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科学家田小利:我为什么从北京大学来到南昌大学

记者 秦海峰

2018年05月17日08:20  来源:人民网-江西频道
 

2015年前后,在搜索引擎上输入田小利的名字,后面会自动弹出数个词组,比如田小利北京大学,田小利南昌大学等等,其中还有一个词组是田小利为什么去了南昌大学,可见当时业内对于此事关注的热度之高。

在来南昌大学之前,田小利在北京大学已经工作8年,他当时的身份是北京大学分子医学研究所人类群体遗传学研究室主任。此外,田小利还拥有科技部973计划“血管衰老及相关疾病的生物学基础”首席科学家等诸多“高大上”的头衔,在中国生命科学领域炙手可热。

田小利到南昌大学任职的消息公布后,很多业内人士很吃惊,甚至怀疑他是不是在北京大学“犯了错”才离开,希望能在搜索引擎上找到答案。

今年的5月16日上午,在南昌召开的南昌大学国际青年学者论坛上,田小利在接受人民网记者专访时表示:“南昌大学对我有种‘致命的诱惑’,来这里不是因为在北大犯了错。”而促使田小利下定决心来南昌大学的直接原因竟然是因为动物。

田小利说,北京大学在国内拥有一流的平台和科学家,自己很自豪能够在北大这样的一流平台上与众多一流科学家们一起工作10年,在这期间,自己从北大分子所肖瑞平、程和平、周专和梁子才等教授那里学到了很多的东西。

他表示:“北大是个培养人才的地方!我一直心存感恩。但不同领域的人,需要不同的实验室和平台。我在北大分子所负责(心血管疾病的)人类群体遗传学研究和平台建设(隔离空间),包括对疾病相关基因的功能研究(比如动物房),对空间要求较大。南昌大学的诱惑之一就是能够构建更大的平台!”

要说清楚田小利所说的“致命诱惑”,就不能不提到一个人——南昌大学校长周创兵。

彼时,周创兵刚从武汉大学到南昌大学任职短短1年时间。宣布任命的第一天,周创兵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要从世界的角度考虑南昌大学的发展,整合江西省外的人才资源为南昌大学服务。

周创兵是从武汉大学副校长任上调任南昌大学校长,而田小利的本科学业正是在武汉大学完成。田小利说,正是这层关系让自己对南昌大学顿生好感。

田小利认为,地方大学要想赶超北大清华,弯道超车,在热门领域无论怎么努力都是徒劳。而在一些相对冷门、从战略上看又非常重要的领域,赶超北大清华还是有希望的。

为什么要在南昌大学创立人类衰老研究所?

田小利说,人可以逃脱疾病,但是没有一个人可以逃脱衰老,在中国,每年因为衰老带来的损失为1300亿元。

正是基于这种现状,在中国做衰老研究非常重要,而在这个领域,国内知名大学的研究还比较薄弱,甚至没有起步。此时,如果南昌大学在这个领域发力,占领衰老研究制高点,无论对国家还是对南昌大学都有重要意义。

显然,周创兵也认识到了这一点,于是两人就有了对话的基础,某些观点不谋而合,接下来的很多事就顺理成章。

在来南昌大学之前还有一个小插曲,虽然田小利是静悄悄地离开北大,但还是走漏了风声。得知田小利去意已定,很多大学校长前来拜访。有所国内知名大学校长找到田小利,问他,为什么一定要去南昌大学,能不能不去,南昌大学给的我们都能给。

田小利回答,已经答应南昌大学不好反悔。

对方不依不饶,三顾茅庐,田小利有所心动,和对方约定,如果在当年10月份之前,南昌大学答应的条件不能兑现,便改变主意,“这是南昌大学负我在先,和自己做人原则也不违背”。

没想到,当年10月份前,南昌大学的承诺全部兑现:3180平方米的实验室,1000平方米的动物房,5000万元的科研经费(包括3000万元购置的公共仪器使用平台)。除此之外,南昌大学还为田小利配备了一流的大型仪器平台。

田小利说,这就是南昌大学“致命的诱惑”,从这点他感受到了南昌大学满满的诚意,说明这是一个渴望人才尊重人才的地方。

在北大的时候,因为空间狭小,田小利团队的动物房只有120笼,这对于生命科学研究来讲无疑是极大的限制,田小利常常为此烦恼不堪。

而在南昌大学,动物房面积一下子扩大到了1000平方米,无论是设备数量还是科研经费都数倍于北大。

田小利在南昌大学这几年,生命科学院爆发式发展。未来,田小利希望能在南昌大学建立“发育与衰老研究中心”,将其发展成国内最大的研究中心和国家重点实验室。

田小利说,到自己人生这个阶段,在做选择的时候,钱固然重要,但已经不是第一考虑因素,能否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才是决定性因素。而南昌大学正是这样一个可以实现人生价值的地方。

(责编:帅筠、毛思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