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张笑脸映兴国 革命老区展新貌

2020年05月27日09:03  来源:江西日报
 

一根红线系三代,一种家风传初心,一家企业惠民生。

生长在中央苏区“红军县”的姚良涵,独自抚育四个女儿,如今“四朵金花”初长成,乔迁新房,他看着女儿们手持奖状笑靥如花;隆平乡李招发燃起脱贫致富的内生动力,灰鹅养殖做得有声有色……

在兴国这片红土地上,不怕困难、顽强拼搏的革命精神历久弥新,滋养着一代又一代的“红军县”后人不忘初心、奋勇前行。“脱贫不是等靠要,齐心摘下贫困帽”,行走在兴国县的乡村田野,一个个励志奋进的标语提醒“老乡们”,兴国县正在进行一场反贫困斗争的大决战。这些标语让人感受到,一个个自强不息的人用勤劳的双手改变贫困的现状,一条条脱贫致富的新路不断伸向远方。

“四朵金花”初长成,革命精神永传承

乡村道路已经褪去泥泞不堪的样子,50岁的姚良涵拎着工具包,刚到家,一个小女孩欢呼着跑出家门:“爸爸,这次我又得了三好学生,你看我的奖状。”

在兴国县崇贤乡北胜村,姚良涵是红军后代,太爷爷姚士龙1929年参加革命,是红三军团排长。姚良涵婚后育有四个女儿,6年前一场疾病夺走了妻子的生命,抚养后代的重任压在了姚良涵一个人身上,他一边做着水电工,一边拉扯4个孩子。2018年,姚良涵一家被认定为贫困户。

尽管经济困难,姚良涵始终认为读书是农村孩子唯一的出路,再困难也要让四个女娃念下去,谁说女子不如男呢!

兴国县地处革命老区,经济基础较差,脱贫任务艰巨,近年以来,自然资源部定点帮扶兴国县,为社会力量广泛参与兴国的脱贫攻坚战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在兴国县委政府的指导下,碧桂园得以顺利开展扶贫工作。2018年,碧桂园扶贫团队进驻兴国,北胜村被划入其定点帮扶村之一。得知姚良涵的家庭状况,碧桂园、国强公益基金会从2018年11月开始对姚良涵4个孩子开展碧桂园红军子弟奖学金、光华助学金等帮扶,两年来共资助近1万元。

这笔钱相当于姚良涵半年的工资。除了缴纳学杂费,他还给孩子们买了课外书籍,希望能够开拓孩子们的视野。

姚良涵说:“四个女儿真的很让我放心,现在有水电的活儿我就去做,今年打算考一个水电工资格证,让自己能多挣点钱。我总跟孩子们说,女儿身也能做大将军,读好书才能报答所有帮助过她们的人。”

目前,老大姚欣欣、老二姚欣招在县城实验小学读书,政府有政策免掉红军后代的学杂费,给姚良涵缓解了不少压力。

在政府和爱心企业的帮扶下,姚良涵在2019年12月达到脱贫标准。2020年1月,他和兄弟一起在政府的安置区域建起了自建房。干净的一楼是孩子们一起吃饭的地方,二楼有3个房间,一张书桌两人对坐,整整齐齐地摆放着教科书和文具,床头也有一些书,那是孩子们夜读的书本。

女儿欣招最喜欢《七律长征》里面的一句:“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欣招对来家访的碧桂园扶贫人方军说,红军长征遇到那么多困难都征服了,自己现在能安心读书,就更不能懈怠了。

扶贫干部勇当先,脱贫攻坚有决心

碧桂园扶贫人方军是兴国县土生土长的红军后代。

50多个村、10万公里路、680多个日夜,这是方军一年零十个月走过的路。

苏区时期,兴国全县23万人口,参军参战的就达9.3万人,为国捐躯5万多人,姓名可考烈士达23179名,烈士数量居全国各县之首。方军的太爷爷就是其中一名烈士,当年作为信息联络员在前往均村乡送重要情报时被敌军杀害,年仅31岁。

秉承先辈的勇气与信念,方军成为碧桂园兴国扶贫项目部一名扶贫人。在这之前,他做过农村电商销售和电商培训,但这种做法只能让能生产出较高品质农产品的村民受惠,覆盖人数不多,要想帮助更多人,还需要更大的平台和更多元的方式。

2018年开展扶贫工作以来,方军重点帮扶兴国崇贤乡北胜村、枫边乡茅坪村等四个深度贫困村,经过他的调研,这里因地制宜发展起茶叶、灰鹅等产业。其中仅灰鹅产业,就带动了当地近200余人增收。

隆坪乡龙下村贫困户王先元每次看到方军都会主动上前打招呼。王先元家共5口人,儿子王烈民自2013年患上尿毒症后,需要长期进行血透维持生命,儿媳为此改嫁,女儿成为肾源供体,王先元说:“手术前后的治疗费加上每月5000元的康复费,至今已花费了几十万元。”

2018年,方军多次鼓励王先元饲养灰鹅,传授鹅苗的基本培育方法,并多次带技术人员到王先元家上门指导。

碧桂园兴国扶贫项目部今年再次为王先元提供种苗和栏舍补贴费1550元。通过饲养灰鹅,王先元年均增收了3000多元,“生活终于有奔头”。再次见到方军,65岁的王先元远远就招呼到,“来了,方老弟!快来看看我刚刚从吴老板那抓的灰鹅,长得可好了。”

一次次下乡,方军和很多贫困户早已成了朋友,扶贫之外收获的真挚情谊,已融入骨子里,成为鞭策自己继续前行的力量。

重走这条长征路,红色旅游赋能脱贫攻坚

位于兴国、泰和两县交界处的山峰“十八排”,海拔1176米,是兴国县第二高峰、泰和县最高峰,因上山须经十八个横排而得名。它不仅有深不见底的惊险山涧,还有被称为“江南呼伦贝尔”的高山草甸。

风景如画的十八排有远近闻名的红色历史。第三次反围剿时,红军从这里突围转移到均村、永丰一带,后在老营盘、高兴竹篙山等地痛击敌人,取得了第三次反围剿的伟大胜利。

导游冯英介绍起十八排,总是滔滔不绝。半路出道的她是个地道的兴国人,毕业后一直在广州做传媒,2018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来到茶园乡,被十八排的高山草甸风车云海震撼,便决心要把美丽的茶园十八排推介到全世界。

2018年,碧桂园扶贫办看中茶园乡十八排的红色爱国主义教育意义,将之纳入星火计划·扶贫游学线路,联合冯英团队组织多批次红色扶贫旅游专线,将企业党建、红色教育和脱贫攻坚结合,通过“走红色线路、听特色党课、访贫困农户、购农特产品”,让贫困户吃上“旅游饭”。

76岁的红军后代余祖迎,就是十八排“红色旅游”花名册上的一名受益者。扶贫项目部得知他是低保贫困户后,迅速展开帮扶,助其推广红薯干。红色旅游发展起来后,余祖迎靠卖红薯干年均增收3000多元。

因消费扶贫受益的不止余祖迎。碧桂园红色旅游线路开设以来,来兴国县的游客逐渐增多,蜂蜜、茶油等茶园土特产名声大噪,产生了一批农特产生产和销售大户,带动大量贫困户一起脱贫。据悉,目前十八排红色旅游路线已接待游客超过300人次,带动消费扶贫逾40万元。

一张张荣誉,一面面锦旗,一封封感谢信,2年多的努力,700多个日夜的耕耘,碧桂园扶贫人方军和他的伙伴们相信,脱贫并非终点,而是幸福生活的起点。

聚沙成塔,集腋成裘,成在努力,贵在坚持。在“造血扶贫”向“持续脱贫”的背后,12.5万人脱贫,147个行政村退出贫困村行列,综合贫困发生率下降至0.57%,兴国于4月26日正式脱贫退出。

竭尽拼劲、韧劲和闯劲奋斗的乡亲们,用愚公移山志,托起了全面小康的美好明天。(熊凤玲)

(责编:邱烨、毛思远)