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遇傩班

2019年12月27日10:17  来源:江西日报
 

丰收节,水南村,国礼园。

己亥猪年,日夜平分时。水南的橘园,墨绿流淌,橘红跳荡。略大于拇指的红橘俏皮地缀挂在绿色的枝上叶间。雨少天干,焦渴的小橘子时不时地爆裂出果肉,仿若山冈上炸开的油茶籽。这里是橘乡,这里是南丰。

国礼园,一块镶嵌在水南村的碧绿翡翠。它以1949年毛泽东主席出访苏联时将水南蜜橘为国礼赠送斯大林为背景,深植当地的千年蜜橘史和千载非遗傩舞,集合成了一张以橘园为舞台、以傩舞为主角的乡村旅游名片。

临水揽橘的丰收广场上,迎宾舞乐奏,笑语欢声漾。

鼓槌起,锣声响,铙钹穿其间。简单的乐器、简洁的韵律,烘托出了戴面具、着傩服的舞者。黄帻,黄头巾;朱裳,红底黑白碎花衣,或是红底大朵绿花裙;绿鞲衣,绿袖套。

手持钺斧、额佩铜镜、金眉金目的“开山”,上场了。鼓点激越,节奏紧张。只见祂双手挥钺,上劈下砍,左拦右挡。矫健如虎豹,迅疾若风雷。或蹲,或闪,或蹚;或跳,或跃,或腾空而起……粗犷刚劲的舞姿,激越豪放的气势,淋漓酣畅的起承转合,传递给观众的是勇猛威武的气概与劈荆斩棘的坚定豪迈。这,就是有盘古开天地之意的《开山》独舞。《开山》,也是南丰每个傩班的开场傩舞,既寓先导开路,亦含始祖之尊。一个关于宇宙诞生、人类创造的民间神话故事,就在跳傩者短短几分钟的演绎中直观毕现。

锣鼓的节奏舒缓了,戏谑的成分掺杂在铙钹声中。拄着木手仗、踱着方步的老翁上得台来,紧随其后的,是迈着碎步、捧着红偶、拿着折扇的少妇。老翁红花长袍,宽布白腰带,白须长飘;少妇红褂红裙,细带环腰。雪白的脸颊上,点以皓齿红唇,嘴角左上扬,嘴角右上扬;慈祥的美髯公,笑不露齿的俏少妇。好一对舒眉展眼、和善亲昵的璧人!行相敬如宾礼,致悦然点头意。着鲜红绸衣的人偶傩崽,在老夫少妻的怀里紧紧地搂着、怜爱地瞅着、轻柔地抚摸着……一动一舞中,晚年得子夫妻乐享天伦的幸福感爆满全场,令人欢愉欣悦。那一对风趣诙谐的脸谱,尤其让人忍俊不禁,甚或哑然失笑。

掌声,响起。叫好声,如潮涌。

摘下面具,傩班在橘子树下歇息。绿的橘林,红的衣,非常醒目,也煞是好看。当地村民跑过来,要与他们合影。原来,这傩班并非水南村的,而是从十余里外的石邮村赶来的。石邮傩班!一个早已蜚声海内外的傩班。更让人惊喜的是,年届八旬的国家级非遗传人罗会武老人竟然也坐在橘子树下,正在解红傩服的衣扣。

这张面孔,我太熟悉了。在报纸上,在画册里,在电视镜头中,在傩舞的影像片里。早在15年前,我就真真切切地观赏过他主持的庄严的石邮傩仪。

初夏日,石邮村。2005年。

那是一次盛大的中外学者傩文化田野考察,作为媒体记者,我随行采访。

那天上午,十余辆考察车向三溪乡石邮村鱼贯而行。沿着曲折的清水河,但见满坡的垄垄橘林透着无边的绿意,路边的一塘塘粉莲间或跳入眼帘,偶有路旁村民露出淡淡的微笑。一进村,河滩、房顶、屋旁已是人山人海。没有拥挤,更无喧哗,他们静静地,向着考察车行着注目礼。

傩,儺,形声字。《说文解字》中并无“傩”,而是参考“儺”字。傩,其义有二:一为步行有节度,行走姿态优美;二是古代腊月驱逐鬼疫的仪式,人们戴着面具,用反复的、大幅度的程式化动作,请神驱邪、祈福祥瑞。跳傩,即假面跳神,是原始狩猎、图腾崇拜、部落战争和原始宗教祭祀的产物,曾经广泛流行于我国黄河以南的农村。

江西,傩文化大户。赣傩,极具代表性。傩舞、傩面、傩庙,组成了富有地理标志的“赣傩三宝”。赣西萍乡的傩庙、傩面具,赣东南南丰傩班的傩舞,都是赣傩宝贵的文化财富。那时,石邮已经是“中国民间艺术之乡(傩舞艺术)”。

石邮建于乾隆年间的傩神庙并不高大,斑驳,沧桑,民俗风味浓郁。门柱上的对联耐人寻味——“近戏乎非真戏也,国傩矣乃大傩焉”。庙内灯烛辉亮,香火缭绕;庙外鞭炮炸响,人群拥挤。

“起傩”,在傩神庙。仪式由“大伯”主持。时年65岁的罗会武身穿红花傩服,双膝跪地。淡黄腰带、淡黄袖套。右手执信告,左手做香火决,神情凝重。傩班众人,跪地其后,叩首,默祷。祈祷人寿年丰,万民安康。

“开始——”“七伯”“八伯”上得祭坛,迅速、隆重、神秘地请下开山、傩公、傩婆、雷公等傩神面具,轻放箱笼。锣鼓骤响,傩班似疾风,在一路“参神”的鞭炮声中,向村中所有神庙中的神祇一一祈拜。

“跳傩”,在明清建筑的西位祠堂。锣鼓声声敲响,戴上面具,“八伯”(八个跳傩者)就由俗人而为傩神了。“开山”开路,威严凛然,气宇轩昂。《雷公》出场,青面雷公,右手持斧,左手抓凿,晃头抖臂,挥斧逐妖。行如腾云驾雾,翻似倒海翻江。《钟馗醉酒》却是别一番气象,另一种风格,气氛由严肃而轻松了。猜拳喝酒、跳凳嬉耍,尽显傩班的高超武术功底和舞蹈功力……百平米的祠堂内,骤升的热度使观者不知不觉已是汗如雨下。没有掌声,也无喝彩,在这古老的舞蹈“活化石”中,人们更像是在拜读一本厚重的古籍,更像是在致敬远古的乡俗。心,被震撼了;情,被牵扯了。在这牵牵扯扯中,已然触摸到了两千年前祖先的魂灵。

“搜傩”,气氛令人屏息。傩班列队在外,突然,炮铳震天动地。钟馗、开山诸神,挥舞着开山斧和大长刀,相继上下跳三下,然后急促冲进堂中。搜、驱、赶,驱逐晦气,搜除杂碎,带来吉祥瑞气。门外,爆竹、火铳大作,主人的家庭成员规矩地夹道于两旁,人手一支燃香,表情肃穆、虔诚,极富仪式感。

“圆傩”,在河滩。箱笼里的所有傩神,被逐个庄重地请出,按东南西北的四个方位秩序摆放。火把点燃。“大伯”手举火把,沿八卦的方位,向众傩神一一拜谢,预卜当年收成的丰歉。最后,在人群的簇拥下,傩班“回殿”。

“回殿”。傩班一行八人,挑着箱笼,敲着锣,打着鼓,一路飞奔,风驰电掣般地“下马”,把众傩神郑重地送回傩坛。

看完这套完整的傩仪表演后,中国傩戏学研究会会长、著名戏曲理论家曲六乙老先生的兴奋表情和所发出的感喟,我至今记得清楚分明。他赞叹,石邮的傩仪全国独有,价值很高,既去除了巫的成分,又保留了古老、隆重、神圣的仪式。他欣慰,石邮保存了两千多年前的古老傩仪,与他15年前看到的几乎一模一样。他震撼,震撼于石邮傩舞的原生态、粗犷美、野性美以及人类本体精神的张扬。

傩舞,舞蹈的“活化石”,民俗的基因库,祖先的神面孔。

震撼。

那天,同样被深深震撼的,岂止是曲老先生?所有在场的年轻的、年长的,专家学者、乡村妇孺,看懂的抑或并未看懂的人们,无不被傩仪的神圣、傩班的跳傩、村民的笃信神情深深打动,埋藏在心底的乡土情结,在某个瞬间就擦亮了火花腾起了火苗,燃烧,升腾,让人感染、感动、感慨。这就是文化,这就是深植于大地民间文化的力量。石邮傩舞,这颗舞蹈“活化石”生长在石邮古老的文化土壤中,生存于石邮、南丰千百年来的民俗文化空间里。

其实,这起傩、跳傩、搜傩、圆傩的一整套傩仪,在正月里是要历经十六天时间的。从正月初一晨七时的傩庙起傩,到正月十六的河滩圆傩,完整的傩祀才算完毕。这十六天,傩班每天晨出晚归,串村过堡,所到之处,鞭炮相迎,孩童乐随。乡民们若需请傩,只要在其经过时,放上一串响亮的爆竹,傩班便会进入厅堂或禾场。当地俗语云:一面鼓,一面锣,爆竹一响就跳傩。

那次石邮傩舞田野考察,带给学者们强烈震撼的同时,也留给了专家们长长的忧思。彼时,身为中国民间艺术家协会主席的冯骥才先生,正在为保护传统古村落、拯救中国民间文化而奔走呼号。在发言席,在接受采访时,在石邮跳傩的现场,巨人般高大的大冯先生沉重的忧患意识无时不在警醒着大家——“博大精深的民间文化,构成了中华文化的半壁江山”“我们无法阻止一个时代的变化,但我们必须挽留我们的文化”“无数的民间老艺人在无声无息地逝去。作为文化的携带者,他们带走的是一种中国民间艺术的断绝!”

…………

忧患。

那次石邮田野考察后,沉重的忧患意识也在我的心头加重了分量。我关心古村落的保护,关注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2007年,在“非物质文化遗产”概念提出后不久,在我国第二个文化遗产日之际,我在“江报直播室”(中国新闻奖新闻名专栏)主持了一期节目,邀请专家、“非遗”传人、政府工作人员,面对现场观众、面向网友做了一场直播。点击率之高,创下了该栏目的纪录,这大大出乎我们的意料。我想,是因为这个话题——“保护民族文化的DNA”强烈吸引了网友们。那次,罗会武老人是我拟邀请的首位嘉宾,遗憾的是,他正巧率领石邮傩班出国演出了。

15年前专家们当时的建议以及他们忧虑的表情,时常会闪现在我的脑海,至今记忆深刻:第一,做好文物的保护,傩庙、傩服、傩面具等都应该严格保护起来。第二,尽可能地保护仪式的传人,如果搞好,年轻人可以挣钱,生活没有问题。第三,村庄原貌不能动,否则自然、历史的条件没了,文化也就消失了。第四,对下一代进行民间审美教育,培养他们的乡土情感,要使百姓以自己的家乡为荣。

石邮傩舞、石邮傩班,让人念念不忘,梦绕魂牵。每逢春节,我也总是想兑现罗会武老人发出的邀请——正月里来石邮。

欣慰。

15年后重访南丰、再遇傩班,我竟有了15年前曲六乙老先生的激动与欣然。

那天晚上在县城文化广场,一队队戴着面具的傩舞方阵就像一块巨大的磁石,吸引了从各个方向涌来的人流。领队在指挥、导演在发号令,他们正在紧锣密鼓地为几天后的踩街表演进行合练。由街舞小子组成的魁星队,把流行的街舞与魁星点斗的傩舞有机融合,既有傩舞的点、抖要素,又有街舞的头立、三角撑招数,比我15年前在石邮村看到的《魁星点斗》傩舞,更有亲和力更具趣味性及观赏性。它把跳傩的原生态力度美与现代的时尚气息、孩童的阳光活力黏合在一起,博得围观者的热烈喝彩。一人手握大笔,一人手拿算盘,广场舞大妈们两两相对的跳和合,欢快活泼,悠然自在,与从容淡定的笑脸面具相得益彰、相吻相合。秋夜凉如水,音乐止,导演满意地喊了“停”,可跳和合的大妈们却依然踏着内心的律动,投入地愉悦地跳着舞着笑着,那是由内心而外溢的开怀舒爽,那是和谐合好、和睦和善、和乐合美的心境与生活的外化延展。

又是一晚高强度的排练圆满结束,广场的灯光暗将下来。从温州回乡不久、正值盛年的导演李健,与分导演、领队们相约在路边的夜宵店碰头。大家对大妈们和孩子们的表现颇为满意:由于傩舞看得多,这些老年体协的大妈们自然领悟得快,表演得到位;这些上过傩舞兴趣班、爱跳街舞的孩子们,把魁星点斗演绎得像模像样;只要把握踩街的气氛与节奏,就能达到预期的效果……为了几天后的面具舞蹈文化周,上上下下、老老少少都兴奋着、期待着,他们将与来自非洲、美洲、日本、韩国以及国内的面具舞蹈队一起,交流、切磋、狂舞、狂欢。

丰收日,国礼园橘树下,红花衣裳傩班的轻松愉悦表情已深烙在我的脑海。“八伯”中,有搞蜜橘种植的,有做蜜橘销售的,有忙蜜橘运输的。两个傩舞一跳完,接电话的接电话,换衣服的换衣服,找摩托车的找摩托车,丰收了,蜜橘的销路不错,订单又在追加。

“四伯”彭春根已年届不惑,身体壮实,外向健谈。20岁就进了傩班的他,对15年前给中外学者傩文化田野考察团跳傩的大事记得一清二楚。他说,那次是原汁原味的,非常隆重。那次时间充足,跳了八个节目。那次动作慢,每个动作都做得到位,慢慢地跳,慢慢地感受,跳得好过瘾,就像是每年正月初一在石邮祠堂,面对30多个头人一样,跳的都是最原始的傩舞,动作一个都不能减,时间一分也不能少。而现在,在一般的场合,比如商业演出,比如给游客表演,傩班不得不把动作简化,跳得也快,人们要的只是那种气氛。跳一场,演出半小时,傩班能有1200元的报酬。不过,从正月初一到十六,给本村、外村走村入户地跳傩,尽管特别辛苦,报酬却是极少的。他补充,正月里晨出晚归地跳傩,图的就是吉利,求的就是神灵保佑,傩班不讲回报。

近些年,乡村旅游发展起来,文化旅游也兴起。石邮傩班跳傩,每人年均有上万元的收入,基本生活没有问题。“四伯”家里有40多亩的小农场,年产蜜橘20多万斤,还搞蜜橘加工、销售,日子过得比蜜橘更甜。

“大伯”听不太懂普通话,他讲的话我也不能全听明白。“四伯”瞅瞅身边的“大伯”,笑着向我介绍:尽管年事已高,但身为傩班的“大伯”,只要身体条件允许,跳傩他都会尽量参加,既是司乐,也是跳傩指导。“大伯”早在2007年就评上了国家级的非遗传承人,是国家的首批,每年有传承费用2万元,还拍摄了四个石邮傩舞的影像片,有口述的,有教学的,有表演的,傩班八个成员都在里面。“大伯”现在的待遇,蛮高哟!这是15年前我们想都不敢想的。

是啊,15年前更多我们不敢想的,现在都基本成了现实。余大喜,这位江西省著名傩文化研究专家,亲眼见证了南丰傩舞的保护与发展,更看到了石邮傩班的传承与未来。石邮村现在已经打造成了一个傩文化旅游小镇,赏橘花、采橘子、观傩舞的游客络绎不绝;傩班自己也能承接一些商业演出。更为可喜的是,小小的少年傩班也成立了,八个十来岁的少年,一有时间就跟着“大伯”学舞跳傩。

在15年后的石邮村,我看到了修旧如旧、整饬一新的傩神庙;看到了矗立着傩面具石柱的傩文化广场;看到了涂鸦着跳傩场景的房屋外墙;看到了一个傩文化无处不在的千年古村、时代新村。

在15年后的石邮村,我还看到了中国舞蹈家协会主席冯双白先生为傩舞竖大拇指。他说,石邮傩舞反映了古代人民深刻思想意识的精髓,表现出健康、古朴、美好的人性人情,让人感受到了“真善美”的精神力量。人们在这美的视觉盛宴中获得了心灵的提升,并延续着精神与文化的传承。

在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中,身穿红花傩服、头戴黑色瓜皮帽的“大伯”,用力杵着手杖,率领石邮傩班冲向镜头。笑脸、笑声,呃嗬嗬嗬嗬嗬;点赞、胜利,六六顺顺顺顺。这是橘子影视上石邮傩班2019年春节拜年的小视频,那由内而外发散的快乐与喜庆,汹涌而来。

再遇傩班,美好,欣然。(柳易江)

(责编:罗娜、邱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