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城“90后”四年卖出800万斤赣南脐橙

2019年11月12日10:16  
 

“最后就差了两票”,赣州石城县果茶局局长黄景春笑着说。他指的是不久前赣州市决定赣南脐橙采摘上市时间的一场行业投票。60多票中,倾向于11月6日采摘的观点,以微弱优势胜出。“11月6日采摘口感也已经很好,再多长几天,可能口感会更佳。”

“这样的投票已持续了五六年”,1990年出生的邱文伟介绍。2015年12月30日,他和三位同班同学一起在电商平台开店,4年不到,卖出650万单农产品,价值近2亿元,其中仅赣南脐橙就达400万公斤,“我们这里做赣南脐橙的大都是民营企业,政府主要通过推动前期种植、防治病虫害和规范市场,来带动产业,让老百姓有钱赚。”

“90后”电商,卖农产品并投资赣南脐橙园

邱文伟、魏树珍、廖美言都是90后,赣州石城人,年龄相仿,在福州学机械制造时,成为同班同学。读书时,三人就经常一起聊天讨论,彼此都很信任,感情也挺好。2010年,魏树珍一声号召,几个人再加上魏树珍的表弟陈式焕一起,凑了一百多万元成立公司做电商,“刚开始,我们做农机生意,后来才转到农产品。”

几个人中,魏树珍任董事长“掌舵”,邱文伟长相比较老成,性格外向,喜欢在外面跑,就由他负责跟农民和代办打交道,负责供应链。“跟农民打交道也得有一套,这么多年我没遇到特别难的事,反正有困难就解决困难。”邱家有地,他懂得农民在想什么,不管是跑福建平和的柚子、山东沾化冬枣,还是本地的赣南脐橙,都不曾出过差错。

“不过,有时也挺险,我们在电商平台上赣南脐橙的量大,有一次要货要得急,别人慢悠悠说,你五天后再来。”这让邱文伟觉得有点被动,最终,他们还是决定自己投资800亩赣南脐橙园。合伙人之一老李,是做过村支书的专家型“场长”,占大股。老李整天守在果园里,灌溉、剪枝、打梢、抹芽,全流程负责。“我在这附近村里带出了一大批技术成熟的农业工人,需要人时他们就会过来,按天付酬,每人每天80到100元,有时更高一些。”

今年干旱少雨。老李说,“明年准备投资80万,做个滴灌系统。”他算了算账,从挂果量和果型的提升来看,不仅能很快回本,每年收益也将至少增加三分之一。“不过,上一次黄龙病伐树之后,这两年赣州很多地方又都在扩张种植规模,未来六七年会有个产量爆发期,价格可能会有波动。”老李判断。

果园会优先向合伙人供货,“但如果有人出的价格高得多,也会给别人供。”这推动着邱文伟不敢松懈。“关键是投资了这个果园,我再去采购时,就有了更多筹码,这种心态的变化很重要。”

对果园的供货策略,魏树珍也赞同要尊重市场竞争,一方面,自己是重要的股东,更重要的是,他有意识地在全产业链的各个环节,都引入了独立核算的机制。

布局快递 业务量十年增长200倍

另一位合伙人廖美言负责的快递业务,也是独立核算。

“刚开始每天只有30多件,现在不算我们自己的快递量,每天有6000多件,增长了200倍”,瘦削的廖美言介绍,2010年开始,他就负责团队的快递业务。刚开始做快递,就加盟了两家全国性的大快递公司,现在有三辆车,一般下午2点就会发车到赣州,当天中转到南昌或发往广东,“除了农产品,比较多的是鞋子”。

在廖美言看来,公司自己做快递有三个优势,一是比如赣南脐橙集中上市时,自己的运力有保障,不会“爆仓”;二是虽然独立核算,但自家的订单也会便宜三五毛钱,“农产品电商不是一个高利润率的行业,既拼品质,也拼运营效率和成本控制”;三是自己的快递业务本身是开放的,也会带来一部分利润,形成一种整体的竞争优势。

出于同样的考虑,他们建立了自己的分拣流水线,在保障自己分拣需求的同时,开放给石城其他的农产品电商使用,也赚取一部分利润;2018年,他们又投资成立了包装厂,除了满足本地商家的需求,广东做化妆品的商家,也会将订单发来给他们。甚至,连陈式焕负责管理的仓库也是独立核算的,“毕竟我们在这个环节也需要一个很清晰的成本结构,甚至也可以去追求利润。”魏树珍说。

正是这样一个完整而又开放的电商体系,帮助他们在石城县的工业园区“招拍挂”到了80多亩宝贵的用地,整个投资将超过8000万元。2020年,目前还分布在县城不同地方的分拣厂、包装厂、仓储、快递公司等就将全部迁入。“这不仅将大大降低我们的衔接时间和成本,提高利润率,也会给我们县的其他电商企业提供一站式服务”,邱文伟说,政府鼓励他们继续建设供全县电商企业使用的基础设施,“如果在这里服务的本县电商企业数量超过30家,我们还可能拿到100万元的补贴”。

政府推动 脐橙和电商发展加速

对当地脐橙和电商行业的起步与发展,各级政府的推动力度远不止于此。

“最早的一条水果分拣线,领取农机补贴后,我们自己只花了几万元。”邱文伟说,几年前,为了鼓励电商发展,政府部门每一单会补贴2元钱,“我们拿到了60万的封顶补贴。当然,其实我们早已远远超过了30万单。”

为了推动当地脐橙产业的发展,十几年前,种植赣南脐橙甚至成了党员的一项必须完成的任务。“我家就种了70亩,那时候,脐橙还只值几毛钱,赚不到钱,但是要起个带动作用。”石城县商务局的一位工作人员说,下班后还得去照料大批果树,累得很。如今他家里人种植脐橙的收入,早已大大超过他的工资。

黄景春介绍,石城县的脐橙种植经历了三个阶段,一是督促党员带头种,二是当地农民普遍种,“第三阶段就是现在,鼓励大户成规模地种”。

黄景春分析,如果以龙头企业为主来种,效率上可能会比不上大户种植,工人的管理成本会高于大户种植;如果小农种植十几亩,又没有规模效应,很难提高技术含量,在病虫害防治上的积极性没那么高,一旦出现黄龙病,全县跟着一起遭殃。他的问题意识很清晰:“我们主要是在这些宏观的关键点上做引导和规范”。

“的确,这个产业的发展,赣州市和各地政府起了奠基性的作用。我们目前都是在这个基础上,通过电商平台,来把它卖好。我们也有责任维护好赣南脐橙这个品牌,把好品质的橙子,让全国消费者都能吃到。”魏树珍说。

2018年5月,魏树珍的电商主阵地上线公益游戏“多多果园”,消费者可以在上面种植橙、木瓜等各种果树,通过“浇水”“施肥”等互动方式助果实“成熟”后,就会收到免费包邮的真实果实。短短几个月,魏树珍给这个虚拟果园供应的赣南脐橙就超过了75万公斤。据悉,多多果园目前日活(DAU)超过了5000万,每天送出的果实达100万公斤。

电商行业正在日新月异的发展,这种新消费浪潮已成为主流。正是通过这些既懂种植也懂电商运营的年轻人,一枚小小的赣南脐橙,才得以更好地与全国大市场直连起来。

据悉,目前,赣南脐橙的品牌价值已高达668亿元。

供稿:石城县委宣布部

(责编:邱烨、帅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