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考古重大发现|海昏侯:不仅仅是“黄金大墓”

2019年08月29日14:37  来源:新华网
 

他是汉废帝刘贺,据史书记载,称帝27天内干了1127件荒唐事,一生历经王、帝、平民、侯四种身份……2011年3月的某一天,他的安息之地被盗墓贼打出了一个14米深的盗洞,抢救性发掘由此展开,揭开了两千年前汉代侯国的神秘面纱。

令人欣喜的是,盗墓贼并没有得手,墓园中出土了金器、青铜器、铁器、玉器、漆木器、陶瓷器、纺织品和竹简等各类珍贵文物一万余件,其中,尤以数量惊人的“金器堆”轰动一时,被称为“黄金大墓”。经过8年时间的考古发掘,专家认为,海昏侯国系列遗存是我国目前发现的面积最大、保存最好、内涵最丰富的汉代侯国聚落遗址。

一个盗洞,引出汉代侯国聚落遗址

南昌市新建区大塘坪乡观西村发现山顶上的盗洞后,抢救性发掘很快展开。

“盗洞直通主椁室的中心位置,但主棺位置不在这里,反而在东北角,这让主墓避免了遭到盗墓贼的进一步破坏。”海昏侯墓考古领队、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杨军至今仍感到庆幸。

随着发掘工作的开展,多种迹象表明墓主很可能是刘贺。刘贺你可能不认识,但他爷爷你一定知道——汉武帝刘彻。

“刘贺”私印的发现为墓主身份的猜测画上句点,这处汉代墓园和周边遗址的面纱也逐渐被揭开:

墓园占地面积约4万平方米,错落有致分布着以9座墓葬和一座车马坑,祠堂、寝殿、道路和排水系统等各类地面建筑基址,布局之完整、祭祀体系之完备,为考古史上罕见;

周边发现了几代海昏侯的墓葬区、贵族和贫民墓葬区,以及当时的海昏侯国都城、面积达3.6平方公里的汉代紫金城遗址……

海昏侯墓考古发掘专家组组长、中国秦汉考古学会会长信立祥说,不同于以战国楚制埋葬的长沙马王堆列侯墓,及其他主墓被盗掘一空的汉代列侯墓,海昏侯墓园是考古发现的唯一一座以汉制埋葬的列侯“标本墓”。而海昏侯国系列遗存构成的大遗址单元是目前发现的面积最大、保存最好、内涵最丰富的汉代侯国聚落遗址。

丰富成果,创下秦汉考古史多个第一

海昏侯墓园出土金器480件,重量超过120公斤,这在汉代墓葬中十分罕见,但遗址的意义绝不仅仅在于“多金”。海昏侯墓考古还创下秦汉考古史上的多个第一,即使对国内顶尖的考古专家来说,也像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长江以南地区首次发现的大型车马陪葬坑。车马陪葬坑位于主墓西侧,考古工作人员在这个坑里共发现5辆木质彩绘车和20匹马的痕迹,3000余件错金银装饰的精美车马器。

——发现我国最早的孔子像。主椁室西侧出土了一组绘有人物形象的衣镜组件,在人物下面还有题字。题字部分除能辨认“孔子”“颜回”“叔梁纥”等人名外,还能看清楚“野居而生”字样。

——发现我国古代最早的中药炮制品实物。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黄璐琦介绍说,通过显微、质谱、核磁及三维重建等现代技术,发现出土的一漆盒虫草类物质为玄参科植物地黄属植物根的辅料炮制品,其外层辅料有淀粉和糖等成分。

——5200余枚出土简牍中的多重惊喜。包括:保存有“智(知)道”篇题的海昏简本《论语》,是在汉魏时期就已失传的《齐论语》;海昏简本《春秋》的发现是春秋经传在出土文献中的首次发现;首次发现了“六博”棋的行棋口诀,有助于研究汉代的社会风尚;“养生”书提供了失传已久的“容成阴道”类书的可能面貌。

丰富的考古成果还有助于深化人们对昭宣时期情节复杂的政治史的认识。在史书中,刘贺被打上了“行昏乱,恐危社稷”的标签,但考古发现可能带来另一种真实。“所谓‘荒淫’不足为凭。”信立祥认为,从出土文物能判断,刘贺受过良好教育,史书上也有关于他“簪笔持牍”形象的描述,他被废黜可能是误判朝中局势以及过早地锋芒外露了。

公众明年可亲眼去看“海昏侯”了

2015年初,国家文物局曾要求以申报世界遗产的标准做好海昏侯墓园及其周边遗址发掘、保护与展示利用工作。时任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的徐长青说,整个发掘清理保护过程,文保人员与考古人员一直紧密合作,贯穿始终,切实做到了边发掘边保护。

海昏侯墓文保组原组长、江西省博物馆副馆长管理回忆起一些文物“被拯救”过程仍心有余悸。“竹简堆积在回廊西北角,看上去像是一堆没用的漆皮;瑟位于北回廊,很像一块没花纹的椁板。”管理说,因为专家组成员、湖北荆州文保中心研究员吴顺清的坚持,“漆皮”和“椁板”得到及时处理,数千枚汉简和一把罕见的长达2.1米的大瑟得以重见天光。

在发掘和保护过程中大量新技术的运用,是海昏侯国考古发掘的另一大亮点。“调查和发掘前期,大量使用地球物理探测、GPS定位、电子全站仪布网测控、全球地理信息系统(GIS)记录等科技手段,将调查资料完整信息化,初步建立起海昏侯国遗址的地理信息系统。”海昏侯墓考古领队杨军说。

一些结构复杂和脆弱的文物采用了套箱提取至文保用房进行实验室考古清理,比如,车马坑、墓椁中的偶车马和木质车马、刘贺主棺都是采取整体打包提取的方式。在主棺中发现的刘贺牙齿,还有望通过DNA检测揭开其主人死亡之谜,或了解其生前对食物的喜好情况。

“这次考古工作中,无论是人力、资金还是科技,投入力度之大都属罕见。把国内最顶尖的研究力量投入进来,就是要最大限度地把文物信息保存下来呈现给公众。”信立祥说,在考古发掘的同时,还同步考虑了文物保护和展示利用,这是非常难得的。

在发掘过程中的2015年底和2016年,海昏侯国部分出土文物曾在江西省博物馆和首都博物馆临时展出,掀起了一阵“海昏热”。目前,南昌汉代海昏侯国遗址公园也在加紧建设,预计明年初向公众开放。(新华社记者袁慧晶)

(责编:帅筠、毛思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