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民成市民 村庄成景点 滩涂变城市——江西两个村庄和一个新区的转型之路

记者 秦海峰

2018年11月26日16:04  来源:人民网-江西频道
 

从豆芽村到机械村,再到现在的创业村,从种蜜橘到卖蜜橘,再到现在的种蜜橘卖环境,青山湖区和南丰县的两个村子在改革开放后的40年里,一步一个脚印,几经沉浮和徘徊,依然屹立在时代的潮头。

南昌市红谷滩新区,在一片砂石荒滩上正式组建,经过16年的发展,成长为江西最有能量的经济增长优势地区,尽展“江西浦东”风采。

40年弹指一挥间,但江西却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巨大成就,发生了极其深刻的变化。回望历史,展望未来,最重要的就是将解放思想置于万事之先,坚定不移地推行实践证明行之有效的发展战略,不断深化和完善发展思路,进一步寻求改革创新之计,开放图强之策,后发制胜之道。

种下希望

1978年,南昌市青山湖区涂黄村的黄翔刚刚7岁,再过8年他才能真正参与到涂黄村的改革大潮中。而200多公里外的南丰县水南村陈勇,已经13岁,再过一年他就要参加生产队劳动了。

对于1978年的黄翔来说,豆芽是个奢侈品,得过年过节凭豆票才能吃到。

变化从1978年底开始,涂黄村生产大队从南昌市豆芽巷请来了一个老师傅,好烟好酒招待着,教了大概一个月。为啥选择做豆芽,大概是周期短、成本低。

做豆芽需要大量的水。生产队打了一口土井,十几米深,看不到底。砌井那天,村民人山人海地围在一起看热闹,黄翔从没见过这么大的场面。

井打好了,村里的男人们吭哧吭哧把水拉上来,清凉清凉的,一天浇四遍水,豆芽才能长好。

豆芽长好了就拿到市里去卖。那个年代农产品稀缺,豆芽不愁销路。卖豆芽是包干制,每个妇女一百斤,拿到市场上卖1毛2一斤,交给生产队1毛钱一斤,一百斤每天就可以赚2元钱。要知道,当时一个壮劳力一天工分合计才8毛钱。

黄翔大伯是村里的会计,每天晚上,卖豆芽的妇女都会集中到他家,交钱算账,那场面,跟多收了几担稻谷一样,个个脸上喜笑颜开,巴不得明天再多拿几斤豆芽去卖。

涂黄村的豆芽刚刚起步的时候,14岁的陈勇中学毕业进入了村里的生产大队,成为一名劳动力。

相对于涂黄村人均不足一亩水田,就算一年到头扑在地里也只能维持温饱的窘境,作为南丰蜜橘的发源地,托了祖宗的福,水南村的境况要好得多,全村种植南丰蜜橘,政府统购统销,人均收入在南丰县最高。

每年11月8日,水南村开始采摘南丰蜜橘。11月底到12月初,水南村会举行一年一度的庆祝大会,杀猪宰羊,全村人聚集到一起打牙祭。

打牙祭之余,大会还要解决两件事:一是卖橘子有钱了怎么分配,二是每个人的工分怎么评。

陈勇刚刚到生产队做工,劳动一天只能评到两个工分。不过陈勇很满足,南丰蜜橘是经济作物,因此水南村集体收入高,工分也水涨船高,每个工分2毛4分钱,而在南丰县哪怕是境况好的村子,一个工分也只有7分钱左右。

1981年,南丰县分田到户。经过几年的试探性发展,“不管是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的理念在南丰人心慢慢扎了根。南丰人开始大面积种植蜜橘,房前屋后,荒山野岭,凡是有空隙的地方都种上了果苗。

1985年前后,南丰蜜橘种植迎来高潮,蜜橘三年成材,四年挂果,因此1989年南丰蜜橘产量比1981年分田到户时翻了五倍多。

南丰蜜橘丰产对于水南村人可不是什么“好事”,以前水南村的南丰蜜橘根正苗红,是皇帝的女儿不愁嫁。现在人们渐渐发现,别的地方蜜橘也还不错。

90年代初,南丰蜜橘种植面积和产量达到历史最高峰,水南村却在这波“牛市”中迷失了自我。

幸运的是,陈勇和一批水南人在1985年前后就毅然转型下海,从蜜橘种植转向蜜橘销售,这也为后来水南村东山再起埋下了伏笔,种下了希望。

沉浮岁月

陈勇从蜜橘种植转向蜜橘销售时的1985年,黄翔14岁。此时涂黄村已经包产到户,家家户户有自己的生产作坊,挖井做豆芽,作坊虽小,都是白花花的票子。

经过几年的发展,涂黄村人做豆芽的工艺和设备都有了提高,原来靠人工从井里打水,现在鸟枪换炮用上了水泵,生产效率大大提高。

一直到90年代初,豆芽让涂黄村村民们成为“万元户”“10万元户”,涂黄村出产的豆芽也一度占据了南昌市区豆芽市场80%的份额,“豆芽村”的名声不胫而走。

做豆芽,赚钱多,但也累,黄翔14岁初中毕业起跟着父亲帮工,每天凌晨两三点起床,从水缸中拔豆芽,洗干净,切掉根,放到篓子里码平。

到了六七点,拉出去卖,一天卖300斤豆芽雷打不动。别的蔬菜有淡旺季,而豆芽恰恰相反,一年四季都可以保鲜,天气越差豆芽越好卖。

时间长了,黄翔练出一身抓豆芽的本事,一把豆芽抓到称里刚好一斤,误差不超过两钱。如果是熟人来买,抓一把就可以,不用称。

从1986年黄翔自立门户,到1991年,黄翔见证了涂黄村豆芽产业最辉煌的几年。

得益于勤奋和勇敢,涂黄村人个个“富得流油”。1988年,南昌市出台政策鼓励发展个人经济,哪个村如果有万元户就奖励一台自行车。实际上,涂黄村在5年前就有了万元户,大家心照不宣而已。这也为涂黄村从豆芽村转型到后来的机械村奠定了经济基础。

上世纪90年代初对于涂黄村和水南村来讲是一个坎儿。

1990年到1991年间涂黄村的豆芽开始走下坡路,水南村的南丰蜜橘也遭遇了一场百年不遇的冰灾,橘树冻死五分之四,水南人几乎被逼入绝境。而随着外地蔬菜和大棚蔬菜等发展,涂黄豆芽在历史的车轮中渐行渐远。

黄翔果断收手,尝试养鱼等行业,几经沉浮,几经徘徊,一直到世纪之交。

而陈勇此时开始带领村民二次创业,从“种”向“卖”转型,走南闯北,走上蜜橘销售之路。毫不吝啬地用自己多年在外跑销售积累的人脉与经验来撬动水南村的变化,支持乡亲们走出土地稀缺的水南。如今南丰在全国有一支3万多人的“卖橘者”队伍,不但卖南丰蜜橘,也将各种畅销橘类卖到全球40多个国家和地区。

水南人走出水南村,走向全国各地,涂黄村人也走出涂黄村,参与到南昌市的城市建设中来,20世纪90年代中期,南昌步入了城市化的快车道,处在城市之外的涂黄村很快成为身处城市之内的“城中村”。先富一步的村民开始用一种建设城市的热情,实现自己的新梦想。

1998年,对涂黄村来说,是个“转型年”。这一年,南昌设立民营科技园,园区就在涂黄村旁,很多基础设施动工,敏锐的涂黄人嗅到了商机,纷纷用做豆芽积攒下来的钱和银行贷款购买压路机、挖土机、装载机等大型机械设备,就地承揽工程。

此后近10年时间,涂黄村与南昌城市共成长,涂黄村的村民从南昌市民餐桌,转战城市建设,“豆芽村”沉入历史,“机械村”声名鹊起。

40年的风雨,涂黄村书写了一部由一个“城郊村”融入都市的变迁史。

在市场浪潮中历练了40年的涂黄人,开始各显身手,成为各行各业中的创业能手,涂黄村的产业化之路愈走愈宽、越来越多样化。越来越多的青年人利用互联网,微商平台创业,足不出户就能够赚钱养家,使得涂黄村早早提前奔小康。

在近年来的创业大潮中,涂黄村人再次以一次漂亮的“转身”,站立时代潮头。

而水南村从“种”到“卖”,又从“卖”到“种”,借助江西发展全域旅游的东风,再次引领南丰发展潮流,成为佼佼者。发力蜜橘种植,创新营销、严控质量、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现代农业在水南已生根结果。

作为村支书的陈勇还有更远大的目标:搭上南丰打造“蜜橘+”全域旅游的快车,实现产业融合,打造水南村自己的“橘文化”生态。2017年,人口3100多人的水南村接待游客总量达3万余人次。

今天的水南人,不但种活了祖宗留下的蜜橘树,还把它们种成了“金”橘树。

如今,水南村已经成为南丰县全域旅游的杰出代表。南丰县委书记吴自胜表示,未来,南丰将实施“点、线、面”系统开发策略,进一步推动南丰全域旅游出新出彩,突出中心城区这个核心点,提升全域旅游通道,优化全域旅游格局。

40年波澜壮阔,40年沧桑巨变,涂黄村和水南村在改革开放春风的沐浴下一步一个脚印,几经沉浮和徘徊,依然屹立在时代的潮头。

涂黄村发展是青山湖区40年发展的一个缩影。青山湖区委书记熊运浪表示,历经40年改革开放,青山湖区已经走到迫切需要突破、突围、突进、突变的重要关口。

目前,该区已经吹响中心城区、高新园区、高铁新区“三区联动”的号角,以南昌东站为核心的高铁新区建设正式全面启动。未来的青山湖区将是集综合交通枢纽、一流生态环境、高端产业集聚、人文气息浓厚、产城融合示范为一体的城市副中心。

改革之勇

饮水思源,在南昌市新建区望城岗,一条长1.5公里的连着新建县拖拉机配件修造厂和南昌步兵学校的田间小道被亲切地称为“小平小道”。而就在“小平小道”周边的荒滩上,2002年5月15日,红谷滩新区正式组建。由此,南昌城市建设也翻开了“一江两岸”的新篇章。

16年前,这里的滩涂一片荒凉;16年后,这里的发展魅力四射。人心齐,荒滩可改;人意诚,发展可期。

如今,红谷滩人正以势不可挡的饱满热情在这片土地上打造出一个产城融合的样板区。

经过多年强力推进,红谷滩金融商务区建设基本成型,现已汇集传统金融机构、新金融、类金融以及各类金融服务机构715家,其中传统金融机构及监管机构105家,新兴金融机构和金融服务配套机构610家。

金融业蓬勃发展的同时,新兴产业也在红谷滩新区落地开花。2016年2月,南昌市召开中国(南昌)虚拟现实VR产业基地全球发布与推介会,吹响了发展VR产业的“集结号”,红谷滩新区迅速行动,围绕南昌市打造全国“城市级VR产业基地”目标,承接《互联网+行动计划》,以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和助推江西绿色崛起与转型升级为出发点, 抢占产业制高点。

此外,由中航信托、戴尔中国、联创电子等业内重点单位发起的南昌市红谷滩新区人机智能产业发展促进会在中国(南昌)虚拟现实VR产业基地隆重揭牌,为新区产业升级注入了无限的发展动能。

红谷滩新区党工委书记周亮表示,走过十六年,红谷滩新区不为任何风险所惧,不为任何干扰所惑,不为任何定势所困,以创新铺路、以超越追赶,开创的崭新事业前无古人,创造的精神财富弥足珍贵,迅猛的建设速度令人惊叹,凝结的实践经验影响深远。

周亮说,历史的选择证明建设红谷滩新区是正确的,高速发展中的红谷滩新区已成为南昌发展制高点,优势资源集聚点,城市后发支撑点,承载起“再造一个新南昌”的光荣与梦想。

江西省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所长麻智辉表示,改革开放40年来,江西经济社会发展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巨大成就,全省经济规模和质量跨越式提升。

改革开放前,江西经济一直面临总量小、底子薄、效益差、速度慢等尖锐矛盾。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推进和发展方式的逐渐转变,这种状况得到显著改善。

江西经济总量在不足百亿的基础上跨越了2万亿元大关。财政总收入由12.2亿元上升到3400多亿元。全省三次产业的比例关系由1978年的41.6:38.1:20.3调整为2018年的9.4:47.9:42.7,已从农业为主的低级结构层面向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为主转换升级。

在历史的长河里,改革开放40年只是弹指一挥间。但在这一时期,江西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巨大成就,发生了极其深刻的变化,进入到有史以来最好的发展时期。

(责编:帅筠、毛思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