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醫六十余載,受益患者數以萬計,帶教學生不下千人

伍炳彩 孜孜以求為中醫(走近國醫大師(29))

本報記者 朱 磊

2021年04月15日07:34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伍炳彩近照。

  資料圖片

  人物小傳

  伍炳彩,第三屆國醫大師,行醫六十余載,一生孜孜以求。博覽群書、博採眾長,創新性地闡述了濕邪致病的九大特點,對濕病的診斷、辨証、診療形成了系統方案,受益患者數以萬計。他注重中醫傳承,帶教學生不下千人。

  4月初,一場瓢潑大雨,當記者趕到位於江西省南昌市東湖區的江西省中醫院時,伍炳彩教授剛和學生們會商擬定了一位長期低燒病人的治療方案。

  這一生,與中醫結緣,伍炳彩的刻苦、奉獻、淡泊,讓人感動,讓人欽佩。

  終身學習——

  “必須不斷補充知識”

  1940年8月,伍炳彩出生於江西吉安。伍炳彩幼年多舛,出生不久母親就雙目失明,8歲時父親去世。童年的苦難,給了他堅毅的性格,也讓他更能體會群眾疾苦。

  “由於家庭條件太差,我的身體一直不好,青年時期就得了高血壓。因此,我立志學習中醫,既為救己,也為救人。”伍炳彩說。

  1960年,伍炳彩以優異的成績考入江西中醫學院,師從姚荷生先生,“先生於我,唯有多讀書一事反復叮囑。”伍炳彩回憶,有一次,姚先生到家裡做客,進門就先打開書櫃,看看他有什麼藏書,最近又讀了哪些專著。

  好讀書、讀好書,成了伍炳彩堅持一生的習慣。單是一部《金匱要略》,他就翻爛了好幾本﹔《湯頭歌訣》更是背得滾瓜爛熟,至今仍能朗朗誦讀。

  在同事印象中,每到一地出差,一有空閑,伍老就一頭扎進當地的書店,翻閱有關中醫的讀物,而且買起書來“毫不手軟”。有一次,為了治好一個帶狀疱疹后遺症患者,他花了500多元錢買書。

  博採眾長,不拘流派。伍炳彩認為,學習中醫,不僅要向古人學,精通古籍,還要向今人學,讀時賢的著作。他熟讀中醫四大經典以及各流派著作。此外,他還注重向施今墨、汪承柏、蒲輔周、顏德馨等名中醫學習,光做學習筆記和讀書心得就超過了1000萬字。

  “到過外公家裡的人,都會為他的藏書之多而驚嘆。”既是外孫又是學生的省中醫院血管科醫生孫禮強坦言。

  讀書,開闊了視野和心胸﹔而不斷的實踐,則奠定了伍炳彩的醫術基礎。已經是國醫大師,伍炳彩依然認為:“我不是神醫,我還有很多病看不好,必須不斷補充知識。”即便到了80多歲高齡,伍炳彩過去兩年仍然堅持每周到書店採購,直到如今腿腳不方便了,才轉向互聯網書市。

  培養人才——

  “希望好中醫越來越多”

  傳承精華、守正創新,這已經成為伍炳彩六十余載行醫生涯的最好詮釋。

  伍炳彩創新性地闡述了濕邪致病的九大特點,深化了張仲景“肝病實脾”之論,提出了“肝脾相關”的理論,對濕病的診斷、辨証、診療形成了系統方案,並獨創了益氣化濕湯、枳殼芍藥散、固本健身膏等方劑,受益患者數以萬計。

  在傳統認識的基礎上,伍炳彩將濕病致病的特點概括為廣泛性、隱匿性、病程的遷延性、証候的迷惑性等9點。此外,伍炳彩對濕邪的診斷也非常精准,他總結了辨別濕病的“濕病七辨”,即辨小便渾濁、辨汗、辨身熱足寒、辨口黏、辨面色、辨舌苔厚薄、辨脈濡7個方面,給臨床上辨別濕邪致病提供了重要的參考。

  如果說,伍炳彩矢志杏林、治病救人是一種奉獻,那麼,堅守三尺講壇,就是他默默奉獻的另一種方式。

  “中醫博大精深,不乏治病的方法,卻缺乏用中醫藥解決問題的人,希望好中醫越來越多。”伍炳彩說,自己很幸運,入行時,江西的中醫藥在全國鼎鼎大名,培養出很多名醫,得到他們的指點,讓自己受益終身。

  一直以來,伍炳彩也特別注重中醫人才的培養,每年都要帶大量的研究生、留學生、本科生。

  每每回到教室,伍炳彩都激動不已,講起課來常常慷慨激昂,聲若洪鐘。在教學中,伍炳彩強調一定要熟悉經典,如果可以正確地理解原文,在臨床應用中一定可以起到很好的療效。因此,他在講課中很注重理論結合臨床病例,注重學生對理論的理解和應用,提倡學生多臨床、早臨床。

  江西省中醫院中西醫結合主治中醫師賴俊宇回憶,“在帶徒過程中,伍老口耳相授,言傳身教。常常自己診斷完先不開方,讓徒弟診斷、開方子,等徒弟說完,自己再進行點評。”

  作為第三屆國醫大師,第三、四、六批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伍炳彩先后指導了伍建光、周茂福、曾建斌、張瑩瑩、余建瑋5名學術繼承人。近年來又指導了多批優秀臨床人才。60多年來,伍炳彩帶教的學生不下千人,很多學生已經成為全國優秀教師、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博士生導師、珠江學者等中醫藥骨干人才。

  有些人,更是在得到伍炳彩的治療后,邁入杏林。他的一位如今已在廣東某中醫院腫瘤科工作的患者,自小便患有哮喘病,用過各類藥物,仍然難有好轉。10多歲時慕名找到伍炳彩,幾年的治療讓他痊愈,並從此迷上了中醫藥,最終成為一名中醫。他視伍炳彩為入門恩師,每年都會來看望。

  醫者仁心——

  “我要為更多病人服務”

  熟悉伍炳彩的人,都知道他有幾個習慣:一是堅持坐診把脈,望聞問切從不馬虎,幾乎很少再開檢查單﹔二是不愛開大方貴方,特別是對慢性病不主張用大劑量。幾個習慣,都是為了切實減輕病人負擔。

  不開大方的伍炳彩善用經方,用最簡單的處方解決內科疑難雜症。有一次,一名農村患者,看病拿藥后,氣沖沖地質問:“我這病,萬把塊都沒有治好﹔你這點錢,就能看好?” 原來,伍炳彩給他開了7包中藥,總共隻花了13.5元,讓他不放心。伍炳彩也不惱火,寬慰道,“吃完這一周的藥再過來找我看。”第二周,患者帶著感謝信,高興地過來致歉並致謝。

  如今,年過八旬的伍炳彩仍然每周用3個上午在醫院坐診,至少一次帶教查房,指導學生,參與科室疑難病例的會診和討論,時間安排得有序而充實。

  因醫術好、名氣大,全國各地慕名來找他的病人很多,伍炳彩每次門診都要推遲一兩個小時下班,工作量比許多年輕醫生都大。醫院考慮到他年事已高,身體也不太好,不得不進行門診限號。即便限號,對於那些遠道而來,特別是從偏遠農村來的患者,伍炳彩總是為他們加號。他總說:“我是從農村出來的,這些人遠道而來找我看病,非常不容易,我於心不忍,我要為更多病人服務。”

  正說話間,兩位家長帶著孩子進門,因孩子胃部疼痛問診。伍炳彩請孩子坐下,細細詢問病情,左右手搭脈,看舌苔,“口干嗎?”“飽時噯氣嗎?”“泛酸水嗎?”一連問了十幾個問題。看病的娃娃,慢慢露出輕鬆的表情,開始認真回答,不再懼怕看病。

  在《我的醫路心語》中,伍炳彩深情地說:回首學醫從醫經歷,無論如何風雨蒼黃,由良知與責任筑就的心理品格,由讀書與從師養成的認知習慣,由臨証與思考鍛煉的精神風度,無時不在變化氣質,陶冶情操,引導著人生的風帆,駛向更為廣闊的海洋。

(責編:邱燁、羅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