夫和孩子也都在西宁。她说她对自己的生活很满意。我还发现在西宁和玉树买东西时基本不用现金,大部分商店都能接受移动支付,这让我特别吃惊。

我们参观了玉树地震纪念馆,看纪念馆里的照片就能感受到人们在2010年地震中经受的磨难。7年过去,玉树重建了,城市又活了起来,人们又可以像以前一样生活了。

还有一家刚成立不久的敬老院。房间和设备等全是新的。老人们的居住条件很好,从他们的笑容就能看得出他们对生活很满意。我和他们聊天,然后一起在广场上跳舞。离开敬老院时,我心里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永远也忘不了那些老年人的热情和笑容。

9月,我和实习所在媒体的同事一起去了甘肃敦煌,报道人民日报社主办的2017“一带一路”媒体合作论坛。在论坛现场,我见到了不少同行。我的任务是采访俄罗斯、白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媒体代表。我发现,他们对中国充满兴趣,认为最近这些年中国在政治、经济、科技上都取得了不少成就,更加自信和开放。中国发展的很多经验都值得他们国家学习。

现在国际社会对“一带一路”倡议很感兴趣。我也特别赞同。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优势,各国应该合作,给人民创造新的岗位,修建新的交通基础设施。

11月,我又参加了去贵州的采风活动,走访了遵义、花茂村和苟坝村。当年,中国红军的长征队伍经过贵州,并召开了一系列会议,这些会议影响了中国共产党和整个中国的命运,对中国人民有重要意义。

花茂村现在是一个颇受欢迎的旅游景点,也是中国脱贫的代表。为了美化乡村面貌,政府清理了街道,扫除了垃圾,翻修了房屋。为了吸引游客,政府还帮助村民加工和推销有地方特色的手工艺品,比如陶器。习近平总书记2015年到花茂村考察后,这里的游客更多了。在去年10月举行的中共十九大上,来自花茂村的代表谈起这几年村子的巨大改变,村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以及当地旅游业的发展。

花茂和苟坝的民居非常舒适。村民们有了这么好的生活条件,也非常注重保持环境的整洁。当时秋高气爽的天气和美丽的自然风光,让这幅中国乡村图景更增一分优美。

在贵州,我还看到了新闻里有名的FAST——世界最大的单口径射电望远镜,让我非常难忘。

2017年走过这么多美丽的地方,让我多了一项爱好,就是摄影。我拍了不少照片,其中一些照片还发表在了中国的媒体上。

2018年,我将继续我的学业,希望能够顺利完成毕业论文;我还会继续在媒体实习,在我看来,如果只在课堂上学习,没有经历实践,学到的知识永远不够。我也希望能继续在中国采风、参观。对新的一年,我特别期待!

于细微处感知品质中国

桑 德(丹麦)

我来自丹麦,在中国已经生活和工作了4年。其实在上世纪90年代,我就随父母和兄弟姐妹在北京生活过。我的父母在1996年至1999年常驻北京,他们是最早一批常驻北京的丹麦人。近20年后,我又回到中国,但感觉完全不同了。

中国的发展成就显而易见,这重新塑造了中国,也大大提升了人们的生活水平。城市里的摩天大楼,以及那里忙碌而有序的工作让你对这一切充满敬畏。这些高大的建筑群以及里面的众多工作机会在10多年前是没有的。中国的变化令人瞩目。

作为丹麦诺维信公司在中国的一名市场经理,我时常去拜访一些中国家庭,了解他们在日常家居护理,比如洗碗盘、洗衣服、卫生清洁、饮食等方面的习惯。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中国在文化层面和行为上也发生了很多变化,虽然这些变化相比于高大的楼群显得有些微小,但也同样吸引着我。

我最近拜访一个中国家庭时,注意到一个细节,和我小时候在中国看到的场景截然不同。清洁工作不再仅仅由女性完成,而是一家人合力完成。丈夫负责一些家务,妻子负责另外一些,孩子也参与其中。丈夫和妻子会一起做饭。在我看来,这种变化的部分原因是越来越多的女性有了全职工作。20年来,女性的就业比例越来越高。这在我们公司也有所体现,我的团队里就有好几位出色能干的女同事。

除此之外,我还观察到,中国家庭的设计和装修风格越来越现代。20年前,我看到的更多的是一些小物品,现在很多中国家庭更简洁、明亮,摆放的物品量少而质优。比如,20年前乘飞机时,乘客会收到一些飞机模型之类的小物件,很多人会把它们摆在家里。现在没有什么人这样做了,飞机已成为很多人出行的常规交通工具。

中国人在饮食习惯、家居设计以及对家庭的理解等方面都发生了精细而深刻的变化。这些改变在西方国家可能需要数十年才能实现,而中国人体现出了更强的适应性,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实现了转变。我认为这是中国人以及中国文化的一个重要优势。

中国的变化无处不在,看一下路边无数的共享单车就能感受到变化的强劲脉搏。与生活在这座城市中的很多人一样,共享单车也成为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我每天从家到地铁站都是骑共享单车。我有自己的自行车,但共享单车更方便,可以随时换乘其它交通工具。

中国的移动支付也是非常有远见的发明,支付功能和社交功能实现了无缝对接,在这一点上西方国家明显滞后。

虽然是外国人,但我也感受到了中国政府在推动中国向高质量增长转型方面所作出的努力,中国正在着力解决环境问题,以及不同地区间的发展不平衡问题。

我所在的公司从事的是生物创新,2017年,我的部分工作重点是帮助中国消费者找到成分温和且洗净效果卓越的洗衣产品。我们发现清洗衣服不仅仅是去除污渍,消费者也很在意洁净的衣服能让他们释放出的情感——自信、美丽、快乐等。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和民众生活水平的提高,天然、安全、环境友好的产品将更受青睐,人们对更好产品的追求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将为我们公司的发展提供更多机会。

2017年在工作之余,我去了西藏,看到了珠穆朗玛峰,也进行了若干次长途骑行。在浙江桐庐,我和几个朋友住在一个古朴精致的酒店里,每天白天出去骑行100多公里。这次经历让我领略了中国乡村的曼妙美景。

我之前在上海住的是一套颇具西方风格的公寓,现在我搬进了一幢巷屋,那里有很好的街坊,我经常去水果店买桔子、甘蔗,水果店的店主都认识我了。

中国的传统节日春节到来了,我也期待2018年在中国会有更多收获。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这让2018年更具特殊意义。

《 人民日报 》( 2018年02月21日 05 版)

(责编:邱烨、毛思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