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水道,铺展高质量发展新画卷

记者 丁怡婷

2018年05月07日08:39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从巴山蜀水到江南水乡,万里长江如何实现大保护下的高质量发展?在4月26日召开的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坚持新发展理念,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坚持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加强改革创新、战略统筹、规划引导,以长江经济带发展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生态优先和绿色发展的路怎么走?如何强化体制机制,激发内生动力?本报记者采访了有关领导干部和专家学者。

长江经济带是我国经济重心所在、活力所在

长江经济带横贯我国东中西三大区域、11省市,人口和生产总值均超过全国的40%,是我国经济重心所在、活力所在。

“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是关系国家发展全局的重大战略。”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吴晓华说。他介绍,长江经济带经济发展和生态系统地位重要,且具有突出的黄金水道优势和独特的东西双向全方位开放优势,“长江目前年货运量超过25亿吨,约为密西西比河的4倍、莱茵河的10倍;水资源总量约占全国的35%,不仅哺育了沿江4亿多人民,还通过调水工程惠及华北、苏北等地区。”此外,长江经济带发展水平呈现梯度分布格局,差异明显但潜力也巨大。近年来下游地区转型升级继续加快,产业向中上游转移规模不断扩大,区域互动合作前景广阔。

“实施好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有利于保护长江生态环境,让中华民族母亲河永葆生机活力;有利于挖掘中上游广阔腹地的巨大内需潜力,形成上中下游优势互补、协作互动格局;有利于建设陆海双向对外开放新走廊,培育国际经济合作竞争新优势,促进我国经济提质增效升级。”吴晓华表示。

近年来,长江经济带在强化顶层设计、改善生态环境、促进转型发展、探索体制机制改革等方面取得了积极进展。经济辐射带动作用更强,覆盖的11个省市2017年投资增长11%,增速比全国高3.8个百分点;水清岸绿景更美,长江经济带319个地级及以上城市饮用水水源地490个环境违法问题清理整治完成……但是,长江经济带发展仍面临不少“硬骨头”,比如生态环境形势依然严峻、流域发展不平衡不协调问题突出、有关方面主观能动性有待提高等。

“‘硬骨头’之所以难啃,除了骨头本身‘硬’之外,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有些地方对‘共抓大保护’的认识不够。”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资源与环境业务部主任朱黎阳说。他表示,目前一些地方“一盘棋”思想意识还比较薄弱,重经济发展、轻环境保护的观念还未根本扭转,发展与保护统筹推进力度不够。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新形势下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关键是要正确把握整体推进和重点突破、生态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总体谋划和久久为功、破除旧动能和培育新动能、自我发展和协同发展的关系。“这5个关系,为新时代长江经济带发展开好了药方、指明了方向,要成为今后推进各项工作的根本遵循。”朱黎阳说。

先“立规矩”,要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

长江经济带发展如何处理好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的关系?朱黎阳认为,不搞大开发不是不要开发,而是不搞破坏性开发,要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这其中的关键是要先“立规矩”“下禁令”,确保生态优先成为根本前提,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

“当前长江干流总体水质较好,但部分支流污染较严重,污染问题在水里,但根子在岸上,如沿江化工产业布局过多,产生的废水、固体废弃物处理和资源化利用水平不高,城镇生活污水和垃圾无害化处置问题较突出,农村面源污染防治难度较大。”朱黎阳建议,强化工业园区环境风险管控,最好一个园区一个总排污口,并建设相应的防护工程,扎实推进水污染治理、水生态修复、水资源保护“三水共治”;此外,实现生态环境立体化监测、进行数据共享也是重点任务之一,“之前长江九龙治水、多头管理的现象较突出,监测数据统计口径也不一,实现综合数据共享,可以为政策制定、宏观调控等提供参考。”

绿色发展是长江经济带建设的必由之路。“探索绿色发展新模式、新路径,要在更严格的生态环境保护红线基础上,做好退和进两篇文章。”四川省泸州市经信委副主任梅勇说,发展动力决定发展速度、效能、可持续性,原先对资源环境依赖较重的产业,今后要逐步“退出去”,对资源环境较友好的新兴产业则要大力“引进来”。“这几年我们也是按这个理念来规划的,产业向园区集中,园区重点发展新兴产业,比如智能终端制造、大数据、云计算等。”

吴晓华认为,除了破除旧动能和培育新动能,绿色发展还可以积极探索生态资源资本化、品牌化、价值化,发展循环农业、生态农业以及各类绿色休闲产业等。

协同推进生态优先和绿色发展,还要加快形成与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相适应的体制机制,激发内生动力,同时充分发挥市场的力量。“我们要依靠制度来恢复、守住绿水青山,更要通过制度将绿水青山转化为金山银山。”吴晓华认为,当前应尽快实施足够力度的生态补偿机制,纵向生态补偿机制要增强精准性和增大规模性;鼓励支持沿江省市积极探索建立横向生态补偿机制,最大程度避免“我守住了绿水青山,但金山银山却是别人的”现象;尽快建立绿色生态技术交易市场,支持引导各类先进适用的生态技术在长江经济带率先应用;尽快建立用水权、排污权交易市场等。

统筹好中央与地方、上中下游、市场与政府的关系

长江经济带不是一个个独立单元,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既要加大改革创新力度,也要提高战略统筹能力、发挥规划引导作用。

吴晓华认为,推动长江经济带实现高质量发展,需要提高三方面的统筹能力。

统筹好中央与地方的关系。落实中央统筹、省负总责、市县抓落实的管理体制。中央管两头,一头是在政策资金方面创造条件,一头是加强全流域、跨地区的事务协调和督促检查。省一级要承上启下,把大政方针决策部署转化为实施方案,加强指导和督导。市县层面,因地制宜推动工作落地生根。

统筹好长江上中下游地区关系。“长江经济带横跨我国地理三大阶梯,区域间发展存在较大差距,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突出,这既是当前长江经济带发展中的短板,也是未来发展的潜在空间。”吴晓华说,必须坚持“一盘棋”思想,共抓大保护,共促绿色发展,增强长江生命共同体的活力,着力解决好流域发展不平衡不协调问题,提高发展共同体的综合实力和市场竞争能力。江西省发改委有关负责人表示,江西将完善长江经济带中游省际协商合作机制,不断深化中游四省会城市合作,积极引导省内高校、科研机构、企业、产业联盟积极参与长江经济带跨区域省际交流合作,促进信息共享、联合创新、产业协作、标准对接。

统筹好市场力量与政府力量的关系。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必须深化体制机制改革,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利用市场机制引导资源要素在长江上中下游之间、左右岸之间有序流动和高效配置,探索生态产品价值的多种实现形式。

“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为长江经济带生态保护、绿色发展带来强劲动力。只要脚踏实地,一锤接着一锤敲,长江黄金水道定能产生黄金效益,实现大保护下的高质量发展。”朱黎阳说。

《 人民日报 》( 2018年05月07日 04 版)

(责编:帅筠、毛思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