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做追梦人 我和农行的故事】立足岗位做贡献,三代追梦四十年

2019年08月14日15:41  
 

农行恢复设立的四十年,是大改革大发展的四十年,是稳步迈向国际一流商业银行集团的四十年。

农行恢复设立的四十年,也是我们一家三代人拥抱改革,在农行广阔天地矢志奔跑追梦的四十年。

爷爷是面朝黄土的农民,他的梦是端“铁饭碗”,作为1979年农行恢复设立后第一批招考职工,他伴随农行走过起步的艰难岁月。

恢复之初,条件十分艰苦,几张桌子凳子就撑起储蓄所的架子,办业务全靠手工操作。爷爷虽然文化不高,但有着家传打算盘的“绝活”:自己的事可以不计得失,公家的事必定锱铢必较,这笔账他一辈子都没算错过。一把常年带着的算盘被爷爷摸得油亮,成了县农行小有名气的“铁算盘”,更是我家的“传家宝”。就在这算盘拨动的噼里啪啦声中,弯下去的是爷爷的脊梁,挺起来的是一拨拨徒弟的胸膛。爷爷一辈子都耕耘在储蓄所三尺柜台,为农行燃烧微萤之光,诠释春泥之情。

小时候,爷爷教我认纸币,教我这字念“农”,那字是“行”。又大了些总爱摸摸我的小脑袋说:“你是在农行宿舍生的,一定要攒劲读书,长大进农行”,言语间目光满是慈爱。

爷爷因缘际会的选择,立下勤勉守正的家风,开启了我家三代人情写金穗、追梦农行之路。

爸爸是戍卫边疆的战士,他的梦是当“城里人”,做“土专家”,分配时毫不犹豫选择了农行,见证了农行发展转型的波澜壮阔。

新世纪的头十年是银行的黄金时代,农行正在为筹备股改上市而大刀阔斧的革新,业务电子化程度越来越高,爸爸开始有了能力不足的紧迫感和危机感。看着新进的大学生对新业务学的又快又好,爸爸羡慕之余,也盼着自己能成为新业务的行家。

于是,爸爸给自己立下了一个“小目标”:学会用电脑。说干就干,爸爸先是咬牙买下一台电脑,然后搬回来一大堆书,从最基础的五笔字根开始背,有一次边切菜边看墙上的字根表,险些切掉了手指头。等到上机操作,他不时就喊一嗓子:“快过来教下爸爸这个怎么弄”。功夫不负有心人,爸爸成了金库里用电脑的一把好手,业务也越来越精,把全市现金业务管得妥妥帖帖、顺顺当当。靠着部队文艺骨干的底子,他还把金库管理知识编成一首顺口溜:“打乱密码拨钥匙、先记账来后付款......”希望让更多农行人受益。这首口诀后来被总行推广,发表那天他直乐到合不拢嘴。

爸爸从退伍兵成长为现金业务的“土专家”,既是因为爸爸爱学习、爱钻研,但更是因为农行发展给平台、给机会。就像他经常挂在嘴边的:“是农行成就了你,要感恩农行”,这话深深烙进我的脑海。

我是家里第一个大学生,我的梦是去“大城市”,做“高精尖”,毕业时果断舍弃其它机会回到农行,搭上了农行新时代的发展快车。

入行伊始,爸爸就告诫我,干事业必须打基础,一定要爱岗敬业、多学业务,才能为农行多做贡献。在爸爸支持下,我毅然放弃了留城区的机会,主动申请去山区网点。

这段时光是十分艰苦的。每次一小时山路颠簸,让晕车的我备受煎熬。宿舍冬冷夏热,木板床硌得难以入眠。因为缺人,我最长一次连续上班21天;为不耽误接包,晚上去城区开会也是“过家门而不入”,连夜赶回网点。再苦再累自己总憋着一口气,就是绝不给爷爷和爸爸丢脸。

这段时光也是最为难忘的。从一开始听不懂客户方言闹笑话,到在领导同事帮助下逐步熟悉业务,一起熔铸团魂。我们一起为“春天行动”连夜贴红包、做大转盘,为“青年突击队”营销想方法、思对策;一起开会学政治、学业务,最后一起成功创建全省先进基层党组织。

2017年11月,在全行实施治行兴行“六维方略”大背景下,总行托管业务部深入推进直营体制改革,面向全行开展内部招聘,我极其幸运地考入了梦寐以求的总行部门。带着全家人的希望,我踏上天津这片希望的热土,开始接触托管这一走在战略转型前沿的“高精尖”业务。

我能从乡镇到京津,从基层网点到总行机关,没有农行大发展,根本不可能。我的农行情已写三生,但我的农行故事才刚开题,我的“农行梦”已有新的坐标。

回首过往四十年,农行故事是中国崛起宏大叙事的靓丽一笔,我家的农行故事也只是折射时代光芒的一片镜子。但正是一个个这样有信念、有本领、有担当的追梦故事,才有了农行梦激情永在,中国梦境界常新。

改革奋进精魂不老,农行青年风华正茂。我们既是农行过去四十年改革发展的见证者、受益者,更要做未来四十年的参与者、奋斗者,努力创造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写出一篇篇更精彩的农行故事。(曾敏健)

供稿:农行江西省分行

(责编:邱烨、帅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