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跑线》获赞 中国家庭教育痛点被印度电影戳中

2018年04月07日09:00  来源:华商报
 

  4月8日,西安家长们将迎来翘首以盼的“教育问政”。孩子的教育问题一直让很多中国家长焦虑难安。近日,中国孩子上学难的痛点,被正在上映的一部印度电影《起跑线》给狠狠戳中了。虽然是印度家庭的故事,但好多细节简直是中国家庭的现实写照。买学区房 万里长征迈出第一步

  《起跑线》讲述白手起家的土豪拉吉与陷入择校焦虑中的妻子米塔,千方百计把将要上幼儿园的孩子皮娅送进名校的故事。他们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印度排名第一的学校只收住在附近的学生,为此女主角逼着男主在学校附近买了一套房子,从自小生活的老城区搬了出来。

  ■中国家长同感:高价买学区房,上完学就卖

  学区房,中国观众简直太熟悉了。现在买房,最抢手的不是地段好、前景好的楼盘,而是“学区房”三个字,再老再破的房子一旦有了这三个字加持,就会立刻成为抢手的香饽饽。

  在北京做生意的刘先生斥巨资买了一套二手学区房,“其实钱都够买偏一点位置的别墅了,但为了孩子上学,不得不搬到这个没有任何环境可言的旧小区,而且价格一天一变,后面跟着很多抢的人,只能凑钱,第二天就付了全款才踏实。”

  咸阳的周先生为了女儿能在西安一名校上学,花高价在西安买了学区房,妻子陪女儿在这里度过了中学六年,去年孩子考上大学,他们又卖掉房子,搬回咸阳,“我们并不想在西安生活,这六年完全是为了孩子上学。”

  彻夜排队 和后面的事比起来都不算事

  买了学区房就踏进了名校的门?太幼稚。好学校需要先排队领申请表,然后进入严格的面试环节,过关的人才可以入学。拉吉只好凌晨睡眼惺忪地去排队,但他已经来晚了,很多家长都是前一晚就在学校门口打地铺,只为拿到一张申请表。

  ■中国家长同感:一出生就得抢幼儿园

  这个场景真的太熟悉了,各地为了孩子上幼儿园彻夜排队的新闻屡有发生。例如:西安市长安区两百名家长凌晨排队,只为娃能上幼儿园,但名额只有75个;西安北郊一小区幼儿园门口100多人排队,大家都担心自家孩子没学上。家住曲江的陈先生,小区里就有一个幼儿园,想着业主孩子直接入园应该不成问题。在孩子两岁的时候,其他业主提醒他去给孩子登记备案,没想到幼儿园的老师说:“前面排队的孩子实在太多了,你只能到明年提前再看看情况。”一打听才知道,小区很多业主都是孩子一出生就去登记备案,但这样也不保证一定能上。

  恐怖面试 孩子家长一起受折磨

  领表排队只是体力劳动,接下来的面试让拉吉经历了“脱胎换骨”般的折磨。他们按照指引找到了一家培训机构,一家子都要接受冲刺改造。孩子要从早开始上各种补习课,从基础教育到语言再到才艺,拉吉说:“她睡觉吃饭的时间都没有了。”顾问给出一个蔑视的眼神,“很多孩子是从妈妈怀孕的时候就开始了”。家长也不轻松,为孩子写的简历不合格,顾问找了专门写简历的作家润色;着装太像暴发户,顾问找了从时装周归来的造型师打造;面试问答不过关,顾问教他们标准答案和标准表情。这一切都做好了,然而他们的孩子依然没有被录取,“不是孩子的问题,可能学校嫌弃你们只是开服装店的。”顾问这样说。

  ■中国家长同感:入学考家长,填问卷调查“拼三代”

  你觉得电影表现得太夸张?那可能是你没有经历过现实的魔幻。2017年上海民办中小学面谈,家长被要求做问卷题,不仅考察家长们的学识,还要求填写爷爷奶奶的学历、工作单位等信息,不少家长吐槽,“现在需要“拼三代”了。

  上海杨浦区民办阳浦小学考家长的题目中出现了许多逻辑思维题,还有一些手写问卷,目的是看家长回答内容是否符合报考学校的理念。而西安的幼小衔接班层出不穷,“幼儿园按规定不能教拼音、数学,但我们会偷偷教,上面来检查的时候就把教具收起来。没办法啊,上小学要考这些。”一位幼儿园大班的老师告诉记者。“上小学之前,我女儿密集补了好多课,从拼音到识字到数学,有的好小学要考。就算不考,一年级的课程没有点基础孩子根本跟不上。幼儿园省下来的,最终还是都得还回去。”甜甜妈妈说。

  残酷现实 教育变成一门生意

  办法用尽,皮娅却依然无法进入排名靠前的学校,爸爸只好剑走偏锋。印度的学校有一项规定,每个学校必须有25%的名额留给贫困生。于是拉吉伪造贫困证明,举家搬到贫民区假装穷人接受校方的审查,然后在抽签的环节被抽中得到入学资格。男主角最后觉醒,通过这样的手段剥夺贫穷孩子的教育权是不对的,但事实是即便他向校长坦陈了作弊行为,也不会让教育机会回到贫困孩子手中。因为免学费录取之后还有高昂的学杂费,很多贫困生都无法坚持,这些名额最终还是给了富人孩子假扮的伪贫困生。拉吉在新生入学仪式上的公开演说中直指:“教育失去了其本质,现在教育是一门生意了。”可现实是,虽然有家长露出了无比赞许的眼神,但却没人敢起身为他鼓掌。

  ■中国家长同感:好的教育资源都得用钱砸

  教育是一门生意,用这句话概括现在中国的教育现状并不为过,曾以“万言信”建言西安教育的陕师大附属中学高中教师杨林柯,再次投书华商报的文章中就指出教育之争变成了利益之争,“无论争抢身份认证还是争抢优质生源,背后的逻辑都是利益,而不是教育。”“虽说是‘九年义务教育’阶段,而越是“义务”,家长似乎花钱越多。幼儿园就不说了,有些附属中小学,就是考上,赞助费也一分不能少,有些多达十几万。一位熟人告诉我,因为小升初成绩差6分,竟然缴了12万才上了某附属中学,交钱连收据都不开,就是一张入学通知书。”

  一位孩子即将上小学的家长赵女士表示:“我儿子明年考小学,四岁开始学英语,培训费就花了6万。听说小升初的面试考题里,要用两句完整的英语来谈谈你的作息习惯,这都得从小开始花钱培养,不能输在起跑线上啊。”(罗媛媛)

(责编:帅筠、邱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