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年味

2019年02月01日07:20  来源:江西日报
 

热热闹闹打年糕。 记者 郁鑫鹏摄

导游在景德镇带团(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江西师范大学师生制作的部分创意红包。 记者 钟秋兰摄

老百姓聚精会神看戏。记者 李 昕摄

除夕将近,本报派出多路记者,体验打年糕、看赣戏、扎龙灯等年俗,捎回来最新鲜的年味。

打年糕,年年高

腊月打年糕,是赣鄱大地的一道风景,也是一种民俗文化的传承。

1月28日,在杭州务工的女儿全家赶回横峰县青板乡薛家洋坞村的次日,56岁的村民冯贵生与兄弟冯金生一道,邀集村中的青壮年汉子,把重达266斤的石臼抬到自家门口,“嘿嚯嘿嚯”打起了年糕。

距离横峰县城约15公里的洋坞村,家家户户都有全家团聚打年糕的习俗。由于今年孩子们回家稍晚,在小年之前,洋坞村144户仅剩冯贵生兄弟没有完成“打年糕”这道年俗。

“浸了50斤米,能做300个年糕。”火苗从灶膛窜出,木甑由淡渐浓地散发出稻米的香气。不断往厨房灶台添加柴火的冯贵生向记者介绍道。冯贵生十四五岁时从父亲的手中接过木槌,从此加入打年糕的队伍,四十多年没有中断过。如今,选米、淘米、蒸饭、掌槌到翻面,做年糕的工序,冯贵生样样精通,成为许多人口中的“年糕师傅”。“前几年,有人图省事,用机器做年糕,但没有手工做的好吃,所以又回过头用老手艺打年糕。”冯贵生说,洋坞村地势高,生态好,种植的大禾米适合做年糕,而且他们一直沿用传统手工做法,因此洋坞年糕在当地小有名气。每年春节,外村人都来洋坞村买年糕。

冯贵生是村里的能手,日子过得红火。但是,2017年一场大病把他拖回到贫困边缘。2018年,他从头再来,流转了50多亩山地和农田,养了4头黄牛、200多只家禽,种植了8亩水稻、2亩蔬菜,还承包了3亩鱼塘。“刨去开支,一年下来赚了几万块钱。”冯贵生说。

冯贵生告诉记者,在当地,过年打年糕,寄托了人们的一种期盼,因此留下了“吃了年糕年年高”的顺口溜。

蒸了一小时后,热气腾腾的米饭倒进石臼,七八个壮汉对米饭进行捶打,使之形成有黏性的“大饭团”。这道程序属于“粗打”,记者也拿起了茶木棍,与“师傅们”一道打起来。“粗打”5分钟后,“大饭团”再次被送到木甑里蒸,半小时后再放到石臼中捶打,这次属于“精打”。只见七个壮汉握住长达2米多的把柄,一起喊着口令,将重达22斤的木槌高高抡起,然后重重地捶碾石臼中的“大饭团”。一个汉子则站在石臼侧面,利用木槌高举的间隙,不断让“大饭团”“翻身”。八九分钟后,“大饭团”被搬上长桌,被大家迅速分离捏成如鸡蛋大小的“饭团”。最后,这些“饭团”通过木制模具压制成一个个色香味俱全的年糕。“记者同志,你先来一个,看看我们的年糕好不好吃?”看着雪白细软冒着热气的洋坞年糕,记者迫不及待地咬了一口,果然口齿留香。

冯贵生说,村里人聚在一起做年糕时,大家有聊家常的,有谈工作趣事的,有谈国家大事的,但话题总会集中到“年年高”这个主题上来。“今年,我希望能争取到乡里、村里的支持,在葛沙岭扩大生态种养规模。要是这个项目搞成了,收入肯定翻番,那么明年过年,我家就不止打50斤年糕哦!”冯贵生笑着说道。(记者 郁鑫鹏)

热热闹闹看大戏

“恩父修来书和信件,调兵回朝拿李良……”1月29日,在鄱阳县霪垅口卢家文化活动中心戏台,赣剧《龙凤阁》正由鄱阳县饶河戏传承保护中心的演员们进行巡演,吸引了众多当地市民观看。戏台院子里坐得满满当当,有市民干脆把摩托车开到最后一排,坐在摩托车上观看,说是要过足戏瘾。记者也在现场感受了一回赣剧的魅力。

随着赣胡、二胡、中胡等多种乐器奏响,小生、正生、老生、二花、三花、小旦、正旦、老旦相继出场,演员一人演唱,数人接腔,以二黄、西皮为主的赣剧弹腔,配上优美动听的文南词腔调,时而粗犷、时而豪放、时而激越、时而明快,既具南方温柔敦厚之雅韵,又兼北方慷慨激昂之气质,现场气氛热烈,掌声不断。

“我们有一句俗语‘三天不看戏,肚子就胀气。十天不看戏,做功夫没力气。一个月不看戏,见谁都有气’。只要想看戏,就能找到一大堆理由,有开谱戏、太平戏、丰收戏、祭祖戏、重阳戏......过年更是这样,有些人家的小孩在外面打工赚钱了,回到村里就会出钱请乡亲们看戏,热热闹闹的,全村人都很开心。”现场观众张大妈一边看戏,一边跟记者说道。

演了十几年戏的洪秧民说:“现在村民看戏的热情高,我一年有一半的时间是在外面演出,从每年四五月份开始,一直演到大年三十前一两天,大年初四又开始忙。我们演员50%的收入是剧团发放,另外50%要我们自己闯市场。如今村民看戏的热情高,演员们的收入也算不错。以前演出我们坐大巴车去,现在演出都开自己车去。”

据介绍,以鄱阳为中心包括鄱阳、余干、万年、乐平等地,古称鄱阳郡,赣文化特点鲜明,历来有看戏的传统,每逢节日和生活中有大事发生,总有一些村庄请赣剧团演出,过年看大戏更是成为一种年俗,散布在乡村的具有传统建筑风格的戏台也成为一道道独特的风景。

过年看大戏这种古老的娱乐方式带给人们的有欢乐,有乡愁,有太多的美好记忆。旧历新年即将来临,记者在现场感受到,节日气氛已经弥漫到各个角落......(记者 李 昕)

制作龙灯祈福来年

舞龙灯是人们过大年必须上演的“保留曲目”,在南昌市青云谱区青云谱镇城南村有一个专门制作龙灯的基地,生产的江西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城南龙灯销往世界各地。1月28日,记者来到该基地——南昌城南龙灯实业有限公司,体验艺人们是如何制作龙灯的。

“舞龙灯如果有两条龙起舞更热闹,可以合力表演双龙盘柱、打结过舱、掠取火球等套路,场面更有看头。”说起舞龙灯,基地的竹篾匠龙师傅滔滔不绝。龙师傅竹篾的手艺传自父辈,连日来,他在车间摆开架势,精挑细选毛竹,锯竹、破篾……赶制龙灯。

“要选三年以上,七月份以后的向阳竹作为原材料,这样的竹子韧性好、不易生虫。”龙师傅用篾刀把竹子劈成细条,接下来要用竹篾在木架上编制布局,扎好龙灯雏形。扎好雏形后,还要定型,糊裱彩纸。龙袍用红布制成,龙须、龙尾用麻或钢丝制成,龙尾连接处是活动的,鼻须用铁丝扎好再套上红布。竹竿也是精挑细选的,直径统一在2.8厘米左右,制作竹竿的竹子,要经过高温蒸煮、刨节、弹直、烘干、上清漆等环节。龙师傅说:“你看这条龙灯分龙头、龙身和龙尾,共9节。龙眼珠和龙身都装上了LED灯,晚上舞起来,特别漂亮。每年新春佳节舞新的龙灯,寓意为年年新龙(兴隆)。”

据了解,城南龙灯的历史有700多年,制作一条龙灯有150多道工序,但随着新材料的不断运用,传统工艺在不断改进,玻璃钢模具、热熔胶枪、美纹纸、LED灯等纷纷用在了龙灯制作上,现在的龙灯更漂亮了。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为迎接今年新春到来,省内外很多舞龙队通过电话、微信等方式,早早向该公司订购了龙灯。采访结束时,记者看到一批来自抚州的客户前来提货。(记者 黄锦军)

旅游过大年

1月28日,马上就到春节了。南昌新旅程国旅办公室里一片忙碌,电话声、键盘声不断。

春节期间,公司收了大约40个旅游团,业务量大增,但导游紧缺、票务紧张等问题也随之而来。

目前公司有20几名导游。导游谭芬飞此刻正在外面带团,除夕她仍将在带团的路上,走的是南昌庐山婺源三清山线路,全程5天。公司其他导游跟她情况差不多,20多名导游全员上阵,尽管如此,人员缺口还是不小。

旅游质量如何,导游很关键。公司负责人喻娟说:“周末也没闲着,到处找人。自己团队的导游心中有数,从外面临时调配的导游也尽量找熟悉的。我们希望给游客带来高品质的旅游体验,开开心心过大年。”

除了导游,票务、住宿、用车等问题也很紧要。詹红燕从事旅游计调工作有些年头了,这几年每到过年就莫名紧张。她和公司其他5名计调这段时间忙坏了,安排旅游团队的用车、住宿、吃饭、门票、导游……往往一个旅游团的行程定下来,就要耗费几天,甚至更长时间。而且不同的团队有不同的要求,特别是有老年人参与的旅行团要求则更高,春节出游以家庭游为主,老年人又特别多。“我们尽量把细节问题都考虑到,只要游客满意,一切都值得。”

同样忙碌的还有线路规划师胡丽莎。春节出游讲究的是轻松和休闲,重视的是团圆与欢乐。现在私人定制团越来越多,今年春节公司大概有五六单。“这种团要根据游客需求不断调整方案,方案一变,很多安排也要跟着变。”

如今,举家出游过大年的人也越来越多,“团圆旅游”渐成新风尚。今年春节,全国预计将有超过4亿人次出游,旅游市场迎来井喷。忙碌的何止是这一家旅行社,记者采访的几家旅行社都在紧张备战春节旅游市场。

一个多小时的采访中,喻娟面前的工作电脑不时响起“滴滴”声,采访只能在断断续续中进行。结束采访时,票务公司工作人员送来一沓沓火车票,喻娟刚想松一口气,随即又觉得:战斗才刚刚开始。(记者 龚艳平)

手制红包让节日更有温度

1月30日,淡淡的雾气笼罩洪城,大街上行人匆匆,年味渐浓。在江西师范大学北京西路老校区,青年教师光亚平正在收拾行囊准备坐火车回九江老家过年。

与往年不同,光亚平回家的手提袋里多了些特殊的物件——自己领着学生们设计、制作的2019己亥年红包。“过年是件庄重欢乐的事情,自己设计创意的红包让我们更有成就感。”光亚平指着面前一堆手工制作的红包介绍:“这是以‘路和风光’为主题的红包,制作这个红包的学生想到了回家的路、一路上的旅途风光,路边的山川农庄都寄托了作者对未来的企盼。这是以‘家’字为主题的美术设计。家是一种归宿,是有锅碗瓢盆交响的烟火,是心停泊的港湾,它可以给每一个人温暖的感觉。”

除了上述两种,还有以己亥年“亥”字作主题设计的、以年轻人喜欢的游戏“超级玛丽”为创意来源制作的、以过年“吃好喝好”等为主题的红包。以往不起眼的红包被这个青年教师和他的51名学生“玩”出了新花样,他们用天马行空的想法赋予了红包不同的含义。

光亚平介绍,为了接地气,让更多的人了解他们的创作,他还策划了一个红包展,展览由纸质红包、菲林片、烫金版以及循环播放的动画4个部分组成,让参观者不仅了解红包本身,对红包的设计、制作也有了感观上的认识。

“发红包是年俗中的重要一环,这次我带领51名学生设计、策展红包,也是一次集体对年俗的参与体验。设计中,这些来自全国的学生自觉运用了他们各自家乡的年民俗、年文化,本身就是一种对传统文化的体味回归。”光亚平希望,通过这样的红包设计和展出,人们能够从信息技术的光速发展中解放出来,让红包不再是手机中动动手指就表达出去的心意,而是从手中传递的一份更实在的情感、心意,让红包一词,再次充满节日的仪式感和温度。(记者 钟秋兰)

(责编:邱烨、帅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