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司机余向阳的84本手账(2018春运一线)

记者 魏本貌

2018年02月23日08:12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中国铁路南昌局集团公司鹰潭机务段火车司机余向阳,从1993年至今,25年记下84本手账,生动记录着春运的“变与不变”。

“机车是前进型6589号蒸汽机车,车次是1532次,从景德镇站开往绩溪站,需要运行8个小时。”记录着第一趟出乘任务的司机手账已经泛黄。

余向阳介绍,开蒸汽机车特别辛苦,一趟下来要铲掉10多吨煤,冬天衣服都会被汗浸湿。不仅自己被熏得灰头土脸,煤灰飘到后面车厢里,乘客也跟着受罪。下班后司机除了牙齿是白的,全身上下都是乌黑一片。2000年,余向阳开上内燃机车,由原来的三人值乘变为两人值乘,时速从60公里提高到90公里,司机室不再“烟熏火燎”。2010年,余向阳开起了电力机车,冬暖夏凉,上班可以穿西装、打领带。

从蒸汽机车到内燃机车再到电力机车,“操纵虽然变简单了,但对知识的要求更高了。”余向阳说,过去铁路区段信号是站与站之间,前面的火车走了,后面的火车才能出发;现在信号全由电脑控制,驾驶机车更多是查看监控仪表。

余向阳的司机手账,折射出旅客出行的变迁。“旅客多,人员杂,登车乱,到处都是挑着扁担、肩扛背包追车奔跑的旅客,切记待人员全部上车后再发车。”1994年春运,余向阳清晰记得站台、车厢、候车室熙熙攘攘的人群,偶尔还能在站台看到旅客遗落的行李、衣帽等。1996年春运是“旅客驮着蛇皮袋,衣衫褴褛,黑压压一大片”,2015年已经变成了“旅客都带着手提箱,西装革履,都赚到了钱回家过年。”

打开余向阳的司机手账,“安全”二字随处可见。在余向阳眼里,无论机车怎么变,安全规范行车永远不能变。

“今年是我最后一个春运。”余向阳说,退休后要把对妻儿的亏欠补回来,多陪陪他们,做一名好丈夫、好父亲。

《 人民日报 》( 2018年02月23日 08 版)

(责编:帅筠、邱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