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省会昌地区1:5万土地质量地球化学调查项目记事

2018年12月31日12:29  
 

赣南的夏日,异常炎热,多雨。六月六日。这一天笔者随着物化探队土地质量地球化学调查核查组来到初夏的会昌,对正在开展的会昌地区1:5万土地质量地球化学调查项目组进行质量核查。

项目组负责人李红告诉笔者,“江西省会昌地区1:5万土地质量地球化学调查”中国地质调查局南京地质调查中心海峡西岸经济区土地质量地球化学调查项目之子项目。由江西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物化探大队和湖北省地质实验测试中心通过联合实施。物化探队成立了项目组,并根据相关要求组织编写了设计书,设计评审通过后,5月底,项目组随即开始野外工作,至9月底完成,共历时工作4个月,完成了项目的野外工作,12月通过了野外验收。

同行的地球化学教授鄢新华介绍说,开展江西省会昌地区1:50000土地质量地球化学调查,是为了达成基本查明有益元素、营养元素、重金属元素分布;提出富硒土地资源区、重点污染区、绿色土地发展区分布状况与成果应用建议,建立土地质量档案;为区内精准扶贫服务,为土地资源的可持续利用提供了科学依据。

三大目标。其中最基础的就是野外土壤质量样本采集。项目组小伙子刘律介绍,采样工作也是一门技术活,主要分为“找、看、采、记”四个步骤。第一步“找”:根据点位坐标和奥维卫星遥感图找到采样点位;第二步“看”:找到点位后要四周看看,观察附近有没有污染源、采样点位位置是否合理等,再根据实际情况确定最佳采样点位;第三步“采”:确定点位后就是定点采样了,采样样坑要求长宽深都大于20cm,且围绕主样坑四周20m需要再采3-4个副样坑,装袋样品重量要不少于2kg,样品装袋后需要对样坑及周边环境拍照记录;第四步“记”:样品采集好了需要填写记录表格,详细记录采样的各个要素并描述周边环境。

鄢新华教授介绍,参照《土地质量地球化学评价规范》,完成会昌县1:50000土地质量地球化学调查770平方千米,需要采集表层土壤样品6055件、农作物与根系土样品150组、灌溉水样品及水系沉积物51组、垂向剖面(21条)深层样品100件,同时开展了第四纪地质、土地利用现状、重要污染源分布等生态地质综合调查。其中最基础的就是野外土壤质量样本采集,难也难在这里,采集表层土壤样品根据分布都能准确采集,农作物与根系土样品则要根据实际情况确定最佳采样点位。分区域采集具有代表性的土壤样品,采集的土壤质量将代表该区域土壤的整体质量,特别是要选择合理性采样点、周边环境描述详细与否、应尽量避开污染源。

刘律补充说道,每日采样结束后,填写采样清单将样品交给野外样品加工组是工作的一个环节。核对样品数量、重量、清单,确认无误后所采样品才能进入存储仓库。存储仓库要求特别高,要能通风、防雨、防潮,尤其不能有其他污染物混杂。主任工程师廖为福在一旁说,采集的样品还必须晾晒风干,用木锤等非金属器具进行碾压,经干燥后用10目尼龙筛过筛,将土壤样品混匀称重,采用四分法对样品进行分解,一部分样品装入送样纸袋送实验室,另一部分样品装入另外样品袋中作为副样保存这个环节才告一段落。

白天是一身汗水一身泥,夜晚则是挑灯夜战的难捱时光。白天完成野外工作之后,晚上回来也需要整理当天的资料。当天资料必须当天整理,每天按照采样日期建立文件夹将采样点位上图,完成采样表格自检互检,照片、航迹导入电脑。这又是一个重要环节。

项目组共有六位来自各地的工程师,每人独自带一个小组,要跑遍会昌的所有国土。这样做主要是为了压实责任,各自负责。120多天的风雨雷电、烈日酷暑,他们就这样“独”自挺了过来,为会昌县土地质量摸底交出了一份优秀答卷。

李红是项目负责,要通盘统筹,是项目上最累的人,每天晚上都得吃3大碗米饭。他除了自己带一个采样小组,还要管理其他5个小组。白天带着民工经常跑一百多公里采样,晚上整理资料,完了还要计划第二天所有小组的工作计划。因为责任多,管理繁重,他每晚都比大伙吃的多些,出生北方的工程师祁特都讶异,李红得吃3大碗米饭。

廖为福是主动要求来到野外一线的。作为地勘院主任工程师,他上过新疆、青海,蹲过赣北的山坳。这一次他选择了最难的工作片区,选采区域山高路远,点位偏远,往往需要步行四五公里的山路才能到达点位,回来时还要背上几十公斤的样。刘律告诉笔者,有一次因为前一天下了雨山路湿滑,返程时不小心摔伤了脚,靠着民工的搀扶才从山里走出来。按理他应该要休息一阵子,但是他还是在脚一好转就继续开始工作,大家想劝他多休息几天。“工期紧、任务重,不能因为一点小伤耽搁工作”这是他拒绝大家好意的“借口”。

祁特是一个瘦高的北方小伙。在南昌安下了家,外向乐观,工作也是一把好手,每天出去工作回来都要比别人多采几个样。采样工作往往出去就是一天,所以早上出去得带好中午的食物。和习惯一样,他在吃完早餐后,带上和民工两人的午餐以及采样工具出门了。到中午了,两人找了一个阴凉地准备吃午饭。打开袋子,里面是两个馒头、两个包子、两个鸡蛋,民工疑惑的问:“我们中午就吃这个?”“对啊,我们中午都是这么吃的。”他回答到。民工露出了不悦的表情。回去后民工找到负责人李红抱怨“我不跟他干了,你们其他人中午吃的都比我们好,我们天天是馒头包子”。作为北方人他知道后开始尽量满足来自当地的民工的饮食习俗,这位民工也就不再计较,踏实工作。

阳光帅气的年轻小伙子李思翔,还未成家。白天带民工出门工作,晚上要独自整理资料。每天整理完资料和在南昌的女友视频聊天就成了他一天中最愉快的时候。爱情的甜言蜜语就是能冲抵白天的辛苦。“每次总是到深夜才依依不舍道一声晚安,然后一夜安眠。”大家这样打趣他。对于年轻人来说,采样工作本就辛苦枯燥,多数人觉得现在的年轻人贪图享乐,避难就易,但是也有他这样不畏辛苦独守岗位地矿青年。

王成被大家亲切地称为“阿胖”,是一个乐天派。虽然身体有些胖,但是他的动作却很灵活,采样速度也不会比别人慢。因为常年在山沟里从事勘查工作,他也还未成家,见人就笑嘻嘻,一身洒脱。在他眼里工作的艰辛也许就犹如一场电玩。每天采样回来都能在他脸上读到获胜的喜悦。刘律揭秘道:“六月的一天,他需要趟过一条小河,结果不小心滑倒掉到水里,湿了一身衣服”,王成却嘻笑,又洗了个澡,凉快!也许每个团队都需要一个这样的人来调节工作的枯燥,增添生活的乐趣。

小伙子刘律来自酒乡樟树。大学毕业后来到单位工作也有5个年头了,采样工作轻车熟路了。他告诉笔者五月底出来野外的时候妻子已经怀胎八月。但是项目书就是冲锋号,工作的需要,他依然选择到野外项目组坚守自己的岗位。负责人李红说,7月中旬南京中心的领导到项目组作业点检查工作情况,对项目组完成了整个西江工作区的采样工作表示满意。当天下午送走检查的领导,刘律手机响了,家人打来电话:“你老婆羊水破了,快回来。”乘着采样的空档期,他拿起手机订了最快回家的火车票,半夜12点赶到医院,他妻子已经被推进了产房。在外面焦急的等待了一个多小时之后,一声婴儿的哭啼声划破了寂静的夜空,孩子来到了这个世界。当时他说,这是他近段时间来最幸福的时刻,“一瞬间我的心中百感交集,我瞬间感受到了这个世界所有的美好,爱与亲情。工作也许很辛苦,但是生活却到处是感动,为了爱与责任,做好自己的那份工作,感受这个世界的美好。”这一刻他不再独自承担,通过微信将这一刻的快乐分享给了整个项目组。

东方欲晓,莫道君行早。踏遍青山人未老,风景这边独好是啊,野外工作也许是辛苦的,但是一个团结友爱互帮互助的项目组却可以把大家拧成一股绳,攻坚克难,完成一项又一项的项目,成就一份又一份快乐。(胡建卿)

供稿:物化探队会昌项目组

(责编:帅筠、邱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