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起缘遇——陈羿州瓷画作品

2019年11月13日11:20  
 

陶瓷,是我国先民智慧的结晶,促进人类文明发展的一大重要贡献,是人类社会发展史上的重要一笔,中国作为瓷之母国更是在陶瓷的发展与创造过程中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陶瓷绘画发展至今,已经摆脱了工艺束缚和禁锢,成为诸多艺术家所热爱且乐于使用的艺术表现形式之一,在这些艺术家当中,陈羿州便是其中一位。11月12日,我们有幸走进陈羿州的工作室,近距离地了解他的创作历程。

陈羿州是一位对陶瓷有着独到理解的艺术家,他认为,以陶瓷作为媒介所展示出来的艺术形式就必然要有着陶瓷的性质,不然则无法成功且成熟地表现出陶瓷所能体现出的美感和它所独具的艺术特征。在他看来,优秀的陶瓷艺术作品必须具备器型之美、瓷质之美、工艺之美、装饰之美、绘画之美,且五美相得益彰,如此才能体现陶瓷艺术与其他艺术的不同,更能表现出陶瓷的媒介特征和艺术家的艺术思想。在长期与陶瓷打交道的日子里,他对陶瓷的釉性和泥性的掌握也是越发得心应手,加上对陶瓷独到的认识和理解,使得他在进行瓷画创作之时如信步在自家庭院,悠然自得。在他心里,所有工艺都只是为艺术服务的手段,因此,如何能更好地表现出他心目中瓷画应该呈现的样子才是他进行瓷画创作的目的。

通过陈羿州的介绍,从他的作品中,我们能发现不少源自于传统的符号和技法,如对青花、釉里红及颜色釉等釉料的搭配使用,但都一改传统陶瓷图式的表现手法,使人耳目一新,具有极强的时代感。他认为,时代的转变带来了材料、审美、意识和观念等多方面的转变,但是这种变不是没来由的,不是空穴来风的。因此,如何让这种转变立得住,在什么基础之上进行转变,就成了关键。正如《周易》所云:“变则通,通则久。”陈羿州所选择的,便是让时代的元素融入传统的形式之中,艺术的表现是作者的背影,反应了作者本身的温度,是对当下时代和多种艺术形式的吸收和提炼。其实我们很容易在他的瓷画作品中找到共鸣,这种共鸣是源自文化共性的,也是源自时代共性的。

陈羿州的作品包含众多素材:矗立于顶端的鹿,象征着傲视、象征着图腾、象征着崇拜、象征着长寿;石榴象征着团结、象征着紧密、象征着多子多福;莲花象征着纯洁、象征着美丽、象征着高尚;葫芦象征着富贵、象征着兴旺、象征着吉祥。这些都是陈羿州瓷画创作的素材,通过对这些素材形制和方式的改变,使得它们在传统的寓意的基础上包含了当下的阐释。同时,陈羿州还把中国书法中线条的苍劲、流畅、穿插融入到他的瓷画创作当中,将线条的动态、势向、韵律、节奏以另一种方式表现的淋漓尽致,在展现丰富构图的同时,还展现出了抽象艺术的语言要素,他的意境旨趣和艺术素养由此可见一斑。

正是他对艺术思想的通晓谙练、对艺术语言的独辟蹊径、对艺术形式的融会贯通,使得他的瓷画在对艺术源泉致敬的同时,融汇着当下的情感,是时代性和传承性摩擦出的艺术之光。(刘博)

作品:在水一方

作品:烂漫

作品:回眸

作品:红艳艳

作品:相连

作品:无上清凉

作品:艳阳天

作品:小年天堂

作品:红福

供稿:景德镇八和陶瓷文化创意有限公司

(责编:罗娜、邱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